自稱「星火同盟」義工男生 被指洗黑錢罪成 還柙至4月判刑

分享文章

一名案發時17至18歲的男學生,自稱為支援社運被捕人士組織「星火同盟」的義工,負責將款項轉交予求助人,被指涉洗黑錢約63.9萬元。男學生否認一項洗黑錢罪受審,暫委法官高偉雄今(28日)在區域法院裁定被告罪成,將被告還押至4月17日判刑,其間索取背景及勞教中心報告。

判詞指,被告戶口中的部分紀錄,與他本人的銀行存款收據及辯方早前呈交的試算表紀錄不相符,認為試算表內容屬「聞說證供」及「自說自話」。判詞亦指出,就如何處理「星火」給予的款項及保存單據等,被告的辯解「完全不可信」、「違背常理」,法庭拒絕接納被告為誠實可靠的證人,以及他與「星火」相關的所有證供,並認為當中除了被告的供詞外,案中沒有其他客觀證據顯示,被告個人戶口內的款項為「星火」的捐款,以及被告與「星火」有關連。

求情指金額不高 官准索取背景及勞教報告

控罪指,被告余昕鈺
(現22歲),在2019年6月3日至2019年12月28日期間,在香港知道或有合理理由相信某項財產,即被告在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有限公司所持帳戶的總額港幣638,946.25元款項,全部或部分、直接或間接代表任何人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而仍處理該財產。

辯方在法官裁決後求情指,被告現年22歲,涉及的金額在同類型案件中並不高,建議索取勞教中心報告。另外,辯方提及,被告於2019年底被捕,直至2021年11月才被落案起訴,質疑「是否需要用到咁長嘅時間」,將詢問控方當中有否涉及延誤。法官押後至4月17日判刑,期間索取背景報告和勞教中心報告;被告須還押。

控方另申請充公從被告處所檢取的涉案現金、被告戶口的結餘;法官將充公令的聆訊押後至5月2日處理。

辯方曾呈試算表 沒記錄部分求助人身分證

被告早前供稱自己為「星火」的義工,一名叫「Alice」的人士負責統籌「星火」義工及其工作,並負責把支援款項存入他個人戶口,再由被告將款項轉交求助人。辯方於審訊期間呈交了一份Google試算表,被告稱當中記錄了「星火」求助人的姓名、身分證號碼、銀行戶口、援助金額及類別、入數日期等資料。

判詞指,被告聲稱「星火」會要求被捕人士提供個人資料核實身份,但在試算表上,一些被標示為「被捕人士」的記項僅記錄了姓名,而沒有身分證號碼,質疑被告和其他義工如何確認被捕人士的身分;更甚者是,試算表上有一名為「暴太」的求助人,但當中既沒有他的名字,也沒有其身分證號碼,以及他是否屬被捕人士,可見試算表情況與被告聲稱的做法背道而馳。

稱曾自掏腰包墊支 亦動用資金買物資

判詞又指,被告稱自己用了部分Alice給予他支援求助人士的金錢,去購買飯券及書籍給求助人士,而被告同意沒有相關記錄;然而,按被告的說法,Alice會指派義工去分發經濟援助,而包括被告在內的義工從試算表得知自己負責個案的詳情,非購買上述物資,被告亦指自己沒有問Alice是否可以這樣做。

此外,被告曾稱,有時Alice給予他的資金不足以支付個案所需,他會自掏腰包,曾墊支大約2萬元。判詞分析指,被告既然不知道「星火」接受了多少捐款,他為何在沒有徵詢Alice下,自行決定部分資金的用途,而且根據被告的戶口紀錄,墊支的數目應該是3萬多元。

判詞並提到,被告也沒有記錄上述物資的受益人、何時何地交收等。就辯方解釋「星火」並非緊密的組織,不能要求被告和其他義工保留所有單據和紀錄;判詞反駁,「星火」有要求義工更新試算表,認為被告的說法自相矛盾。

存款收據數量不符 曾助357人僅檢獲265張

就警方從被告家中檢取的265張銀行存款收據,被告在審訊期間聲稱部分由其他義工處理,部分由他自己處理。判詞指出,按常理,Alice應把相關入賬紀錄交給被告處理;然而,根據試算表紀錄,共有357人曾接受由被告給予的「星火」經濟援助,被告應至少有357張收據,被告卻聲稱自己沒有遺失任何「星火」援助相關的收據,加上被告將所有收據放在同一個文件夾,沒有與他人負責的個案分類。綜合以上分析,法官不信納被告用Alice給予他的「星火」款項買物資,以及由被告本人保管與援助相關的收據。

判詞中提到,法官亦對比上述收據和試算表紀錄的日期、求助人士的銀行戶口號碼等資料,分析被告在案發期間的轉帳、提款及存入紀錄,認為被告曾動用聲稱的捐款作自用,以及部分銀行紀錄與相關收據、試算表的帳目不相符。法官在判詞中另質疑,在Alice第一次存款入被告戶口前,被告的戶口結餘只有31.84元,加上被告沒有經濟收入、父親領取綜援等,質疑被告為何有能力代「星火」墊支款項。對於被告指自己用「星火」的資金支援求助者,法官認為有關說法並不屬實。

不知Alice背景 收10萬現金沒點算

對於被告表示相信Alice,法官認為,被告不知道Alice的真實名字、工作等背景,又未能認出閉路電視片段中將錢存入被告戶口的女子是否為Alice,更不了解Alice是否獲「星火」委託處理捐款;他既不知道「星火」如何處理捐款,亦從沒質疑「星火」為何不使用自己的銀行戶口轉帳款項給求助人,反而需義工協助。

判詞另舉例指,被告曾從Alice獲得10萬港元現金,卻又稱沒有點算,也沒有在「星火」的義工群組確認收到10萬元。

就辯方稱被告於案發時僅17歲的學生,沒有處理會計的經驗;法官判詞中表示同意,就算是資深會計在也可能有帳目錯誤,而就被告如何處理款項及保存單據的方式等,個別分析的話,可被視為入世未深、不熟悉會計;但縱觀上述情況,則認為被告的辯解為「完全不可信」、「違背常理」,故拒納被告為誠實可靠的證人,以及他與星火相關的所有證供。

試算表為「聞說證供」 沒證據被告與星火有關連

就辯方提供的試算表,判詞批評當中的內容均是「聞說證供」及「自說自話」,亦沒有證據顯示有措施防止其電腦系統遭干擾等,故試算表不符合《證據條例》第22A條,並指如有人使用被告戶口暫存資金,被告也可利用相關人士的資料製造試算表。

判詞強調,除了被告的證供外,沒有客觀證據顯示,從被告住所檢取的銀行存款收據、購物單據及現金,是「星火」收到的捐款或是「星火」向求助人士提供援助的金錢,也沒有客觀證據顯示被告與「星火」有任何關連。

判詞另拒絕接納案發時,被告個人戶口中5萬多元的存款是由他母親、朋友及家人存入。判詞總結指,案發時,被告戶口的現金、支票及轉帳存款高達638,946.25元,相較其戶口在案發前一天的存款兼他聲稱來自親友的款項,多了10.89倍,也與其父向社署呈報的家庭資產相差45倍,以及超出申請二人家庭綜援資產上限8.81倍,上述款項在存入被告戶口的平均4天內,便會被提取。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暫委法官高偉雄
被告:余昕鈺
控罪:處理已知道或相信為代表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的財產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檢控官岑穎欣、檢控官李竹筠
辯方:大律師藍凱欣
案件編號:DCCC85/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