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51天審訊|辯方就3篇羅冠聰相關檢控文章覆問 回應總編能否「一言堂」 稱最終決定權或在老闆 惟《立場》無老闆之分

分享文章

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51天審訊

已停運的《立場新聞》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的案件,今(3日)在區域法院踏入辯方覆問第5天,辯方就3篇羅冠聰相關的檢控文章提問,包括兩篇博客文章及一篇專訪,並引多間傳媒的報道力證羅曾接受其他訪問,反駁控方質疑羅特別信任《立場》說法。就控方多次質疑鍾沛權作為總編容許文章發布等於認同當中觀點,辯方今問傳媒機構的總編能否「一言堂」。鍾指部分媒體的政治新聞只得一方意見,惟《立場》不是。法官郭偉健再問,機構老闆老闆若不容許總編決定的編採方針,總編或會被解僱,因此老闆是否有最終決定權?鍾稱「可以咁講」,但強調《立場》無老闆之分,創辦人信任總編能決定有何內容對香港最好。

此外,就鍾上周作供質疑警方搜證時「大包圍」截取《立場》文章,辯方今在庭上透露警方截取的587篇《立場》文章包括日本動漫「天竺鼠車車」。

甫開庭,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就新興網媒詳細報道她的提問及證人回答表示關注,澄清她於覆問就檢控文章內容的提問,僅探討內容是否具煽動意圖,無意冒犯或貶低任何一位作者或受訪者,為若引起他人感到冒犯公開致歉。余另指,由於聆訊已進行第51天,其間提及很多17篇檢控文章以外的內容,「令人以為原來《立場》牽涉內容唔知幾多十篇,甚至百篇」,希望同步澄清〈從北愛爾蘭抗爭經驗看香港抗爭運動的未來〉非控方檢控文章之一。

法官指唯一令總編不能「一言堂」就係老闆 因為可以炒咗佢

余若薇就3篇檢控文章,包括:羅冠聰的專訪及博客文章提問。其中就羅的博客——〈在亂世中堅強:低谷、幽暗與希冀〉,控方早前批評文章作者將違法行為合理化,鍾不同意但理解作者看法後,再遭控方質疑鍾批准文章發布,等同鍾有同樣憂慮或同意其主張。

余笑言,若以控方說法,鍾同意才能刊出文章,那由林紹桐署任總編後,《立場》應否命名為「林氏立場」?並問鍾一間傳媒機構的總編能否為「一言堂」。鍾表示,某些媒體的政治新聞僅得單方面意見,但《立場》絕非如此,因他十分重視言論自由。

此時法官郭偉健指出,從鍾的證供所見,傳媒總編實際上可「一言堂」,僅視乎總編採取甚麼尺度。鍾同意,郭官接續追問。

法官郭偉健()鍾沛權(

官:

你都話有啲媒體得一方面意見,唔好講咩媒體啦。傳媒運作之中,總編真係「一言堂」,不過「一言堂」得嚟採取咩尺度啫?

鍾:

總編決定晒媒體方針、路線、內容、尺度,總編有最後決定權。

官:

唯一令總編不能「一言堂」就係老闆?因為可以炒咗佢嘛。

鍾:

可以咁講。

官:

如果老闆容許總編採用編採方針,都反映老闆同意喇喎⋯⋯因為最終決定權都係喺老闆度。

鍾:

可以咁講。

惟鍾補充指「我哋冇乜老闆呢個概念」,當初《立場》創辦人信任總編能好好運用自由,決定甚麼內容或風格對香港最好,故《立場》的內容尺度由他決定,《立場》自成立起一以貫之地提供言論自由平台,容許不同意見交鋒,沒有排除任何一方的意見。鍾亦指出,即使不同意作者或被訪者提出的觀點,作為總編亦有「感知萬事萬物嗰份同理心」,有能力理解他們提出的不同擔憂及質疑。

日本動漫「天竺鼠車車」被納入搜證文章 辯方問甚麼組織不犯法

就另一篇被指煽動的羅冠聰博客文章——〈在國安法下的新常態,我們應如何反抗和思考〉(刊登於2020年9月20日),余若薇指文章標題可告知讀者有關作者的意圖及文章內容,講述在《國安法》下新的現象、社會氣氛,應如何反抗和思考。鍾表示同意。

鍾於上周作供時曾指,警方搜查《立場》文章時「大包圍」截取文章,余今指出當中包括影評、科技題材等共587篇文章,甚至「日本動漫天竺鼠車車都有」,雖然最後無被用以檢控,但該些文章原來被視為敏感內容,余遂引羅的博客文章一句「各項『非政治』化的組織更應該在這種政治風暴中蔓延開去」,問鍾:「你理解咩組織先叫安全,唔犯法呢?」

鍾指「今時今日我講唔到」,他理解羅是旨在提出《國安法》下形成社會互不信任的氛圍,指儘管在《國安法》下政治組織不能再活躍,民間自我組織能力亦不可瓦解,以鼓勵感到頹廢的港人。鍾重申文章發布超過大半年,直至《立場》6.27聲明後被下架,都無收到執法部門投訴內容危害國家安全。

羅冠聰曾接受多間傳媒訪問 反駁控方質疑羅特別信任《立場》

另一篇被指涉煽動的羅冠聰專訪——〈【倫敦專訪】羅冠聰 一個流亡者,帶著愧疚展開新的戰鬥〉(刊登於2020年12月9日),控方在盤問時質疑《立場》將羅「捕得好實」,故得知羅赴英後首次出席的活動,而羅受訪亦反映他特別信任《立場》。

余若薇今呈上羅冠聰Facebook一則題為「聲援十二港人倫敦集會 - 首次於倫敦公開場合發言」的帖文(發布於2020年10月17日),並指羅早在Facebook向「全世界」宣布將會出席集會,並非只有《立場》得知此事。事實上,羅亦非只接受《立場》訪問,《明報》、《星島》及《有線》等亦有訪問羅,其中羅因應《有線》於2020年的人事變動,亦曾在Facebook公開發文指:「離開香港後,有線新聞是我第一個答允進行訪問的香港媒體。」

余另引述兩篇《明報》報道(分別刊於2020年8月及10月),並指根據控方的標準,「羅冠聰信任《明報》程度多過信任《立場》好多啦」。鍾稱不懂判斷,但羅流亡後相當謹慎,亦考慮一段時間才決定接受《立場》訪問。

就控方質疑專訪內容「冇新嘢」,認為毋須再訪問羅,鍾今在辯方覆問時坦言,現已難以憶起哪些內容屬新或舊,但羅赴英後的生活和感受等均屬新聞,而專訪有時會使用過往已刊出的資料作背景交代等,「舊嘅材料喺其他地方報道過,唔代表唔可以再報道」。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郭偉健
被告:BEST PENCIL(HONG KONG)LIMITED、鍾沛權、林紹桐
控罪:串謀發布及/或複製煽動刊物罪(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0)(1)(c)條)

法律團隊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大律師管致行
控方: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署理高級檢控官徐倩姿
案件編號:DCCC265/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