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警涉非禮鄰居7歲女童|辯方指被告被指控行為「極大冒險、不合常理」 質疑事主亂噏故事「越嚟越誇大」 官押後6.20裁決

分享文章

男警去年涉休班期間助鄰居7歲女童開家門後,進屋內非禮女童,包括摸女童胸部及下體。男警被控一項猥褻侵犯罪,他否認控罪,案件今(24日)在粉嶺裁判法院續審。辯方作結案陳詞,質疑X在事發後的表現,指事發後X關上家門,但被告每次按門鐘,X都會開門給被告,雖然X拒絕了被告的糖及到被告家的邀約,但X大可從大門的防盜眼查看是否被告而選擇不開門,質疑X當時「係咪好驚慌嘅狀態呢?」辯方又指,被告遭指控的行為是「極之大膽」,一方面當時X的家門打開,另一方面X母又即將回來,被告是冒極大風險,為不合常理。

裁判官問到,X突然作出如此嚴厲的指控,辯方會建議有何動機?辯方回應稱,X對被告的印象不好、是壞人,被告轉身時又嚇到X,X當時覺得母親不相信她,加上X母也是較情緒化的人,「一件事會否亂噏一啲嘢……將故事越嚟越誇大?」辯方另稱,被告背景良好,「日行一善機會係高,犯罪傾向係低」,如果是誤會,真是很離譜的誤會;又指被告所說可能是真,事主X證供本身不可靠亦不可信。

案件押後至6月20日裁決。

現已被停職的被告梁桂鋒(35歲),被控一項猥褻侵犯罪。控罪指,被告於2023年9月20日在葵涌葵馥苑一個單位內,猥褻侵犯另一人,即女童X。

指閉路電視片段反映情況不符 X母的證供令X的說法有可疑

辯方大律師曾敏怡今早作結案陳詞,指事件是單對單事件,事主X的指控很容易可以作出,被告很難推翻,加上X年幼,不清楚事情的嚴重性和影響力。辯方分析證供指,被告因嗅到煤氣味而入廚房,沒有引誘X進廚房,X自行跟隨,是沒有預謀。

辯方續指,X在庭上同意,在廚房曾因遭被告突然轉身嚇到,其後供稱當時「懵咗」,即不知自己和被告在發生甚麼事;辯方質疑如果X當時「懵咗」,沒有理由能向母親及在與警方的錄影會面時,說出如此多的事情,如果X當時是清晰,又為何要說自己「懵咗」? 辯方認為兩者是不可能同時存在,不得不懷疑事情有否發生,亦令法庭難以肯定事情有發生。

就X的母親作為事主「新近投訴人」的證供,辯方指,X母引述X對她指,被告曾「摵」開X的手將糖塞給X,X又曾將糖擲地上,惟X的證供及閉路電視片段均並非反映如此情況,質疑X母為何有此證供,「會唔會縱使有咁嘅情節,但係被誇大咗?」認為X母的證供令X的說法有可疑。

辯方指X事發後續開門給被告 質疑X當時「係咪好驚慌嘅狀態呢?」

辯方又質疑,X在事發後的表現是否反映一名被非禮後的小童的情況;辯方指X的說法「都幾誇張」,包括伸手進衣內摸、說一些「你好肥,好鍾意你」之類的說話、索吻等,不論是年紀多大的小朋友,都會感驚慌或情緒上出現問題。不過,辯方指事發後X關上家門,但被告每次按門鐘,X都會開門給被告,雖然X拒絕了被告的糖及到被告家的邀約,但X大可從門的防盜眼查看是否被告而選擇不開門,質疑X當時「係咪好驚慌嘅狀態呢?」辯方又指,X在其後與警方的錄影會面,仍然活潑佻皮。

裁判官水佳麗打斷指出,辯方沒有就X的情況向X或X的母親查問,雖然見到X在錄影會面「坐唔定」,但辯方沒有問X是否有甚麼問題,認為辯方的陳述缺乏基礎。辯方同意沒有證據去分辨X是有過度活躍的情況,還是說謊說得太高興,但以常理去判斷,當中是有疑點。

辯方指女童一句供詞令人不安 官指需翻聽當時錄音

辯方又特別指出一點,X在接受辯方盤問時,一度稱「就算佢冇侵犯我,我宜家都會… …」就打住,辯方之後再要求X續說下去,X稱說錯了並拒絕再說下去。辯方認為該句子令人不安,指X一直證供直接,證供中這句未完成的句子,反映就算被告沒有侵犯她,她都會做一些事情,而該些事情必然是對被告不利。辯方續指,證人往往作供時,會不經意將真相說出來。水官就表示會再翻聽當時的錄音。

辯方續指,被告遭指控的行為是「極之大膽」,一方面當時X家門打開,另一方面X母又即將回來,被告是冒着極大風險,是不合常理。裁判官水佳麗問到,X突然作出如此嚴厲的指控,辯方會建議有何動機?辯方回應稱,X對被告的印象不好、是壞人,被告又轉身時嚇到X,X當時又覺得母親不相信她,加上X母也是較情緒化的人,「一件事會否亂噏一啲嘢……將故事越嚟越誇大?」

水官則指出,X在母親一返家門前,已向母對被告作指控。辯方則指,當時的指控較簡單,但當中的環節不一定真確,指出X在證供從無提及曾遭被告轉身嚇到,是在法庭被問及時才同意有此事發生,此為當中疑點。

指被告事發後多次敲X家門是關心鄰居小孩 行為正常沒變得更可疑

辯方又指,被告在事發後多次出入去敲X家門,反問如果該些動作是女性所做,又會否可疑?辯方認為,鄰居關心鄰居的小朋友是正常不過,相關行為沒有令被告顯得更可疑。至於在X母得知事情後,被告多次在走廊上忐忑來回,不一定是因他犯了事,也可能是因被誤會後的反應。

辯方稱,被告背景良好,「日行一善機會高,犯罪傾向低」,如果是誤會,真是很離譜的誤會;又指被告所說的可能是真,事主X證供本身不可靠亦不可信,希望法庭裁定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舉證,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案件押後至6月20日裁決。

法院:粉嶺裁判法院
裁判官:裁判官水佳麗
被告:梁桂鋒
控罪:猥褻侵犯
案件編號:FLCC552/2024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