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52天審訊|辯方以鍾沛權為例 證文章憂以言入罪及「未審先坐」有事實基礎  余若薇以自身為例「經過訓練先識用」煽動罪

分享文章

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52天審訊

已停運的《立場新聞》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的案件,今(4日)在區域法院踏入辯方覆問第6天。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早上就餘下檢控文章,包括區家麟及羅冠聰的博客文章提問,援引大律師公會於《國安法》生效前,曾關注傳媒批評言論會否犯法,又以鍾沛權為例,以印證區家麟在文章中質疑《國安法》以言入罪、「未審先坐監」有事實基礎。就有文章指政府「活化」煽動罪下要「訓練法官」,余以自己為例,笑言起初不熟悉刑事及煽動案,惟「我做咗52日喇,對我嚟講都係好好嘅訓練」,鍾對有關比喻表示同意。余續指,因煽動罪幾十年沒被使用,大家都要經過訓練才懂得使用,鍾再表示同意。

余若薇今續就其中4篇檢控文章展開覆問,其中就區家麟撰寫的〈穿官袍戴假髮演一台爛戲〉一文,控方曾指文章沒事實基礎批評《國安法》「未審先坐監」,余引大律師公會就《國安法》的聲明(2020年6月19日),當中提及「令人關注條文會否被用作禁止純粹言論」及「這令人關注在傳媒上的批評言論或罷工行動會否觸犯該些條文」,繼而指確實有人純粹因言論而被拘控及定罪,直言是「我哋宜家面對嘅困難」。

區家麟文章指「未審先坐」 余若薇指鍾沛權為例子

余另提及文章內一句「國安案立案你說了算,一旦拘捕,保釋機會渺茫,未審先坐監,這叫不叫法治」,並以鍾沛權作例子,稱:「真係未審先坐,接近一年(還柙)」。

就另一篇涉煽動文章、由羅冠聰撰寫的〈香港—美麗島〉,余若薇覆述控方曾投訴文章資料不全、過分演繹、文不對題及誤導失實,故會引起他人對司法界的憎恨,並指「唔知係咪因為佢(主控)唔清楚美麗島比喻啦」。余之後將文章逐段讀出,解釋文章主旨以香港和台灣美麗島事件相比,但形容是「次一級」情況,並非指等於美麗島。

余又指,控方盤問時同意47人初選案的提堂及保釋程序「在被告立場好harsh、好難受、觀感咁差」是客觀事實,而總裁判官則按《國安法》的原則公正及及時辦理,續指如同〈穿官袍戴假髮演一台爛戲〉所言,「若法例是爛劇本……法官如何獨立公正,都只能按劇本,穿起官袍戴上假髮演一台爛戲,變作依法治人的法匠即使法官公正也好」,即法官公正也好,都需要跟從法律行事。

回應「訓練法官」一說 辯方稱本案對自己「係好好嘅訓練」

就區家麟博客文章〈「煽動」作為一種法律武器〉,余引述《明報》、《文匯報》等報道以證文章所指的「喊一句『結束一黨專政』,就是指控你煽動的大好良機」具有事實基礎;至於文中另一段:「特區政府正積極活化條文,測試(或訓練?)法官在新時代下如何活用殖民地遺留下來的寶藏。」法官郭偉健在盤問時,曾問及「訓練法官」的意思、是否代表法官需要上課。余今以自身為例子,直指自己起初不熟悉刑事案、更不熟煽動案,但笑稱:「我做咗52日喇,對我嚟講都係好好嘅訓練,訓練我做刑事案、煽動案嘅辯護律師,如果經過審訊後,好多人叫我……希望唔會啦,做煽動(案)辯護律師,越多出庭,越多訓練,就越識用啦!」

鍾沛權表示同意,認為在此情況下亦可以「訓練」來形容;余就追問:「(煽動罪)幾十年冇用,大家都要經過訓練先識用,咁講得唔得?」鍾回應指「可以咁講」。

鍾指透過反覆討論批評和爭辯可令社會自我改錯

針對另一檢控文章、同由區家麟撰寫的〈災難現場〉,控方曾形容「國安警察把利劍指向記者」一句,是抺黑國安警察,鍾表示對此感到印象深刻,並形容為「好新鮮呢個解讀」。余若薇在覆問中就指,前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及前中聯辦主任駱惠寧,亦曾以「高懸利劍」來形容《國安法》,反問鍾沛權,文章作者的寫法有何問題?鍾指有關的隱喻寫法屬尋常,認為絕對沒問題。

辯方又續引《明報》、《星島日報》及《自由亞洲電台》等報道,力證區家麟在文中指「人權災難、法治災難、教育災難」有事實根據。其中就「法治災難」,鍾強調文章針對法治制度及法律結構性的問題,而非針對個人,相比早前辯方呈上吳秋北及《人民日報》針對個別法官的批評文章,更不認為區的文章有煽動仇恨或造成實際國安風險。

鍾另指,透過反覆討論、批評和爭辯,可令社會自我改錯;余若薇聞言即謂:「自我改錯就難啲嘅,因為當權者係制定政權,如果改正錯誤要向當權者指出,由佢哋改正……睇嚟睇去你文章冇話要暴力推翻執政政府,話要自我糾正,有少少一廂情願喎?」續問評論文章是否應「寫畀當權者睇」以指出其錯誤地方。鍾回應表示,當權者或政府一定會留意各種觀點文章,即使不同意亦應了解民情的關注和批評,認為「佢有責任閱讀」。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郭偉健
被告:BEST PENCIL(HONG KONG)LIMITED、鍾沛權、林紹桐
控罪:串謀發布及/或複製煽動刊物罪(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0)(1)(c)條)

法律團隊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大律師管致行
控方: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署理高級檢控官徐倩姿
案件編號:DCCC265/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