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52天審訊|鍾沛權完成歷時36天作供 署理總編林紹桐不自辯 案件於6.19作結案陳詞 案件今午進入法官提問階段 關注政府不如網媒「每秒鐘話《國安法》唔啱」 鍾稱政府有資源渠道反駁不實資訊

分享文章

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52天審訊

已停運的《立場新聞》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的案件,今(4日)在區域法院續審,辯方對鍾沛權的覆問完成後,踏入法官提問階段。就鍾沛權作供時曾言官方有龐大資源宣傳,法官郭偉健今午關注,政府並無24小時運作的網媒,無法如其他網媒般「講一星期七天、每秒鐘話《國安法》唔啱都得」,又指網絡空間全由「你哋操控」。鍾認為,「咁又唔好咁講」,因傳統媒體可以一家傳媒就有很大影響力,然而網媒不能,相信政府有資源及渠道傳遞信息或反駁不實資訊,想不到有甚麼能限制政府操控資訊。

鍾沛權今午作供完畢,辯方指林紹桐不自辯,亦無其他辯方證人。控辯雙方將於6月19至21日進行為期3天的結案陳詞。

就鍾沛權曾指官方有龐大資源宣傳,郭官關注官方有多少發布資訊的渠道,指可單方面控制的僅得《香港電台》。鍾表示政府能直接控制的是《港台》,但《商業電台》、《新城電台》均會在法例要求時段以外,設時段讓官員解釋政策法例。郭官另指,電視台亦非完全由政府控制。鍾指官員訪問接近每日都有,惟郭官即謂:「唔係每日都有。」再問鍾「報章政府可以點控制到」、「或幾多份報紙受官方可控制到」,鍾僅稱許多傳媒會受官方影響。

官指網絡空間「你哋操控晒」 鍾回應網媒不能如傳統媒體般單一且影響力大

郭官又指政府沒有網媒,故網絡空間由「你哋操控晒」。鍾否認,答道:「咁又唔好咁講。」接着解釋傳統媒體可以一家傳媒就有很大影響力,然而網媒不能。他另回應郭官指,特別多人分享、留意的媒體與其followers(追蹤者人數)關係不大,因網媒世界多元,亦沒有大台媒體,習慣在網上吸收資訊的讀者很少專注看單一媒體。

郭官再追問,現時政府沒有網媒可以24小時運作,但網媒可「講一星期七天、每秒鐘話《國安法》唔啱都得」。鍾指想不到有甚麼可限制政府每天在互聯網世界操控資訊。郭官則謂:「喺今天之前都冇出現。」鍾答:「呢個真係要問政府點解唔咁做。」他補充指,政府聘請網絡編輯,「畀到個人工令我哋行家覺得wow」,顯示政府有資源投放在數以百計部門單位的傳訊隊伍,亦有政府新聞處及《港台》,因此有許多渠道傳遞政府信息、解釋政策、即時反駁不實或製造風險的資訊。

余若薇遂問鍾是否不同政府部門都有資源聘請網編。鍾確認,並指眾所周知,政府製作宣傳片的預算遠高於私人機構,「出嚟效果如何係另一回事」,若效果不能服眾,「咁係咩原因呢,真係要政府自己諗」。

鍾被指常提「真理越辯越明」 官引區家麟文章質疑是否不合時宜

郭官指,鍾沛權經常提及「真理越辯越明」,但此話在現今世代是否仍然正確,他留意到其中一篇區家麟博客文章〈區家麟:電視台中止特朗普直播——當知情權遇上不實指控〉(刊登於2020年11月12日)(該文包括在警方截取的587篇文章內),當中提及:「原則上,傳媒有責任作判斷是否適宜直播,但具體環境中,即時查核不容易、幾近不可能,傳媒有責任儘快澄清假話,提供較接近真實的詮釋,減少不實訊息的傷害,至於『真理越辯越明』這句話老早已不能再相信。」

郭官質疑鍾所指「似乎同區先生喺呢篇文章所講嘅唔相符喎」。鍾解釋指,區的說法是針對特朗普發言期間有傳媒決定停止直播一事(編按:特朗普曾在沒有證據下指控對手選舉舞弊),而傳媒在該情況下應否停止直播,當時並無定論。鍾又指,互聯網世界資訊泛濫,每個人吸收的資訊有可能是虛假,區的文章正正帶出不論是民間抑或傳媒都需要努力,才能分辨資訊真偽,而最不應該是「覺得可能有假資訊傳播,就用嚴刑峻法針對一啲平台、互聯網世界、個別人士」。

探討傳媒守門人角色 文章若建基於half-truth會否繼續發布

郭官又問到,鍾沛權考慮文章應否發布時,曾指如該議題有公共性、公共利益、能夠自圓其說等就會將其發布,「睇落去你唔會篩選」,然而區家麟的文章則指傳媒有「守門人」角色,需過濾資訊,並選擇正確無誤、有養份有意義的資訊給觀眾,不能隨便發放資訊垃圾,污染國民腦袋,郭官就此再問鍾的看法。鍾明言,他所追求的是近乎百分百的言論自由,但部分原則仍會堅守,例如有機會觸發即時暴力風險的文章依然不會刊出。

郭官遂問鍾,若文章內容是基於「half-truth」會否繼續發布。

法官郭偉健()鍾沛權(

官:

如果佢係基於half-truth呢?

鍾:

好具體,要視乎所有half-truth係⋯⋯

官:

原則性係如果half-truth都唔會登?

鍾:

字眼有歧義,睇具體文章⋯⋯half-truth點樣鋪排出嚟⋯⋯

官:

畀一個簡單例子,我打你一巴,你打我一巴。我只講你打我一巴,完全唔講我打你一巴,你明知我隱瞞部分資訊。

鍾:

可唔可以再具體少少?⋯⋯舉例啦舉例啦,真係舉例咋,打我嗰個係一個執法人員,首先呢個受害者自己覺得自己係受害者⋯⋯如果我知道係咁嘅情況,而呢事件冇人報道過,冇其他資訊來源,我覺得要交代清楚事件嘅來龍去脈。

涉2016旺角騷亂入獄盧健民專訪 官問為何放入《立誌》回顧2019社運中

郭官另關注立場出版的會員刊物《立誌》回顧反修例運動一年,但當中有一篇文章寫因2016年旺角騷亂暴動入獄的盧健民。郭官指,終審法院於2018年就盧案件有最高判決,質疑2019年盧仍在獄中不可能參與2019年社運,問「點解要放一份盧健民嘅文章」?

鍾表示,理解同事選取文章時是考慮該專訪做得用心,而且2019年事件有許多年輕人參與,並非突然在2019爆發出來,而是有其經歷背景,相信2014年後發生的事件有一定參考價值。此外,鍾指盧某程度亦是一名代表人物,他被控暴動後罪成入獄,訪問他當年為何參與一場街頭行動、在囚時想法及如何接收資訊看「牆外世界」,都是有意思的。

郭官先後問盧是否為「本土民主前線成員」及「本土派」,就前者而言,鍾表示應該不是,但不定義盧是否「本土派」。官再問,盧是否與梁天琦牽涉同一宗暴動案件,鍾確認。

鍾沛權完成作供後,辯方稱林紹桐不會自辯,亦沒有其他辯方證人。辯方完成案情,案件押後至6月19日作結案陳詞。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郭偉健
被告:BEST PENCIL(HONG KONG)LIMITED、鍾沛權、林紹桐
控罪:串謀發布及/或複製煽動刊物罪(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0)(1)(c)條)

法律團隊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大律師管致行
控方: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署理高級檢控官徐倩姿
案件編號:DCCC265/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