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45天審訊|林紹桐署任《立場》總編前與鍾沛權沒傾談交接工作 遭控方質疑因鍾仍監察公司運作 並指二人年齡相距廿年 鍾強調林在同齡新聞工作者中「特別優秀出色」

分享文章

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45天審訊 鍾沛權 林紹桐

已停運的《立場新聞》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的案件,今(22日)在區域法院續審,控方今午就鍾沛權物色接任總編輯人選盤問。鍾指,若要在公司內部選擇由誰接任總編,林紹桐是唯一適合的人選,當時亦考慮到香港情況日後或會明朗化,屆時或有人願意接任總編,故決定由林署任總編以作過渡。控方一度質疑林的資歷與鍾相距廿年,惟鍾強調,林在同齡香港新聞工作者當中屬「特別優秀、出色」,相信其能力、熱誠、在《立場》累積的經驗等能補足資歷差距。

就交接工作,鍾稱《立場》團隊在逾一年間一直衡量風險、互相交流提醒,相信林充分了解媒體面對的風險,毋須額外傾談,遭控方質疑沒交接是「因為你繼續mon(監察)住」,鍾否認。

主控伍淑娟今午問鍾沛權何時決定離任《立場》總緝一職。鍾指,太太陳沛敏於2021年7月22日被拒保釋,他每天要到大欖懲教所探望太太,無法長期留在公司,其後陸續有公民組織解散,當時有人向他轉達消息指「《立場》最好就係結束咗佢」,他曾考慮結束《立場》,惟不斷尋求消息作為參考,欲知是否不得不結束《立場》。

鍾沛權仍抱一絲希望不結束《立場》 為10%機會搏一搏

及至約於9月底到10月初,鍾獲告知「《立場》唔需要走到去呢個地步」,加上政府或官方公開點名批評《立場》的情況不多,故覺得「可以睇定啲」。鍾稱:「嗰時抱住一絲希望,如果仲有10%機會生存到,我都想搏一搏呢10%。」
至於是否辭職,鍾坦言不會天真地相信辭職就沒有風險,但要減低家人的擔憂,同時讓《立場》繼續生存,必須找人接手擔任總編。此時伍打斷謂:「你話10月頭有消息話唔使走佬?」鍾明言:「我從來冇諗過走佬呢樣嘢。」伍再問鍾的字眼以便記錄,鍾稱其字眼為「唔使結束」。

伍續問及鍾何時開始尋求街外人接手,鍾指大概在9月底至10月初開始尋覓,但當時其情緒不穩,擔心記憶有錯,他記得在一周內聯絡心目中可接任人選,而他思前想後,深知部分人選不可能答應,故只聯絡了少量人選,而該些人都拒絕了他。

伍遂問鍾是否由街外人拒絕接手後開始考慮找《立場》同事接班?鍾解釋,他同步思考不同方案,找街外人是其一,另一為由身在海外的新聞工作者接手,惟對於一個香港新聞機構而言不可行,因此未有推進。

鍾指,餘下方案就是從《立場》揀選人手,而林紹桐是最合適的人選。鍾指,林為人成熟、能獨立作決定,所以尋覓人選過程中有向林交代進度,鍾認為若然林不答應接任沒有問題,但他深知林不願《立場》結束、亦不甘心,直言:「當然我係有啲唔公平,《立場》可唔可以生存,(決定權)有機會去咗佢到⋯⋯」

林紹桐署任總編屬過渡性質 鍾曾望物色有能力者減輕林壓力及風險

鍾續指,當時認為香港情況或於數個月後明朗化,屆時或有人願意擔任《立場》總編,遂與林商討後,決定微調方案,由林署任總編,希望讓人知悉林僅屬過渡性質,同時他會盡力替《立場》物色有能力的總編,以減輕林面對的壓力及風險。

伍質疑,鍾早前供稱當他放假時,由林代為處理「燈油火蠟」、跟進維修冷氣等,今天卻指林能獨立審批文章。鍾稱感覺控方刻意錯誤演繹他對林的工作描述,重申不曾指林沒有獨立審批文章的能力,而林的工作範疇相當多,包括負責調查報道、法庭新聞等,亦會幫忙招聘人手、跟進網站更新。

伍一度質疑,林與鍾相差廿年資歷,林本身毋須負責審批港聞、博客等文章,如今則需背負該些職責。鍾指,他與林早已在《主場新聞》及《明報》共事,而自《立場》成立首天起,林已是員工之一,並指:「佢好了解《立場》風格、特色、堅持、原則⋯⋯簡單嚟講佢非常非常熟悉《立場》,雖然我同佢年齡、實際傳媒工作經驗相差十幾二十年左右,但我會形容D3(林紹桐)係同齡嘅香港新聞工作者中特別優秀、出色嘅一個。佢嘅能力、熱誠、投入,加上喺《立場新聞》咁多年累積經驗、參與、觀察,可以大大補足到佢同我嘅經驗差距⋯⋯公司內部搵人選項,唯一適合人選就係D3。」

伍質疑因林的立場與鍾相若,故審批文章的準則亦相若。鍾同意與林對普世價值有較一致看法,但不認為就具體政治事件的立場看法一致,亦指不可能要求接任人跟自己政治觀點一致,最重要是對新聞工作者抱持的信念原則,符合《立場》對新聞言論自由的堅持。至於審批文章,鍾認為總編輯的風格、路線可以不同,沒優劣好壞之分,最基本是推動製作的初心、使命和理想,即做關乎公眾利益、有公共性的報道、紀錄和分析。

一年四個月觀察衡量風險 林充分了解政治情況故無需特別傾談交接

伍詢問,決定由林接任後,鍾有否交接工作,如探討持平性、專業性、編輯審批方針及「你心目中嘅風險」。鍾表示,10月下旬開始交接時,他因探監及個人狀態差甚少回公司,該段期間只繼續審批關鍵文章、港聞、專題專訪等,直到卸任一刻,而林當時已在公司擔任領導角色,對博客、專訪文章以外審批工作熟悉,故毋須為他提供建議或準則。

伍續問,既然鍾持續對《立場》發布的文章會否被針對、被《國安法》釘上或干犯煽動罪存在擔憂,會否跟林紹桐「摸吓底」討論文章就持平、公共性的標準。鍾反問:「咩叫摸一摸底?」接着才回答面對風險、打壓下如何避險。他指,有長達一年四個月的時間《立場》整個團體都有觀察及衡量風險,互相交流提醒,林充分了解及明白政治情況,媒體面對的風險,《立場》應對的考慮,故沒特別需要決定交接時有額外傾談。伍質疑「係咪因為你繼續mon(監察)住,唔使交收(交接)林都明白?」,鍾否認。

員工應否在專訪發表意見 鍾指不能一概而論

鍾於早前接受主問時提及,參考BBC(英國廣播公司)編輯指引,就「持平」的原則審批報道,控方今就此盤問,提到該指引內容有提及,若議題牽涉倡議,媒體不可令人覺得附和倡議,或令倡議改變公共政策,伍問鍾此原則是否適用網媒。鍾答指,BBC在英國靠龐大公帑運作,在媒體市場有巨大主導性及影響,定位有別其他傳媒,香港亦有新興的倡議型媒體「香港01」,表明會透過報道和評論倡議政策。伍問:「你覺得ok?」鍾則謂:「Ok,嗰個媒體都得到政府嘅認同支持。」

被問《立場》是否屬倡議型媒體,可以附和一方從而改變公共政策,鍾僅重申《立場》會就大是大非、普世價值及新聞言論自由議題表達看法,新聞報道側重公民社會及無權勢者,但不會完全抹殺官方反駁、批評異見的聲音。

伍引述指引,質疑若《立場》為確保媒體公平,何桂藍、林彥邦代表《立場》在節目內便不應表達自己意見。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提出,檢控文章中沒有林的博客文章,何亦非以《立場》員工身分受訪,質疑控方問題基礎。法官郭偉健裁定問題合適,指控方問鍾能否同意大原則,再問原則是否適用於審批文章。鍾指《立場》員工在專訪上應否發表個人意見不能一概而論,因有些記者會主動交代個人看法,尋求與受訪者可互動交流,令訪問內容更有意思、獲取更有用資訊,而受訪者亦會更深入、真誠地回應。

審訊明續。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郭偉健
被告:BEST PENCIL(HONG KONG)LIMITED、鍾沛權、林紹桐
控罪:串謀發布及/或複製煽動刊物罪(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0)(1)(c)條)

法律團隊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大律師管致行
控方: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署理高級檢控官徐倩姿
案件編號:DCCC265/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