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45天審訊|控方以「黃營」等標籤問鍾沛權政治立場 鍾稱在控方思想審查下願意全面交代思想 惟不應「簡單叫人自我標籤」

分享文章

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 第45天審訊 黃營 和理非

已停運的《立場新聞》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的案件,今(22日)在區域法院續審。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就鍾沛權的政治立場盤問,包括問鍾是否「黃營」及與《立場》另一董事蔡東豪有否相同理念。鍾自言沒對所有事情持既定觀點,謂:「可能我水平低、冇膽、學養唔夠,對事情冇固有既定立場,講得難聽啲係冇立場、冇判斷、唔識分析,好聽啲係包容、開放嘅。」形容自己是追求自由主義公民。鍾稱不介意控方作思想審查,他會全面交代其思想,但質疑伍不應用「黃營」、「和理非」、「反建制」等字眼叫人簡單自我標籤,因要視乎脈絡、議題及處境。

伍指出,《立場》曾發布由員工集體創作的社論,是代表《立場》的立場,續問:「你自己嘅立場,就係《立場》嘅立場,同意?」鍾指視乎體現在甚麼地方,盡量避個人觀點對問題分析看法影響編採內容,如新聞報道只要有事實根據、反映議題重要性,無論他個人是否贊同都要發布,「博客一樣,各樣意見更要包容」。鍾補充,但在大是大非、涉及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議題上,作為傳媒機構要發聲表達他們最重視的價值和原則,這方面可稱他的立場是《立場》的立場。

鍾稱自己無固定立場 是追求自由主義公民

伍續問:「你介唔介意講講你真正嘅立場畀我哋聽?」鍾認為毋需回應,欲解釋時遭伍打斷,鍾語氣稍重道:「你畀我答埋先啦,你唔好令到我嘅思路打斷好唔好?」續謂:「唔一定所有事情都有一定觀點,可能我水平低、冇膽、學養唔夠,對事情冇固有既定立場,講得難聽啲係冇立場、冇判斷、唔識分析,好聽啲係包容、開放嘅。」

就鍾早前形容有人同情、支持示威者,伍認為說法「太曖昧」,問若形容他們為「黃營」,鍾會否接受。鍾形容「黃營」說法鬆散,因沒領導人物或政綱涵蓋整個陣營,當中的政治意識形態亦難以截然易分,除在2019年區議會投票看到較明顯建制及非建制派的分野外,放諸其他處境時,陣營內都存有一個光譜。

伍淑娟()鍾沛權(

伍:

你話區(涉案文章的作者區家麟)係和理非,係黃營裏面一分子。

鍾:

你不斷要我做呢啲定義我唔做啦⋯⋯當時審批區嘅文章係咪判斷佢係黃?冇。

伍:

你係唔係「和理非」?

鍾:

可以話係。

伍:

你不是黃營?

鍾:

點解一定要用你某個字眼?

伍:

用呢啲字眼市民大眾明白吖嘛。你會唔會話你自己係反建制派?

鍾:

我會話追求自由主義嘅公民。

伍:

唔好糾纏喇,你答咗啦。

鍾:

你做思想審查冇所謂,我會全面交代思想係咩一回事。你可以諗十個標籤問我係咪,咩一回事呀呢個係?

伍:

你答到咪答到,答唔到咪冇判斷。

鍾:

冇判斷⋯⋯係咪反建制視乎咩脈絡、咩議題、咩處境,簡單叫人自我標籤,我唔覺得係咁。

被問曾否聽過「五大訴求」不同說法 過去十年任總編「點會冇聽過」任何說法

伍續提到,對於五大訴求民間有一種說法:「某光譜裏面基本上知道,五大訴求冇可能部分或全部得到政府回應。」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打斷謂:「可唔可以重複?一陣間又部分,又全部。」伍再指,民間說法為有追求五大訴求的政治光譜中,有人明知五大訴求不可能「全部得以回應」。鍾表示聽過。

伍續指,根本有人不想訴求獲回應,因為一旦獲回應,就會失去抗爭原因。鍾聞言稱:「可以答你有聽過,關於香港政治問題嘅討論,我作為一個都叫做過去十年做緊總編輯,機構每日處理咁多新聞、留意香港政情發展,任何關於政治形勢、問題既判斷、假設、陰謀論,互相指責嘅說法,我點會冇聽過?」

控方指鍾沛權與蔡東豪立場相近 通過社運追求普世價值如「佔中」

伍提出質疑,指鍾沒建議蔡東豪辭任董事。鍾坦言,他決定繼續經營立場做董事後,蔡作為《立場》創辦人之一決定留任,可能是想支持鍾或覺得自己有責任留下,「我其實無乜詳細問過佢點解唔辭職」,鍾亦相信蔡會為自己作最適合決定,不需要他的建議。

伍指出,蔡東豪認為《立場》秉承《主場》做政治新聞,堅持自由界線,故亦會找跟他立場相近的人「睇住個網媒,推自己嘅理念」。鍾表示,《立場》創立時跟《主場》一樣,資金均來自蔡,但不同的是他和蔡、余家輝三人是《立場》的共同創辦人。伍續指,大家立場相近才可以一同創辦,三位有相同理念是「通過對社會民主運動追求(普世價值),例如佔中」。鍾不同意,指沒跟二人具體溝通或深入交心討論,但同意經過多年共事,了解大家在普世價值、獨立自主傳媒在港的重要性上,有較一致看法。

伍淑娟()鍾沛權(

伍:

例如佔中話有一致睇法啦?

鍾:

唔可以咁籠統咁講,蔡對佔中有佢嘅介入同決定。

伍:

支持佔中咁簡單一樣嘢都唔可以同意?

鍾:

編採團隊對佔中會有理解同側重點,蔡唔介入編採內容,(編採)一啲處理亦不代表蔡嘅看法、觀點。

伍:

結束《主場》時講到好慘⋯⋯開《立場》時話覺得唔甘心、想站起來,《主場》做唔到希望《立場》做到⋯⋯

鍾:

唔係好明你問題問咩。

伍:

《立場》創刊時話《主場》死咗唔甘心,要秉承繼續做⋯⋯

鍾:

係想做自主獨立的媒體。

伍:

唔單止咁,而係相同立場上追趕你哋嘅理念。

鍾:

我覺得我答咗你,你put(提出)嘅句子好古怪,好難答你,答唔到。基本價值觀一致,特別重視自由獨立媒體。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郭偉健
被告:BEST PENCIL(HONG KONG)LIMITED、鍾沛權、林紹桐
控罪:串謀發布及/或複製煽動刊物罪(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0)(1)(c)條)

法律團隊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大律師管致行
控方: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署理高級檢控官徐倩姿
案件編號:DCCC265/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