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第34天審訊|控方推論抗爭派支持者跟相信「831有人死」民眾屬同一光譜 易受不正確資訊誤導 鍾沛權稱控方論證「有啲風馬牛不相及」

分享文章

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第34天審訊|控方推論抗爭派支持者跟相信「831有人死」民眾屬同一光譜 易受不正確資訊誤導 鍾沛權稱控方論證「有啲風馬牛不相及」

已停運的《立場新聞》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的案件,今(21日)在區域法院續審,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就《立場》訪問初選參選人何桂藍、鄒家成及梁晃維的文章,盤問鍾沛權對文章發布時的社會背景認知。伍淑娟以非建制派在初選及2019年區議會所得票數推算,稱46萬多人投票予曾簽署《墨落無悔》聲明的參選人,故此至少有46萬人支持本土抗爭派,鍾沛權認為推論不無道理但有盲點。伍進一步假設抗爭派支持者與相信「831有人死」、「新屋嶺有性侵」等人士屬同一政治光譜,故推論支持者容易受不正確資訊誤導,鍾則不同意,直指伍的論證「有啲風馬牛不相及,說明唔到你想確立嘅論點」。【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報道結集】

控方推算至少46萬人支持本土抗爭派 鍾沛權指推論有盲點

主控伍淑娟重提2019年區議會選舉有約170萬人投票予同情及諒解反修例運動的參選人,指出部分人或因未滿投票年齡、沒有登記成為選民、人不在港、不信任選舉制度等因素而沒有投票,因此實際上同情及諒解示威者的人比170萬多,而參與35+初選投票有60萬人,「加加減減,大部分都喺170萬人走出嚟」。鍾認為推斷合理。

伍稱,當時《HK01》報道了各初選參選人的得票情況,控方整合數據後,發現曾出席記者會的參選人共獲30萬票,佔總數60萬投票人數的一半,伍將比例應用在區選的投票情況,以170萬人作為基數,推算約有80萬人支持抗爭派路線。鍾稱推論或有不準確之處。

伍續指,曾簽署《墨落無悔》聲明的參選人在初選中合共獲46萬多票,鍾稱「唔係話想拗數字」,但數字與其印象脗合。伍續指,得票佔總票數四分之三(即約75%),「將比率放喺香港整體民情上,呢個數喺大好多」。鍾認為,本土派、抗爭派在初選的成績十分好,甚至比傳統民主派參選人好,可以推斷支持此路線的人比初選投票的人數更多,故控方推論不無道理,但可能會有盲點,無法判斷是否可靠。

伍續指,曾簽署《墨落無悔》聲明、涉案3篇文章受訪者何桂藍、鄒家成、梁晃維在初選共獲5萬多票,佔總票數10%,選民如認為「我覺得最正係何桂藍,但我個區無佢喎」,便會投票予相若政治路線的參選人,鍾同意推斷。

伍遂指,至少投票予簽署《墨落無悔》聲明的46萬人持類似價值觀,即支持本土抗爭及35+初選手段。鍾表示,理解他們是支持抗爭,且接受以較激烈手段在議會爭取訴求,但希望控方提問「再具體少少」。

伍淑娟() 鍾沛權(

:例如話佢哋都係反對政府架喇。

:或者不滿政府。

:不滿到要解散立法會嘅地步囉。

:我答咗你喇,因為你不斷加演繹,我已經同意個部分,(你)越加得多呢啲,我可以同意嘅程度更細⋯⋯(選民)一定係希望非建制派可以協調到,攞到最多議席,最首要、佢哋希望達到嘅目的。

:一,反對政府啦,二,企喺中國嘅對立面,可唔可以推算呢樣嘢?

:同意佢哋反對中央政府、反對香港政府,咁樣已經好準確形容呢啲路線政治人物嘅政治態度。

:但群體會比較容易接受A1 A2 A3(何桂藍、鄒家成、梁晃維專訪)嘅反共立場。

:好難一概而論。

:更加容易接受激烈手段?

:支持主張手段都會理解接受。

伍追問,是否意指上述提及的46萬人「人心不穩」,鍾認為,在初選前後,港人基於五大訴求得不到滿足的不滿情緒持續高企、對政府信任程度低,但不會以「人心不穩」四字形容,又言民情不單是不滿,同時夾雜恐懼、失望的情緒。伍反問「一路累積嘅不滿⋯⋯加上恐懼失望,你覺得都唔喺人心不穩呀?」。鍾表示,他只是如實回答當時對民情的理解。

控方:「啲資料不正確,咁仲唔係誤導?」

伍淑娟繼而指出,這46萬或更多的人容易受不正確的資料誤導?鍾表示不同意。伍再問:「啲資料不正確,咁仲唔係誤導?」鍾重申,不同意控方概括指一些投票給本土派或抗爭派的人,容易受不正確資料誤導。

伍又問:「佢哋唔容易受渲染性言論影響?」鍾回答謂:「唔覺得佢哋比其他投票畀建制嘅人會特別容易點點點⋯⋯」他續指,人們支持某政治主張的原因複雜,可以是政治人物的個人魅力、其演說或誠信等,若政治人物提出的主張有經濟及社會基礎,且能呼應某社群的政治訴求,就會獲該社群的支持。

鍾舉例,指特朗普最初競選美國總統時亦不被看好,只是恰好「天時地利人和」有民情及社會問題的配合,最終使他勝出。正如鄒家成的支持者之所以容易受其主張影響,可能是過去長時間累積的社會及政治問題得不到正視,最後人們尋求能為他們發表政治訴求的人,亦即是本土路線的政治人物。

:投比鄒家成有16000人,自然係支持佢嘅主張,30萬人投抗爭派嘅選民⋯⋯

:我冇咩回答,你一路想舉證佢哋影響幾十萬人⋯⋯民情係有一個咩轉變,潛在有幾十萬會被誤導?唔會有咁易被誤導的群體喺度⋯⋯

:啲人更易接受抗共、反一國兩制的主張?

:民情有反共,97前後持續都有。會唔會受初選參選人影響?

:⋯⋯係有特定時代背景,到初選時同以往唔同,經歷咗咁多嘢⋯⋯

:我唔認為你提出幾十萬人被不正確信息誤導。

伍淑娟舉例反駁,指「話831死咗人,拜太子站都拜咗成年啦」。鍾解釋,獻花是市民其中一種抗議示威姿態,表示毋忘一件真相未明、未有獨立調查、發生警暴但無追究查清的事,顯示港人未有放棄。鍾直言:「你(伍)以831作為例子,講某啲政治路線支持者容易被誤導,係有啲風馬牛不相及,說明唔到你想確立嘅論點,我覺得唔喺一個好嘅例子」。

伍淑娟再舉陳彥霖失蹤事件,「(陳)被失蹤又炒作咗好多個月」,另有人堅持新屋嶺有強姦,顯示人們易受渲染。鍾則認為,伍假設有群人容易受誤導,例如信831有死人,再假設他們是某路線支持者,然後論證某路線的人易受誤導,質疑「你點知佢誤信唔正確消息?好難討論落去」。

伍續指,相信太子站有人死、陳同學失蹤、新屋嶺曾發生性侵的人「其實喺同一個光譜嘅人囉」。鍾表示「唔敢講」,指觀察到人們對某些事件,有時會超越政治路線、意識形態,例如牽涉巨大公義問題,甚至可以跨越政治光譜,721元朗襲擊事件是例子之一。

:831、陳同學、新屋嶺事件曾經作為示威主題之一?

:佢哋出現過喺示威場合。

:自然係呢個抗爭光譜嘅一部分?

:有出現過喺示威場面。

:至少呢部分人容易受影響?

:唔同意,都係個因果關係⋯⋯

:831去到2020年8月31號仲有紀念⋯⋯即係仲有受影響?光譜中有人至少有呢啲人受影響

:持續紀念係咪特別容易受影響?你假設咗佢哋容易受不正確信息誤導,我唔同意。

:即係你話831有死人?

:唔係,我答咗你。答咗你831點解持續有紀念⋯⋯

控方多番問鍾沛權是否同意初選引國際社會「高度關注」

伍又引述黃之鋒在初選出線參選人聯合記者會上的發言,指中美角力白熱化之下,如果政府大規模取消民主派參選資格,會引起國際高度關注。鍾沛權認為,國際社會一直有關注香港政治發展,初選是其中一件事,故可以推論國際會對此關注,亦同意中美間有角力是當時政治形勢。惟鍾指出,國際社會一般關注較宏觀的發展,不肯定會否「高度關注」初選。

:我唔係好清晰你嘅答法。

:我認知國際社會關注香港政治發展,而初選作為其中一個事件,有個別人物特別關注係有可能⋯⋯

:個別人物關注?

:有咁嘅可能性,但係咪高度關注,我做唔到好肯定嘅判斷。

:你心目中有邊啲個別人士,例如個別國家?

:我係講緊個可能性⋯⋯

:(當時)國安法係社會非常關注,初選喺國安法之後⋯⋯

:為免糾纏落去,我不如認咗佢,國際社會係咪高度關注初選⋯⋯對我辯護嚟講分別唔係好大,因為我真係冇記憶,我只可以好誠實話畀你聽⋯⋯同你一路想我認同你嘅說法分別有幾大我唔知,只可以話畀你聽,我記得啲乜,認同啲乜,嗰個時間點已經回憶唔到或者冇印象係咪有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初選。

伍又問,是否同意黃之鋒指DQ是引火自焚?鍾回應指這是黃的判斷,他自言對政治人物尋求外國制裁或力量爭取政治訴求則有所保留,因從功利、實務角度看為不切實際,「有點想當然, 太過一廂情願」。

伍指,事實上,初選案53人被捕後,當時的英國外相藍韜文、美國時任國務卿蓬佩奧及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均發聲明批評拘捕行動,「有3個party,好高級嘅添,即時彈出嚟批評《國安法》」,正正反映黃所指的「高度關注」。鍾稱「無乜特別⋯⋯」。

伍再指,上述人士在資料有限之下已紛紛作批評。鍾認為,「總之有外國(發)聲明提出批評,基於咩資料,係咪有限、幾詳盡都好,佢哋呢個批評都應該係唔合理架喇」,此時伍打斷鍾的發言,並提高聲量問「唔合理?」鍾聞言稱,「你好捉住最後幾隻字⋯⋯」,旁聽席傳出笑聲,庭內保安着各人保持安靜。鍾接着說,他意指外國團體不論所掌握的資訊是否有限,「喺官方、喺政府眼中,(有關)批評都喺唔合理」。

審訊周四(23日)續。【立場被控煽動刊物案報道結集】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郭偉健
被告:BEST PENCIL(HONG KONG)LIMITED、鍾沛權、林紹桐
控罪:串謀發布及/或複製煽動刊物罪(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0)(1)(c)條)

法律團隊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及大律師黃卉儀
控方: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署理高級檢控官徐倩姿
案件編號:DCCC265/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