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52天審訊|辯方指涉煽動文章佔《立場》發布文章總數0.01% 鍾沛權指如下架文章可換取繼續營運信同事必堅持 惟嘆「呢個假設係一個好夢幻嘅假設」

分享文章

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52天審訊

已停運的《立場新聞》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的案件,今(4日)在區域法院踏入辯方覆問第6天。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下午就《立場》營運及「串謀」指控提問,回應控方指《立場》發布煽動性文章時為政治平台。余指17篇煽動文章佔《立場》成立近7年以來發布的文章總數0.01%,即《立場》百分之99時間均無發布煽動文章;鍾沛權重申,在開審時已提及《立場》非政治平台,他在覆問下另表示,國安處不曾提出以下架文章換取不結束《立場》及不拘控的選擇,如有此選項,相信同事定必堅持營運下去,惟「呢個假設係一個好夢幻嘅假設」。

針對控方曾指當《立場》發布煽動文章就是政治平台一說,辯方庭上續指,控方檢控基礎是17篇文章,換言之發布這些文章時,《立場》是政治平台。如以控辯雙方曾同意的事實、即《立場》平均每天發布45篇文章計算,自2015年運作至結束,即約發布逾10萬篇文章,而涉煽動罪的文章所佔比例,只佔百分之0.01,而即使以案發前一年半時間計算,17篇被指煽動的文章,所佔百分比仍少於0.1。

鍾重申從開案時已指《立場》非政治平台

余若薇問:「既然你百分之99時間都係冇問題,咁你明唔明白點解控方指控《立場》不單係網媒,仲係政治平台?」鍾回答指不明白,重申《立場》是堅持普世價值的新聞機構,從開案時已指並非政治平台,沒有任何政治主張、綱領,亦沒為政治政陣營背書。

余續指,鍾沛權已解釋17篇檢控文章中,有15篇在他任總編輯時審批,由他一人決定文章上架及下架,鍾亦多次提及林紹桐牽涉及範疇是法庭新聞、數據新聞等,但最後控方put case(指出控方案情)時,依然指林以副編輯身份協助,安排文章製作及審批文章,有串謀基礎,問鍾是否明白控方的指控?鍾表示不明白。

辯方質疑控方要被告自證清白意圖

此外,余若薇又稱,一直以為刑事審訊中,舉證責任在於控方,但發現「原來唔係咁簡單」,因本審訊中,辯方要證明被告的清白意圖,如控方曾製作列表,將《立場》於《國安法》生效首兩天發布的文章分成負面報道、中性報道、不相關及未能下載四類,着鍾沛權提出認為不正確的分類;另又曾引區家麟約160多篇文章,指控全部均是負面評價政府,著鍾可提供正面文章反證。

辯方遂質疑,《立場》是否有責任「湊夠數」提供數量相若的正面文章?又問鍾這是否持平傳媒的準則。鍾表示不同意,重申持平並非各打五十大板,「當然唔係有10篇批評文章,就要搵10篇支持文章」,指政治立場不是評論文章審查標準,只要議題有公共性、有水平、能自圓其說,就有發布價值。

鍾稱國安處沒給他選擇將文章下架換取「無事」

辯方又指,控方曾表示警方上門拘捕鍾時,《立場》已下架博客文章及敏感專訪文章,「安全系數係好高,其實冇咩值得驚㗎」,而鍾當時回應:「你都話上到門,點會唔驚呢?」而就《立場》是否被迫停運,控方亦曾與鍾作出討論。

辯方今指出,鍾被捕時17篇檢控文章中,只有5篇未有下架,問鍾警方國安處曾否給《立場》選擇,若《立場》把5篇文章下架就可無事?鍾回應指他個人沒有被給予有關選擇。辯方之後續問,如《立場》沒有被「剝皮拆骨」(為辯方引述控方用字)、能逃過一劫,鍾又覺得同事會否堅持營運下去?

鍾聞言先反問:「假設(國安處)提出要求下架,冇提出拘控?」然後指若只提出將文章下架,「人冇事、機構又冇事,亦自問可以觸摸到紅線,繼續營運落去⋯⋯我相信佢哋一定會堅持落去,依家諗返轉頭⋯⋯」惟在稍作停頓後再續說道:「我可以話呢個假設係一個好夢幻嘅假設。」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郭偉健
被告:BEST PENCIL(HONG KONG)LIMITED、鍾沛權、林紹桐
控罪:串謀發布及/或複製煽動刊物罪(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0)(1)(c)條)

法律團隊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大律師管致行
控方: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署理高級檢控官徐倩姿
案件編號:DCCC265/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