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聽障青年羅鎮傑襲警案|母子扶持熬過4年折騰 迎來第一個沒恐懼的早晨 「審訊用字幕打出嚟,起碼我個仔睇得清楚明白,個希望就喺度」

分享文章

聽障青年羅鎮傑襲警案|母子扶持熬過4年折騰 迎來第一個沒恐懼的早晨 「審訊用字幕打出嚟,起碼我個仔睇得清楚明白,個希望就喺度」

聽障青年羅鎮傑襲警案,橫跨接近四個寒暑,其間經歷原審、上訴及重審,昨日迎來最終裁決。羅鎮傑獲裁定襲警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他和母親步出法庭時,終於展露笑顏。

羅母受訪時坦言,過去4年,她與兒子飽受煎熬,沒有一刻安寧,幸兩母子互相扶持,才能保存希望。她感嘆很多人不明白殘疾人士的辛酸,故此特別感激聾人組織和新聞工作者的用心跟進,向公眾揭示問題,促使法庭為審訊提供即時文字傳譯,「將呢個審訊用字幕打出嚟,起碼我個仔睇得清楚明白,個希望就喺度。」

原審罪成 庭上攀着鐵欄向母喊:「阿媽,生日快樂」

兩年半前,案發時19歲的聽障男生羅鎮傑襲警罪成,原審裁判官鄭紀航指為保護警方不受違法行為阻撓,判刑需具阻嚇力,判處更生中心,並拒絕被告申請保釋等候上訴。

散庭一刻,羅鎮傑幾乎躍出半身,攀着鐵欄向母親大叫:「阿媽,生日快樂!」母親頻頻點頭,不禁痛哭。

羅鎮傑還柙了7個星期,獲高等法院法官張慧玲批准他保釋等候上訴。重獲自由的羅鎮傑,與母親在庭外緊緊相擁。羅其後上訴得直,獲撤銷定罪及判刑,但法官同時下令,將案件發還重審。羅那天搭着母親肩膀,徐徐離開法庭。

2021年9月20日,案件上訴得直,發還重審,聽障青年羅鎮傑搭着母親肩膀,徐徐離開法院。

2023年5月29日,距案發時間已近4年,23歲的羅鎮傑最終獲裁定無罪,當庭獲釋。母子倆步出法庭時,臉上是笑容,羅母第一時間感謝無償協助她的聾人志願機構「龍耳」,她沒有多說感受,只道「好開心」,認為判決還了兒子一個公道。

近4年來 母子第一個沒有恐懼的早晨

翌日早上,兩母子坐在一間茶餐廳裏接受記者訪問,窗外街頭陽光灑落。羅鎮傑快速吞掉口中的公仔麵,臉上一派輕鬆,羅母看着兒子輕輕抱怨:「有時佢就係唔識驚。」對這對母子而言,這是近4年以來,第一個沒有恐懼的早晨,「咁耐以來,審訊咁多日,佢都冇食過早餐,今日係第一次食早餐⋯⋯佢冇胃口食㗎,冇心情,因為擔心吖嘛。」

羅母坦言:「呢幾年真係拖到我人都癲。」

面對應訊情緒低落 「佢驚自己聽力差上庭答錯嘢」

羅母憶述,兒子還柙那段時間,她晚晚失眠,「驚佢喺入面唔識聽人講嘢,又唔知有冇畀人打,監獄入面你點知有咩人。」羅母說,即使兒子後來獲准保釋外出,仍要遵守宵禁令、不准出境等條件,人身自由受限,再要面對應訊壓力,情緒極度低落,「佢每一次就嚟要上庭,佢就冇晒心機、冇胃口食嘢、瞓唔着⋯⋯因為佢驚自己聽力差,上庭會答錯嘢。」

呈堂專家報告顯示,羅鎮傑雙耳有嚴重聽力損失,其中一隻耳近乎全聾。羅曾向記者解釋,若沒有助聽機協助,他只能聽見相等於一架波音747起飛的轟轟聲浪。等候重審這段時間,羅母最憂心兒子留有案底,「你本身聽力殘障已經難搵工,你仲要加埋案底,你叫佢點生活?咪即係差唔多迫佢去死!」

襲警案已中斷學業 重審又撞考期 母嘆又荒廢1年

案發時19歲的羅鎮傑,正在修讀副學士課程,學業因襲警案被迫中斷。這次案件重審,審期再度與羅鎮傑的考試日期相撞,「又令佢冇咗一年,又荒廢咗喇」。羅母直言,案件為兒子成長帶來重大影響,「唔知聽日有冇審訊、有冇事、係咪又要入去⋯⋯變咗佢呢幾年生活冇乜盼望,唔知條路應該要點樣行。」

羅母說,聾人面對法庭審訊,「最難一定係聽唔到人講嘢,聽唔清楚人講嘢,理解唔到嗰句說話嘅意思,所以會俾錯嘅答案」。

羅鎮傑坐在母親身旁,努力嘗試理解我們的對話。即使左耳配戴了助聽器,他有時也會問母親:「你哋講咩呀?」羅母轉臉望向兒子,讓他讀唇,放慢語速複述記者的問題。訪問期間,羅鎮傑有時會嘗試加入對話,但因他有語言障礙,聲調輕重、語速不一,旁人較難即時理解。

原審法官鄭紀航不信羅鎮傑聽錯 嚴批他「謊話連篇」

兩年半前的審訊,法庭沒有安排即時文字傳譯,只安排一位傳譯員在羅鎮傑耳邊複讀審訊內容。羅當時選擇作供,接受控方盤問,其間聽錯問題,回答了與辯方案情相違的答案。雖然辯方律師曾為他澄清,但原審裁判官鄭紀航裁決時不信羅聽錯,更嚴詞批評他作供「謊話連篇」。

處理本案上訴的法官張慧玲信納,羅作供時有可能聽錯,認為他沒有得到公平審訊,直斥「代表律師搞錯,主控又冇出聲,個官又懵咗」。她當時反問:「有時聽覺正常都未必可以理解(控方提問),更何況係一個聽力有問題嘅人?」

今次重審,羅鎮傑終獲安排打字傳譯,可即時透過電腦螢幕,閱讀控辯雙方及法官的說話內容。羅母解釋:「而家有字幕睇,起碼識字嗰啲知道講緊乜嘢,你以前咁樣真係唔得㗎,完全唔得,唔係講笑,對聾人一啲都唔公平。」

經過4年煎熬,聽障青年羅鎮傑終獲判襲警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兩母子笑得開懷。

感謝記者跟進 為殘疾人士審訊過程帶來實質改變

羅母感嘆,很多人不明白殘疾人士的辛酸,因此她特別感激新聞工作者的跟進和報道,為審訊過程帶來實質改變。她寄望,往後有更多人可以細心地覺察他人的需要,向公眾發表,「等司法機關可以改進,為所有殘疾人士爭取公平法律審訊。」

「將呢個審訊用字幕打出嚟,起碼我個仔睇得清楚明白,個希望就喺度。如果冇呢個字幕,我諗今次審訊都好艱難。」

羅母笑說,她能夠繼續保存希望,除了因為審訊有字幕,也因為兒子與她互相扶持,「我哋兩個去街都成日拖手仔㗎,十指緊扣行街街㗎⋯⋯佢係生存落去嘅動力、我嘅精神支柱」。

當事人羅鎮傑投訴:「你抽夠水啦,唔好再抽我水啦。」羅母聞言笑得開懷。

十指仍舊緊扣。

聽障青年羅鎮傑兩母子經常手拖手。

相關報道:

聽障男襲警案發還重審|法官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 指警員向鏡頭稱「我同阿sir對埋故仔先」令人不安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