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45天審訊|控方質疑專訪專題較高風險文章沒先下架 主控:「點解對《國安法》有憂慮呢?」 鍾:「我太太都畀人拉埋,點會冇憂慮?」

分享文章

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45天審訊 鍾沛權 蘋果案

已停運的《立場新聞》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的案件,今(22日)在區域法院踏入第45天審訊,控方聚焦鍾沛權決定把文章下架一事盤問,就下架文章的考慮,鍾提及基於《蘋果》國安案,被指證的資料涉及一般新聞報道,因此除發表意見的評論文章外,亦曾考慮將新聞報道下架。控方質疑,專訪專題由《立場》同事撰寫,相比由「街外人」寫的博害文章有較高風險,鍾卻先將博客文章下架,事後再檢視專訪專題應否下架。鍾解釋,考慮是否下架的原則在於文章性質內容而非作者背景。

此外,控方質疑自《蘋果》高層被捕後,鍾沒有就《立場》應否下架文章索取正式法律意見,僅向律師朋友諮詢,而該人亦未必熟悉《立場》運作。鍾表示,當時《蘋果》案的檢控材料涉及新聞報道等令人感到擔憂,被控方追問為何擔憂,鍾反問:「我太太都畀人拉埋,點會冇憂慮?」鍾重申,無法把握的紅線才令人感憂。當控方續問及鍾沒有索取正式法律意見的原因,遭法官郭偉健打斷,指鍾已經回答控方問題,控方遂表示不再追問。

主控伍淑娟今在庭上指,鍾沛權遣散員工再重新聘用,是關注員工的福祉,擔心一旦公司出事,員工會受牽連,故會思考哪類文章會「出事」。鍾回應指,將文章下架時,思考《立場》文章涉及兩大類內容,即報道及發表意見的評論文章,當時因《蘋果日報》國安案,被指為罪證的資料,涉及一般新聞報道,故曾考慮是否需為避險,而將某日子前的報道全部下架。

控方對「新聞」理解有別於鍾沛權 只按事實報道才屬「新聞」

伍然後指,「新聞」有別於鍾理解包含專訪專題的「新聞報道」,稱「新聞」是指按事實報道法庭、社會、時事及國際新聞,「只講事件經過,我哋叫新聞,控方話呢啲唔會出事」。鍾表示,遣散員工時,認為《立場》所有內容,不論是新聞報道、評論文章,都不應該「出事」,但會否「出事」則是政治判斷。伍聞言即謂:「我淨係抆新聞出嚟啫,你淨係答新聞咪得。」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就重申,鍾已按他當時的思考方法回答主控問題,「你唔可以話佢冇答你,或者唔能夠答你問題。」

伍續指,因專訪專題是高風險文章,而訪問是由《立場》同事做,故鍾應更關注會否「出事」,而博客除林彥邦外均是「街外人」,質疑鍾為何在2021年6月27日發布文章下架及董事辭職的聲明前,反而先將博客文章下架,反而最有機會「中招」的專訪,則於事後才逐篇檢視需否下架?

鍾同意專訪文章較伍所指的「一般新聞」有較高風險,但強調當時思考下架的原則非作者的背景,而是文章的性質、類型和內容,並指優先下架是因為評論文章內容特別容易受針對,性質上有別於其他報道,亦絕大部分非《立場》獨家,也在其他平台發布,即使《立場》將下架亦「唔會消失晒,反之好多訪問只係我哋有,冇咗呢,外面就冇咗㗎喇。」

鍾透露思考把文章下架時曾聯絡律師朋友諮詢意見

盤間期間,鍾曾一度疑問指「唔係好知你(主控)問題嘅作用」;伍即謂:「我每隔幾日講想問咩範圍,想narrow down(收窄)、focus(集中)啲⋯⋯係咪我問你A就答B,我問B你就答C?你成日估我問題問乜,想用唔同答案嚟應付我問題?如果你答案一樣,點解要問我問問題嘅目的呢?」

對於鍾在《國安法》實施前有否索取法律意見,鍾在昨日供稱,曾約見一位律師到《立場》辦公室,讓坐堂同事提問;另一次則為《蘋果》高層、包括其太太被捕當天(2021年6月17日),他在警署通宵等候時聯絡了另一位律師。

伍今再問鍾,是否經過諮詢律師後,才決定將文章下架?鍾指當時開始思考要否要將文章下架,故聯絡一位律師朋友。伍追問該名律師「提供咩類型意見」,以及是以朋友身分,抑或律師身分提供意見等問題。鍾聞言稱:「原來你定義法律意見好嚴格。」指當時《蘋果》高層被捕,亦見執法機構似乎針對《蘋果》的文章內容,故致電該名有資深法律背景、相當了解傳媒運作的律師朋友,商討《立場》是否有必要將文章下架。

鍾指《蘋果》案後認為兩元素令人感意外擔憂

惟伍就質疑:「佢要好了解《立場》運作背景先講到畀你聽喎」;鍾回應,當時「《蘋果》案」有兩個元素令人意外及擔憂,其一是檢控材料中不少屬「好平淡、尋常嘅新聞報道」,另一則為追溯期,皆因部分檢控材料早於《國安法》生效前發布。伍指出:「啫係嗰時係驚《國安法》⋯⋯點解對《國安法》有憂慮呢?」鍾反問:「點解當時會冇憂慮呀?發生《蘋果》案件,我太太都畀人拉埋,點會冇憂慮?」引來旁聽人士竊笑。

伍淑娟()鍾沛權(

伍:

《國安法》憂慮在哪裏?

鍾:

就係唔知具體我要憂慮邊條罪行、咩紅線、有冇追溯期、有冇材料會成為罪證,《蘋果》案引證咗、加深咗我哋對《國安法》執法嘅憂慮⋯⋯儘管一路有擔憂,某程度上形容係心存僥倖,正正發生咗《蘋果》案,令到我更加擔憂《立場新聞》都會被針對,擔憂《國安法》啲乜呢?就係唔知擔憂啲乜,嗰疑慮至大,因為太含糊,條紅線已經無法掌握。

伍:

問完律師之後,唔知擔心啲乜嘢,所以下架?

鍾:

其實我答咗你,具體要憂慮、把握嘅紅線喺邊,無法把握至令人擔憂。

伍:

不如攞真正嘅法律意見,問清楚律師,《立場》過去咁運作,有咁嘅文章,咁又得唔得呢,嗰時《立場》財政儲備好犀利,8、9000萬。

鍾:

一來冇先例。

伍:

咪《蘋果》囉。

鍾:

最初期得執法機構提供嘅材料,你見到好廣泛、令人摸不著頭腦。

鍾補充指,《立場》每年發布逾兩萬篇文章,不可能逐篇詢問律師意見,屬不切實際,加上「去到嗰個處境已經唔係律師可以畀到確切答案我哋」,要盡快運用其編輯判斷、政治判斷作決定。

伍遂指,《立場》同事可以就此商討,「搵高風險出嚟問咪得囉」,又言:「人心惶惶,如果嗰個情況下問咗律師,攞左定心丸畀同事⋯⋯」法官郭偉健聞言稱:「Ms Ng,佢證供話覺得問咗律師都幫唔到佢,我諗佢講得好清楚喇。」伍回應謂:「咁我唔再追問啦。」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郭偉健
被告:BEST PENCIL(HONG KONG)LIMITED、鍾沛權、林紹桐
控罪:串謀發布及/或複製煽動刊物罪(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0)(1)(c)條)

法律團隊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大律師管致行
控方: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署理高級檢控官徐倩姿
案件編號:DCCC265/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