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46天審訊|控方以WhatsApp紀錄圖證鍾辭任後仍以總編身分指揮 林紹桐及另一同事沒着鍾「保重」推論知悉鍾繼續監察公司

分享文章

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鍾沛權 郭偉健 伍淑娟

已停運的《立場新聞》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的案件,今(23日)在區域法院踏入第46天審訊,控方根據鍾沛權手機WhatsApp紀錄,圖證明鍾辭任後,仍向林紹桐給予編採指示,包括提醒某篇文章需要製圖、要約訪問,其後更開設WhatsApp群組,向林紹桐及另一同事梁俊勤給予指示,可見鍾仍以總編輯身分帶領同事。鍾否認,解釋皆因自己十分重視《立場》,加上有職業病,見到錯漏或能改善之處,就忍不住提出建議,而開設群組是讓兩位同事知悉其意見,但不代表他在做總編輯工作。控方又指出,鍾正式辭任後,僅得林、梁沒有着鍾「保重」,可推論二人知悉鍾會繼續「mon(監察)住公司」,鍾苦笑稱不接受推論,又言:「我知我唔應該再補充。」

主控伍淑娟今天亦就鍾沛權與林紹桐之間的交接工作繼續提問。伍在庭上問道,鍾有否將原有負責的工作交接予林。鍾表示沒有,但曾清楚向林表明,他辭職後不會再登入管理《立場》文章的系統,並會刪除帳戶密碼,因非編採人員不應獲授權進入系統,以查看《立場》尚未發布的文章。

法官指控方只是盡其責任角色 着鍾毋須爭論

伍就質疑道:「點解要特登講呢樣嘢畀D3(林紹桐)聽?你唔入咪唔入囉。」鍾強調此為「交帶」,伍續質疑為何鍾不就編採方針、審批博客文章時注意事項等方面進行交接,例如告知林審批某些博客文章時需特別小心。

鍾回應指,林一直了解《立場》的工作方針,亦明白審批博客文章要注意的風險,毋須特別就此再交接;伍再向鍾指出,兩人毋須交接的原因,就是鍾會繼續監察《立場》。

伍淑娟()鍾沛權(

伍:

點解唔使交收(交接),因為大家都明白,(2021年)10月11之後你會繼續mon(監察)住佢哋、睇住《立場》。

鍾:

唔同意呀,可唔可以再講幾句?可能有啲長。

伍:

我知道你想講咩。

鍾:

你知道?你唔可以假設知我想講咩。

(旁聽人士忍俊不禁)

伍:

你假設假設我知道。

鍾:

你話畀我聽你知道⋯⋯令我匪夷所思,你點可以用我哋冇做某啲嘢推斷我哋嘅動機、原因。

伍:

我講咗法庭唔係一個辯論嚟。

鍾:

⋯⋯(你)唔係搵事實,用緊啲冇發生嘅嘢猜測、推斷。

此時法官郭偉健打斷,指控方只是盡其責任、角色,基於證據作出推論,亦是給予鍾機會回應,以對辯方公道,至於控方說法對錯與否已屬另一議題,着鍾毋須爭論。

控方庭上向辯方稱「想留番多啲時間畀你re-exam(覆問)」

伍之後表示,控方是基於鍾的手機WhatsApp紀錄作出推論,指從2021年10月的紀錄可見,鍾及林曾就稿件溝通,包括向林稱「假新聞專題可以再推」,林亦有向鍾申請放假,問及鍾當時將總編一職「交咗畀佢(林)未?」鍾直言無法憶起具體日子,但他於10月底向公司內部發消息,相信在10月底前確實接任安排。

伍又指,林於同月又向鍾匯報招聘員工進度,林的口吻猶如請示鍾能否請人,可見鍾仍然坐陣於《立場》。鍾指,當時他尚未離任,林是出於尊重而知會他。但伍反指,直至10月19日鍾仍向林發訊息要求美術部同事要準時上班,反映當時鍾「以總編輯身分睇住《立場》,同埋之後會繼續」;鍾否認,並問可否作進一步回應,但伍就着鍾留待辯方覆問時再回應,並稱:「都想留番多啲時間畀你re-exam(覆問)」。此時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就輕聲回應道:「係咩?」

控方質疑林身為編輯為何要「執稿」

伍接着讀出2021年12月由鍾沛權向林紹桐發出的訊息,同樣以證明鍾辭任後繼續向林作出編採指示,鍾仍然擔任《立場》總編,相關訊息包括:

▋12月8日:脫罪嗰個做番圖
▋12月10日:免費搭車要整圖
▋12月13日:有冇約石禮廉(獲辯方提醒應為石禮謙)

鍾表示不同意,並指自己辭任後「由朝到晚」不斷看《立場》的文章,但整個11月沒有與林溝通。及至12月,他的生活稍為平靜,笑言有「職業病」,加上太着緊《立場》,因此見到錯漏、配圖不夠美觀、對比其他媒體後,認為《立埸》的新聞無理由「輸畀人」等,就忍不住提建議,由於林已上任,他不能直接向撰稿同事反映錯處,否則會褫奪了林的總編角色,所以無可奈何之下,只能告知林,但重申不代表他在做總編工作。

伍指,鍾後來亦有向梁俊勤給予指示。鍾解釋,因不想只麻煩林,而梁亦是他信任的同事,故見到錯漏時會直接提醒對方。

伍淑娟之後提及,鍾於12月15日又創建兩個WhatsApp群組,其中一個名為「Stand A」的群組,成員包括鍾、林、梁,伍質疑鍾開設該群組是否為方便3人一同討論《立場》文章;鍾解釋,只希望林及梁都能看到他的建議。伍又指,鍾提出建議後,林曾回應「執執」,質疑身為編輯的林為何需要「執稿」。鍾指,若發現文章有錯漏,總編輯需要親自審視,有機會由林修改。伍就再指,事實上鍾是以總編身分帶領同事做新聞,似是「主管帶住細」,惟鍾否認。

曾提醒《立場》文章需加引號今變罪證

伍再指出,鍾曾在群組提醒《立場》文章需要加引號,質疑「標題都提埋,你講到咁細緻,係編輯囉」。鍾再否認,指當時發現若某些位置不加上引號,閱讀上會有歧義或引人誤會。

伍又指出,於2021年10月30日後,《立場》同事會理解到鍾不會再回去擔任總編輯,包括林紹桐及梁俊勤,鍾同意。伍續指,鍾正式離職後,有人留言(庭上沒表明來源)「叫你保重,敏姐平安」,但林和梁沒有「叫你保重」,遂推論因二人知道鍾之後會繼續「mon(監察)住公司」。鍾苦笑稱不接受推論,但同時稱:「我知我唔應該再補充」。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郭偉健
被告:BEST PENCIL(HONG KONG)LIMITED、鍾沛權、林紹桐
控罪:串謀發布及/或複製煽動刊物罪(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0)(1)(c)條)

法律團隊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大律師管致行
控方: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署理高級檢控官徐倩姿
案件編號:DCCC265/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