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49天審訊|辯方引《立場》以外10篇評論文章 作者涉梁振英吳秋北屈穎妍等 質疑違反控方「戒條」 鍾沛權重申言論自由下可發布

分享文章

已停運的《立場新聞》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的案件,今(30日)在區域法院續審。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庭上列舉《立場》以外、10篇批評法治及政府的評論文章,指全部均違反控方所指的「戒條」,包括《人民日報》評論的漫畫質疑法官為「亂港者的幫兇」但無交代原因、梁振英批評高院准黎智英聘英國御用大狀無陳述足夠事實基礎;另嚴厲批評政府的文章,包括屈穎妍指政府施政不堪等,均沒有提供解決方法,以控方的標準是宮易引起市民憎恨政府,並問鍾沛權是否仍認為上述屬評論文章且可以發布?鍾同意余所指,只要作者真誠擁有觀點,在本港的言論環境下理應可以發布,並指尤其民間無權者等,更應擁有更大評論空間。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今午覆問時提及,控方認為評論文章必須附有解決方法、羅列所有背景及事實基礎,另不能將事實及意見混為一談,將意見當成事實會構成煽動。

鍾指《人民日報》文章的批評言詞較《立場》更激烈

余之後稱,由於時間有限,未能列舉所有的評論文章,並笑言「十分忍痛割愛」下,挑選了10篇《立場》以外的評論文章,以探討「伍專員呢幾個『戒條』喺現實生活究竟係咪講得通、實行到、點樣體現出嚟」,及在其他評論文章上,是否存在雙重標準,能否體現鍾沛權所指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能設雙重標準」之說法。余另指,欲探討《立場》的評論文章在多元環境、各種意見交鋒下所佔的比重,「喺大海裏面嘅一滴,定少過一滴」。

余隨即先列舉其中5篇涉及評論本港法治及司法的文章,包括:

▋2020年9月28日《文匯報》轉載《人民日報》評論 〈人民銳評|香港司法豈能成為「獨立王國」!〉

余若薇指在內文漫畫中的法官有獠牙,並幫手將天秤拉向「攬炒」一方,意指「法官是亂港者的幫兇」,而瀆職包庇是很嚴重的指控,惟文章沒有講述法官在法院內如何成為亂港者的幫兇。余問鍾:「呢個違反咗好多(控方的)戒條,冇指明咩官司、咩法官、咩事件有咁嚴重嘅指控,又冇提供解決辦法……如果冇提呢啲資料,讀者睇咗係咪容易接受呢?」鍾回應稱:「相信一般正常讀者會接受嘅比例唔高。」

對於文章指「一些人打着『司法獨立』的旗號,以『三權分立』混淆視聽,妄圖擴大司法權」,余坦言:「三權分立喺我讀法律嘅年代,法律書都係咁寫嘅,我執業時法官判詞已有三權分立……近年就唔係咁講……所以我哋宜家唔可以講三權分立,要講三權合作喇。」余指出,該文章沒解釋為何有些法官曲解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問鍾會否視文章也是評論的一種?

鍾同意,認為官媒某程度是公權力延伸,公權力應謹慎做公開的論斷,因他們行使權力時具威嚇性。他續指,當官方或半官方可作這種程度、風格及形式的評論,民間的無權者、弱勢小眾及傳媒學者,都應擁有更大評論言論空間,「無理由條界線倒轉,公權力講乜都得⋯⋯獨立自主媒體反而要受到好多不切實際嘅紅線規限,社會唔應該係咁」。鍾另同意余若薇指,《人民日報》此文章的批評,言詞較《立場》評論文章更激烈。

辯方引吳秋北、梁振英評論文章指均沒陳述足夠事實基礎

至於另外4篇涉及評論本港法治及司法的文章,分別為:

▋2020年9月25日 吳秋北〈香港何堪司法獨裁!〉

▋2020年11月3日 吳秋北 〈「司法獨立」不可滋養法治之爛〉

▋2021年7月31日 沈運龍 〈黃法官不解決 後患無窮〉

▋2022年11月10日 梁振英 〈高院准黎智英聘英御狀 梁振英:荒誕決定荒誕理由〉

余若薇指,文章〈香港何堪司法獨裁!〉中,批評「法院唯我獨斷進行審判」、「無奈政治歸邊了的香港法官將個人立場凌駕法律之上」及「司法敗壞」等,但並無交代基於哪一宗案件的判決而令作者達致這些結論。此外,文章並無提及任何解決方法,甚至將意見及事實混為一談,文章下方亦有很多留言,根據控方所指的「戒條」,相信不少人會接受作者的觀點。

她又指,吳秋北在〈「司法獨立」不可滋養法治之爛〉中批評「法治之爛就爛於黃官+黃檢控+訟棍+黑暴+外部勢力形成的利益鍊!」,而「利益鍊」屬嚴重指控,文章卻無交代事實基礎細節,亦將評論當為事實基礎。而沈運龍一文,則顯然指特首沒善用《國安法》第44條權力指定法官,雖然作者列出案件指控某些「黃法官」,但批評「黃醫護」及「黃教師」卻沒有點名,沒足夠事實基礎。

而梁振英的文章,就沒講述一系列的事實基礎,包括本港有法例規管申請聘用外國御用大律師、法官在行使權力時有酌情權,及一旦行使酌情權,上訴庭覆核要遵守嚴謹的原則。此外,文章亦沒討論法官判詞解釋容許外國大律師來港辯護的原因、香港過往慣例等。

鍾指若不符控方所指規條即屬煽動 香港絕大部分評論文章都不能發表

余若薇之後再列舉5篇批評政府的評論文章,包括:

▋2020年2月7日 周永新 〈無能、無信、無德的林鄭政府〉

▋2020年12月10日 屈穎妍 〈我不是建制派!〉

▋2022年3月17日 張志剛 〈筆陣:慚愧得抬不起頭來〉

▋2020年3月16日 張寶華 〈死開當幫忙!〉

▋2021年5月7日 屈穎妍 〈官到無求膽自大,官若有求無膽了〉

她指出,周永新文章形容政府「廢柴」(無能),指官員不願意負責(孭鑊),令市民覺得特首和官員說話不老實。而屈穎妍〈我不是建制派!〉一文,有嘲諷政府的意味,指出林鄭有多離地、施政有多不堪,惟沒就問題提供解決方法;屈另一篇〈官到無求膽自大,官若有求無膽了〉文章的批評亦相當嚴厲,可能引起不同政見的人對政府的憎恨。至於〈死開當幫忙!〉一文,余指同樣沒提供解決方法,質疑該意見會引起憎恨、火上加油及煽動他人。

對於余問及上述10篇文章,是否均觸犯了控方所指的「戒條」,會否仍然認為上述屬評論文章?鍾沛權同意余所指,因作者真誠地擁有觀點,在本港言論自由環境下理應可以發布,亦反映香港一貫「百花齊放」及「百無禁忌」的言論自由特色。鍾重申評論文章風格多元,若不符控方所指的規條即屬煽動,相信香港絕大部分的評論文章都不能發表。

聆訊明(31日)早9時續審。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郭偉健
被告:BEST PENCIL(HONG KONG)LIMITED、鍾沛權、林紹桐
控罪:串謀發布及/或複製煽動刊物罪(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0)(1)(c)條)

法律團隊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大律師管致行
控方: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署理高級檢控官徐倩姿
案件編號:DCCC265/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