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啞抑鬱漢出院翌日墮樓|醫護誤以為單靠紙筆可與聾人溝通 志願機構冀平機會制定健聽者與聾人醫療上溝通指引

分享文章

58歲患抑鬱症的聾啞漢鍾志強死因研訊上周二(18日)審結,陪審團一致裁定他「精神紊亂時自殺」,並向醫管局提出兩項建議,包括要求病人入院前須提供至少一個緊急聯絡人、醫護在填寫「自殺風險評估表」等表格時須填上評估時間,以便日後跟進,醫管局回覆指會跟進建議,事發後已制訂安排傳譯服務程序的指引,緊急情況下,手語傳譯員平均一小時內可到達現場,另可提供視像翻譯服務,局方同時已加強員工與有特殊需要病人溝通的培訓和教育等。

3年來一直跟進事件的聾人志願機構「龍耳」創辦人邵日贊稱,對於陪審團建議無談及手語翻譯大感失望,冀平機會就健聽者與聾人在醫療上的溝通制定指引。龍耳手語翻主任黎敏聰亦指,社會上對手語翻譯員的認識薄弱,有次她曾被質疑不屬醫管局名下,被指「唔夠專業」;另部分人誤以單靠紙筆可與聾人溝通,但當遇上醫學名詞或深奧句子,直譯或會引起誤會,必須透過手語加以例子解釋。她重申「如果得嘅話(單靠紙筆),就唔需要有手語呢樣嘢」。【聾啞抑鬱漢出院翌日墮樓・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龍耳創辦人促公開手語翻譯員履歷資料

事件發生後翌日,鍾志強家人的個案輾轉交託到邵日贊手上,事隔3年後展開死因研訊,邵不曾缺席,五人陪審團在研訊尾聲讀出兩項建議,但無一與手語翻譯相關,邵大感失望,直言建議「唔係太入肉」,正正反映市民對聾人的不認識、不認知,以為透過文字可以溝通,「當然啦,有好多嘢針唔拮到肉就唔知嘅,如果你屋企有啲咁嘅人,或者本身係聾人你就會知道明白嗰種痛苦」,所謂啞仔食黃蓮,他盼平機會就健聽者與聾人在醫療上溝通制定指引。

邵表示,計及聾人志願機構、社聯、司法機構及部分已退休人士,現時本港約有90名手語翻譯員。

邵認為應公開手語翻譯員的履歷資料,讓受用者有權選擇,他一度問:「你知唔知道嗰個叫蘇信恩大律師(家屬方)?醫管局嗰個叫文嘉樂大律師⋯⋯咁點解手語翻譯員個名唔能夠公開呢?法官都可以公開,點解手語翻譯員咁神秘?」

他問道:「而家用一條命已經係好大代價,睇吓推唔推到制度完備一啲囉,你要犧牲幾多個人呢?」

社會對手語翻譯員的認識薄弱

邵日贊憶起,去年陪同聾人到瑪嘉烈醫院覆診的經歷,聾人做快測時他不准入內,醫護僅稱「得㗎喇!冇問題」,結果聾人因聽不到指示而流鼻血。同年到瑪麗醫院陪診時,耳聞目睹一對老夫婦,太太向醫護表明丈夫是聾人,希望陪同丈夫照X光,當時醫護的回應亦是「得㗎喇,我哋會處理」。

有28年手語翻譯經驗、龍耳手語翻譯主任黎敏聰指,現時社會對於手語翻譯員的認識薄弱,誤以為紙筆已能與聾人溝通,就算是學歷高的聾人,他們所書寫的文法亦與健聽者相反,一旦遇上深奧句子「佢哋又唔明」,加上某些醫學名詞如染色體,亦需要手語翻譯員加以例子解釋,「吓吓直譯好多時都誤會咗」。

非醫局名下 資深手語翻譯被質疑不專業

黎敏聰舉例指,曾有一名聾人因胃痛而獨自求醫,但其學歷、書寫能力低,在沒有手語翻譯員陪同下,被醫生誤診為肚痛,安排他留院吊鹽水。另一次發生在2019年10月,一對聾啞夫婦帶同嬰兒到母嬰健康院檢查,因黃疸病而被緊急轉介至瑪嘉烈醫院幼兒科,當黎欲陪同一家入病房,遭護士長質疑她並非醫管局名下的手語翻譯員,「你係唔專業」,由於院方並無安排醫管局的手語翻譯員協助,而嬰兒情況危急,黎多番質問下,護士長才在記下黎的個人資料後批准她入內。

黎指據其觀察,大部分醫生在手語翻譯員尚未到場前,均願意向聾人逐字書寫,但若然長篇大輪,笑言「寫完都蚊瞓」,因此不能單以紙筆溝通,「如果得嘅話,就唔需要有手語呢樣嘢」,可惜部分醫護人員仍未意識到手語翻譯的重要性。

她又說,一般而言使用相熟的手語翻譯員對聾人會較好,一來每次換人,聾人或感到私隱被到處公開,而實際上陪診時,相熟的手語翻譯員能察覺到病人回答醫生時有別平日,似是思路不清、答非所問亦能告知醫生。

平機會暫無計劃制訂聾人在醫療上溝通指引

平機會回覆《庭刊》指,去年11月推出的《聾健司法平等:供殘疾人士、法律工作者和參與司法程序人士參考的指引》提供了與聾人、聽障人士和手語傳譯員溝通的注意事項和一般原則、達致有效溝通的建議,包括一些可行和適當的便利措施,這些資訊不僅適用於法律程序,在其他不同範疇亦可作參考。

平機會又指,基於有限資源,目前未有計劃就聾人在醫療方面的溝通制定指引,會視乎資源及實際需要,衡量是否就個別殘疾於不同範疇制定指引。

專題追蹤:
家屬嘆死因庭未揭示醫管局制度混亂 盼改善聾啞人士手語翻譯安排 「唔希望再有下一個聾人(悲劇)出現」
遺孤向平機會投訴主診醫生殘疾歧視 職員致電稱須由當事人提出 遺孤問:「係咪要佢喺下面上返嚟?」

【聾啞抑鬱漢出院翌日墮樓・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