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警涉非禮鄰居7歲女童|被告辯稱事主家廚房傳刺鼻異味 檢查時轉身曾手踭撞到女童身體 不放心獨留家中邀對方到其屋內被拒

分享文章

男警去年涉休班期間助鄰居7歲女童開家門後,進屋內非禮女童,包括摸女童胸部及下體。男警被控一項猥褻侵犯罪,他否認控罪,案件今(23日)在粉嶺裁判法院續審。男警出庭作供,稱當日助X打開家門後「聞到一陣好刺鼻嘅異味……啲味道係一陣陣」,覺得可能是漏煤氣或燒着一些物件,由於覺得X家廚房可能有潛在危險,遂自行走進廚房查看氣味來源。

被告續供稱,入廚房後見到一個紅色膠袋,附近傳出「刺鼻酸酸地嘅味道」,惟當時突聽到家中幼子哭聲感緊張,「即刻彈起,猛力向右邊轉身」,當時不知道X在他身後,「電光火石之間,我右手手踭撞到X嘅身體」,又隨即用雙手大力捉住X兩邊膊頭,防止X跌倒。被告稱,當時見X似嚇呆了,遂問X「你有冇嘢呀?」惟X沒有回答,他其後見幼子安靜下來,便輕拍X膊頭問「你仲有冇嘢呀?」X回答「我冇嘢」後,他便離開X的家。

被告又供稱,其後因不放心X獨留在家,曾數度敲X家門,兩度將家中取得的糖給X,X均拒絕,又稱「我屋企入面仲有其他糖,你過嚟揀啦」,以及「你過嚟睇下XX(被告幼子的名字),佢個頭整親」,着X到其屋內。被告解釋,當時希望X到其家中玩直至X母回家,擔心X獨留家中,惟X拒絕到其家中。

現已被停職的被告梁桂鋒(35歲),被控一項猥褻侵犯罪。控罪指,被告於2023年9月20日在葵涌葵馥苑一個單位內,猥褻侵犯另一人,即女童X。

案發前意外令幼子受傷 被告休假一周照顧兒子自言當時「狀態好差」

被告選擇出庭作供,他現年35歲,2013年加入警隊,至今仍是警員;2019年結婚,與妻子育有兩名兒子,分別6歲半及4歲,妻子在學校任全職教學助理。被告表示,案發時駐守西九龍衝鋒隊支援組,工作很忙碌;案發時已居於該單位約1年,與女童X一家有交往,案發前曾到X的家出席X的生日聚會,並有留意到X家客廳有閉路電視鏡頭。

被告指,案發時家中沒有家庭傭工,因此一般妻子早上會送兩名兒子上學,兒子放學後則到託兒中心,妻子下班後會接兒子返家,他則在休假時會照顧兒子。被告續指,案發前有一日他與幼子玩「騎膊馬」時,由於其手指之前因執勤時骨折受傷,手不夠力而意外把幼子跌落地,幼子後腦著地流血、神智不清,當時乘的士送幼子到醫院,醫生診斷幼子出現腦震盪,清醒後不斷嘔吐,留院兩日後才出院。被告稱,當時感傷心及內疚,為照顧兒子而休假一星期,當時他「好焦躁、好疲勞、狀態好差」。

廚房檢查期間聞幼子哭聲緊張 為防X跌倒撞到其身體時雙手捉膊頭

被告指,案發當日2023年9月20日早上,他陪幼子到腦專科醫生求診,醫生叮囑不能讓幼子自由活動,要一直監察情況;同日中午回到家中,他將幼子放在客廳地上的軟蓆睡覺,長子當時則在上學。被告憶述,幼子睡覺時他則做家務,約下午3時半,聽到門鐘響,開門見身穿校服的X拿住鎖匙稱「叔叔我開唔到門,可唔可以幫我」,他答應並用鎖匙為X開門,亦問X的母親在哪兒,X當時回答指母親與胞弟在樓下公園玩,很快會回來。

被告續指,一打開門「聞到一陣好刺鼻嘅異味……啲味道係一陣陣」,覺得可能是漏煤氣或燒着一些物件,於是在門外問X:「你屋企有冇煲緊湯?」X答「冇」,他再問X「屋企有冇插住嘅電器」,惟X沒有回應。由於覺得X家的廚房可能有潛在危險,遂自行走進廚房查看氣味來源,而當時X在客廳。

被告稱,入廚房後見煤氣爐沒有開着,亦嗅不到煤氣味,電池爐亦沒有開着,他沿氣味方向走到廚房盡頭,在洗衣機對出雜物見到一個紅色膠袋,於是曲腳彎腰查看,「聞到紅色袋附近傳出刺鼻酸酸地嘅味道」。被告續指,當時突聽到幼子的哭聲,「我就好緊張,即刻彈起,猛力向右邊轉身」,由於當時不知道X在自己身後,「電光火石之間,我右手手踭撞到X嘅身體」,並指X有向後跌的姿態,他遂隨即用雙手大力捉住X兩邊膊頭,防止X跌倒。

從家中取糖給X「等佢冇咁驚」

被告稱,當時見X似乎「嚇親、呆咗」,他問X:「你有冇嘢呀?」惟X沒有回答,他就隨即衝到大門,從家門外見到幼子已醒,其後安靜下來,他便用手輕輕拍X的膊頭,再問X:「你仲有冇嘢呀?」X回答「我冇嘢」後,他便離開X家,而在離開前又「氹吓」X,着X「唔好睇咁多電視,做咗功課先」, X就回答「我喺學校做哂功課喇」,他讚X「叻女」後便返家看顧幼子。

被告供稱,他其後有些不放心,「我驚我撞到佢,令佢自己一個喺屋企驚」,於是便再敲X家門,X應門後他問X「你自己一個驚唔驚?」惟已忘記X當時的回覆,見X狀況正常便回家。被告續指,約4至5分鐘後「我更加擔心X」,因X獨自在家中,他亦一直留意X的母親是否已回來,「因為我曾經入過佢屋企,我有責任講番成件事」。

被告其後再求敲X家門,將從家中取得的糖給X,當時X稱不用,他便稱「我屋企入面仲有其他糖,你過嚟揀啦」,X再拒絕,他遂返家再取另一粒糖予X,並在走廊拆開糖紙遞糖給X,惟X拿不穩令糖跌到地上,「我叫佢執番嚟食,然後仲讚佢『good girl』」。被告解釋,最主要是想「氹」X,「等佢冇咁驚」;他平常也會拆開糖紙遞糖給兒子吃。裁判官一度問被告,是否也會叫兒子將掉在地上的糖拾回來吃,被告同意並稱「呢個係我習慣嚟」。辯方問被告,「有冇諗過唔衛生呢?」被告回答「我冇諗咁多」。

事發後曾多次敲X家門及致電X母 望解釋事件屬誤會

被告其後在下午4時第5度敲X家門,指著當時在家中的幼子,稱「你過嚟睇下XX(被告幼子的名字),佢個頭整親」,着X到其屋內。被告解釋,當時希望X到其家中玩,直至X母回家,因擔心X獨留家中,惟X拒絕到其家中。被告又稱,約5分鐘後X母回家,他遂開門跟X母打招呼,欲交代曾進X家的情況,惟X就指控被他摸,他當時感愕然,向X稱「我冇摸你,你唔好亂講嘢」,X再重複指控他,他感憤怒並再說「我冇摸你,件事唔係你所講嘅咁」。其後X母稱要了解情況,因此便各自回家。

被告約於20多分鐘後敲X家門,希望解釋事件,「當時我以為佢會主動搵我同我傾,其後我諗諗下,我搞咗個咁大嘅誤會出嚟,應該係我搵佢主動解釋喎」,惟X家無人應門,他更加擔心,遂向妻子取得X母的電話,惟多次致電都無人接聽。閉路電視拍攝到被告在下午4時30分至5時期間,至少再5度敲X家門,每次相隔一分鐘或數分鐘,均無人應門。被告指,他於4時45分收到X父親的訊息查問發生甚麼事,當時致電X父表示「唔好意思,今日喺你屋企發生咗啲誤會」,問X父是否方便傾談,惟X父表示正在上班,着他與X母解釋,因此他才再敲X家門找X母。

被告指,X母於下午4時52分終接聽他的電話,他曾解釋是一場誤會,並稱「我只係唔小心撞到佢(X)」,X母則不斷說「你有呀、你有呀」,拒絕聽他解釋;他亦有講述因嗅到X家有異味,才情急下進入X家的廚房。被告並否認曾非禮X。

法院:粉嶺裁判法院
裁判官:裁判官水佳麗
被告:梁桂鋒
控罪:猥褻侵犯
案件編號:FLCC552/2024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