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啞抑鬱漢墮樓死因研訊|家屬曾質疑「強烈」要求下才提供手語翻譯 主診醫生稱疫情下須平衡感染風險 未能頻繁安排

分享文章

58歲患抑鬱的聾啞男子於2020年入住葵涌醫院半個月,出院後不足一天在住所大廈墮樓身亡,家屬昨指事主只能以簡單或短句溝通,質疑經「強烈」要求下才獲安排手語翻譯員,死因研訊今(7日)續,傳召主診醫生、葵涌醫院時任精神科專科醫生出庭。醫生解釋事主入院時正值疫情初期,因新冠足以致命,須平衡感染風險,故不會頻繁安排手語翻譯員,直至家屬在事主住院9日後提出要求,院方「都盡量配合」。

此外,家屬一方質疑院方評估事主的自殺風險有誤,主診醫生亦承認不知道事主10年前曾經以菜刀架在自己頸上,遭代表家屬的大律師質疑,「好危險㗎喎,你放咗個有暴力傾向嘅人出去」。研訊下周一續。

研訊昨日展開,揭露死者鍾志強(終年58歲)於2020年4月21日到北葵涌普通科門診診所求醫,同日被轉介至瑪嘉烈醫院急症室,最後再轉介至葵涌醫院,鍾留院15日後,於5月6日下午3時許出院,他在翌日早上10時許從其住宅大廈墮樓身亡。

研訊由死因裁判官周慧珠、3男2女組成的陪審團審理,醫管局被列為利害關係方,由大律師文嘉樂代表;家屬一方由大律師蘇信恩代表。

急症室醫生翻查系統 知事主2009年因妄想症求醫

瑪嘉烈急症室醫生張立援供稱,當時透過手語翻譯員陳國勇知悉事主出現幻視,「見到有人喺屋企行」,曾有自殺念頭想跳樓。而根據醫管局的電腦系統,事主在2009年曾因妄想症而求醫。

路德會長青群康中心手語翻譯員陳國勇則指,2010年曾陪同事主求醫。陳續表示,於2020年4月21日,他與事主等候救護車接送至葵涌醫院時,事主提及「想打開個窗跳落去」,陳隨即通知社工,着他叫事主女兒到葵涌醫院會合。抵達後,陳將事主的症狀翻譯,並告知主診醫生鄭美琪,包括事主已失眠十日、掛念已離世的太太等。會診期間,事主見身旁有許多病人「行嚟行去」感到不適,希望可以遠離人群,但主診醫生指疫情嚴重未能安排。

事主身故後 報告評中等自殺風險

事主的主診醫生、葵涌醫院時任精神科專科醫生鄭美琪出庭,她在2020年6月,即事主身故後,撰寫醫療報告,提到事主會診時情緒低落,任清潔的他自覺遭同事欺凌,「畀更多嘢佢做」,收入因疫情減少,另睡眠質素差、容易感到疲勞,對原來喜歡的行山游泳失去興趣,承認剎那間有跳樓的念頭,但無走近高處或窗口,否認感到絕望,亦無將上述情緒告知家人,院方診斷為復發性抑鬱,有中等自殺風險。

鄭指,她在手語翻譯員協助下向事主講解治療方案,並指一般會替聾啞人士安排手語翻譯員,但當時疫情「啱啱開始冇耐,好多未知之數」,易出現交叉感染甚至致命,未能每次會診都能安排手語翻譯員在場。而事主入院不久便提出要出院,故當下未有安排,及至4月29日事主胞妹提出需要醫管局手語翻譯員才安排。

死因研訊主任譚皓一度關注,鄭是否認為毋須手語翻譯員都可與事主溝通,「如果唔係家屬提出都唔會安排」。鄭表示疫情下無法頻繁安排,須平衡感染風險,惟「因為家屬有要求,我哋都盡量配合。」

主診醫生認自殺風險被指計少兩分 但稱僅作參考不照跟

就院方在自殺風險評估中,評定事主有7分,即有中等自殺風險。死因研訊主任譚皓向鄭美琪展示兩份「自殺風險評估表」(越高分代表風險越高),其中一份是由精神科護士手寫,另一份則為電腦記錄,兩份均是2020年4月21日、事主入院首日所作的評估。

譚關注表格的用途,鄭表示不同的風險會影響護士的監察工作,但譚指出兩份的評分不同,手寫版是7分,電腦版則評為8分,鄭稱或由不同護士分別進行評估。死因裁判官周慧珠一度問「電腦版」會否有可能是根據手寫版內容?鄭指無白紙黑字規定護士要如何進行評估,護士評估時她並不在場。

譚指出兩份表格上有兩個錯處,其中事主的太太數年前已離世,但「鰥夫或寡婦」一項被評為零分;另事主的社經地位低,此選項亦被評為零分。換言之在自殺風險評估上少計算了兩分,譚遂問鄭是否屬錯誤評分。鄭承認「的確應該係要畀分嘅」,但此表格僅作參考,醫生會再作獨立評估,並非「照跟照抄」。

十年前曾持刀架頸 入院記錄無提暴力與企圖自殺風險

代表家屬的大律師蘇信恩表示,事主於2010年曾到葵涌醫院求診,醫務社工所撰寫的記錄顯示,事主曾以菜刀架在自己的頸上。鄭美琪指,當時不知道事主曾傷害自己,亦無法翻查上述記錄。蘇一度質疑「好危險㗎喎,你放咗個有暴力傾向嘅人出去,攞住把菜刀試過㗎喇」,鄭重申不是每個曾有暴力想法的人「都唔可以畀多次機會佢返社會」。

蘇續質疑,計及事主企圖自殺、社經地位低及屬於鰥夫後,至少會有12分,即有極高自殺風險,鄭表示會綜合所有因素再作臨床評估。

蘇進一步指出,入院記錄無提及事主過往有暴力及企圖自殺傾向,質疑道:「你呢句咪誤導緊下一更同事囉?大家都係睇呢份文件做嘢喎。」鄭重申當時無法翻查醫務社工所作的記錄。

曾稱出現幻覺後否認 主診醫生:唔會懷疑病人唔講真話

蘇信恩又指,事主被轉介至葵涌醫院之前,替他診症的兩位醫生都確認事主出現幻視幻覺,但鄭美琪稱事主在她面前否認,質疑鄭有否亮起紅燈。鄭認為事主經已否認,「唔會懷疑病人唔講真話」。

蘇指,並非指稱事主「唔係講真話」,而是病情令事主飄忽,關注這樣會否令鄭懷疑不能盡信事主所言。鄭回答稱,事主家人亦無表示事主「見到唔存在嘅嘢」。蘇再問,病人能否出院非病人說了算,而是醫生的專業醫療決定?鄭同意。

此外,蘇指事主的醫療記錄上,緊急聯絡人電話為事主的岳母,然而岳母於2020年已離世。鄭解釋有機會是職員未有及時更新資料,但知道需要聯絡事主的女兒。死因裁判官遂問,院方有否留下事主女兒的聯絡方式,鄭稱「理論上護士接見可能會留低咗」。

研訊下周一續,主診醫生鄭美琪繼續出庭作供。

相關報道:

聾啞抑鬱漢墮樓死因研訊|入住葵涌醫院半個月 出院不足1天跳樓 女兒指父親出院後情況變差 以手語表達欲「安樂死」

法院:死因裁判法庭
死因裁判官:死因裁判官周慧珠
死者:鍾志強
案件編號:CCDI-373/2020(MC)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