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障礙|亞氏保加症少年擲汽油彈 教導所服刑1年半 官批無同理心 父:「我個仔呢個病,冇同理心係一個病徵,你係咪歧視佢?」

分享文章

一名患有亞氏保加症及過度活躍症的15歲男生,承認向已婚警察宿舍投擲汽油彈,裁判官念及男生受病情影響,認為判刑考慮更生重於懲罰,判他接受感化令3年。惟律政司其後覆核判刑,高等法院上訴庭同意原審原則上出錯,撤銷原判,最終改判男生入教導所。

上訴庭法官潘敏琦當日判刑時,就曾批評男生對宿舍住戶毫無同理心。

一年半後,男生刑滿步出教導所。男生爸爸如今回想,語氣仍然憤慨,「我個仔呢個病,冇同理心係一個病徵,你係咪歧視佢?⋯⋯首先唔好話係咪要有優待先,你都唔可以咁講啦下話?」

見證兒子經歷的每一個環節,由律政司覆核到在教導所服刑,爸爸直言他不曾見過有人理解過兒子的病情,「傷殘人士你都會畀支拐杖佢,佢心理有需要,你畀乜嘢佢呢?」【專題追蹤:看不見的障礙(5之2)

「我自己都好迷失,唔知可以點做,唔識安慰佢」

2021年2月3日,高等法院上訴庭改判男生入教導所。散庭後,天已近入黑,男生爸爸在法院外出車處守候,每當一輛囚車駛出,他就匆匆亮起手機燈,狼狽地追着車狂奔,只為讓兒子透過漆黑車窗看見爸爸的身影。

「但其實唔知佢(兒子)喺唔喺入面。」爸爸仍在喘氣。

臨上囚車前,男生獲准與爸爸短暫會面,庭上表現平靜的他,一看見爸爸,隨即情緒失控,「當刻除咗我個仔之外,我自己都好迷失,我都唔知可以點樣做,唔識得安慰佢」。爸爸當時只能對兒子直言:「你要乖乖地捱,呢一刻我哋冇嘢可以做。」

爸爸憶述,兒子是獨子,在幼稚園二年級時確診亞氏保加症,自此他便留家全心全意照顧兒子,沒有全職工作。爸爸形容,兒子自小沉默寡言,兩父子交流不多,平日說話一句起兩句止,「好少講嘢,叫你幫佢做嘢佢就講,例如話『我好肚餓,你煮飯畀我食吖』、『你幫我簽手冊』」。爸爸笑言,兒子話不多,但最愛幪面超人,家中放滿模型,會在動漫展傻笑著與幪面超人合照。

爸稱兒子表達關心方式 與常人不同

爸爸明白,兒子表達關心的方式與常人不同,「唔係話爸爸錫你一啖嗰種,可以話係,一種默默的關懷」。他特別記得,一次他探訪還柙中的兒子,說未來兩天來不了探訪,兒子竟主動關心:「天氣涷呀,着多幾件衫。」對於一般父子而言,或許這只是一句平常不過的問候,但對這位爸爸來說,他第一次深刻體會到兒子真誠的關懷,「佢以前比較隱晦,佢會話:你做乜瞓喺個廳度啊,入房瞓啦」。

在教導所服刑逾一年半之後,男生於去年8月刑滿,重獲自由,但仍需接受3年監管期,需要遵守特定條件,如有違反就可能要重返教導所。

上訴庭法官潘敏琦兩年半前考慮判刑時,曾批評男生對警察宿舍住戶毫無同理心,律政司一方就指男生只對父母感到內疚,對住戶安危卻避而不談。爸爸如今回想,語氣仍然憤慨,「我個仔呢個病,冇同理心係一個病徵,你係咪歧視佢?⋯⋯首先唔好話係咪要有優侍先,你都唔可以咁講啦下話?」

父稱兒患對立性反抗症 服從指令較常人難

爸爸另外解釋,兒子患有對立性反抗症,對服從指令而言較常人困難,「佢只係知道唔可以做,佢唔明白就會做一啲對抗性嘅嘢,佢係需要完全明白」。

教導所的生活要求服從,需要嚴格遵守規條,規條也與一般社會規矩有別,「我個仔未必咁容易領略」。爸爸舉例指,「分享」這個行為在教導所內是違規的,兒子亦曾因犯規而被加監,「借書畀你睇、多粒糖聽日過期請你食,可能常人都會做,但原來咁樣係唔得嘅⋯⋯因為你(教導所)同出面嗰世界唔同,可能由細到大父母都係教要同人分享,你突然話唔可以咁做,其實對呢啲人(亞氏保加症患者)好難理解,隨時會畀人罰」。

「教導所係『教導』,但我覺得只有『懲』」

爸爸指出,礙於資源所限,懲教人員不可能對每一個人循循善誘,亦未必受過訓練應對有特殊需要的人士,大多時只能「按本子」辦事,「我唔覺得(兒子)出返嚟有特別大得著⋯⋯教導所係『教導』,但我覺得只有『懲』,懲罰嗰『懲』。」

見證兒子經歷的每一個司法環節,由律政司覆核到在教導所服刑,爸爸直言他不曾見過有人理解過兒子的病情,「傷殘人士你都會畀支拐杖佢,佢心理有需要,你畀乜嘢佢呢?」
【專題追蹤:看不見的障礙

「看不見的障礙」專題源起於自閉青年侮辱國旗區旗案: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李志豪
被告:黃俊樂
控罪:侮辱國旗罪、侮辱區旗罪
案件編號:WKCC3705/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