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警涉非禮鄰居7歲女童|事主母親稱女兒告發事件後 被告曾來電重複表示誤會 「係我唔小心碰到吓X嗰度」

分享文章

男警去年涉休班期間助鄰居女童開家門後,進屋內非禮女童,包括摸女童胸部及下體。男警被控一項猥褻侵犯罪,他否認控罪,案件今(22日)在粉嶺裁判法院開審。女童X的母親下午作供指,當日X急着要去小便,幼子則要到公園玩,她遂將門匙交予女兒先行回家。她過了一段時間後返家,住對面單位的家門打開一半,被告探頭出來談及家中的煩惱事,而當時她的家門亦是打開,X就用手指住被告稱「佢摸我」。

X的母親表示,當時事發太突然,又指事發前她一家與被告一家關係很好,女兒續做動作包括指着胸部和下體位置,稱「佢呀,用手撩起我件衫,摸我呢度、摸我呢度」。X母表示,當時突然間覺得事情似乎有些嚴重,被告則溫柔地跟女兒X說「你唔好亂講嘢呀」,女兒則指住被告稱「死變態」。

X母指,她當時感到「晴天霹靂」,生怕女兒「講錯嘢」;她進屋內後關門, 立即抱住女兒問發生甚麼事,X稱「對面個死變態呀,最好佢一世都唔好過嚟啦」,X又示範被告伸手進衣內和褲內摸她等。X母續指當時非常激動,一度心想女兒是否被人強姦,「成個人都震、手又冒汗」,不知應怎麼辦。她多次問女兒所說的是否真確,女兒均說是。被告當日致電X母,不斷重複稱「唔係你諗咁㗎,係誤會嚟㗎」,又指「係我唔小心碰到吓X嗰度」。

現已被停職的被告梁桂鋒(35歲),被控一項猥褻侵犯罪。控罪指,被告於2023年9月20日在葵涌葵馥苑一個單位內,猥褻侵犯另一人,即女童X。

女童X的母親下午出庭作供,表示自己是家庭主婦,育有長女X及幼子,與丈夫一家四口在案發單位居住。X的母親指,案發當日下午3時半前她一直在家,其後便下樓接乘校車放學的女兒和兒子。X的母親續指,接過子女後,女兒稱很急要去小便,幼子則要到公園玩,2人都在哭,她遂將門匙交予女兒,讓女兒先自行回家,又交代女兒回到家中後要用微訊視頻與她通話。

X的母親續指,過了一段時間仍未接到女兒來電,遂帶兒子一同返家,她按門鐘後女兒開門,兒子便已衝進屋,兩姊弟打打鬧鬧,同一時間住對面單位的家門打開一半,「梁先生」(即被告)探頭出來,她在走廊上關心問被告幼子的情況,因為數日前與被告的妻子通話「傾到電話冇電」,得悉對方的幼子玩樂時弄傷頭部致骨裂。

事主指被告:「用手撩起我件衫,摸我呢度、摸我呢度」

X的母親引述被告當時表示,「佢老婆又係咁、個仔又係咁」,談及對家中的事煩惱,而當時她的家門亦是打開,X就過來向她說「媽媽,我哋屋企有啲叔叔嚟檢查煤氣」。當時X母以為是平日檢查煤氣度數的叔叔,未有為意而續與被告對話,惟女兒見到被告後,用手指住被告稱「係呀,係呢個叔叔」,並稱「佢摸我」。

X的母親續供稱,當時事發太突然,又指事發前她一家與被告一家關係很好,當時她整個心思都是在擔心被告的幼子,惟女兒續作動作,包括指着胸部和下體位置稱「佢呀,用手撩起我件衫,摸我呢度、摸我呢度」。X母表示,當時突然間覺得事情似乎有些嚴重,被告則溫柔地跟X說:「X,你唔好亂講嘢呀!」X則指着被告稱「死變態」。X母指,她當時感到「晴天霹靂」,認為事情很嚴重,被告卻仍在說其家中情況,她遂着被告暫停,她想了解發生了甚麼事,因為兩家本來關係不錯,她生怕女兒「講錯嘢」。

母擔心女兒被強姦 檢查內褲「成個人都震、手又冒汗」

X母續指,她進屋內後關門,立即抱着女兒問發生甚麼事,女兒稱「對面個死變態呀,最好佢一世都唔好過嚟啦」。X母表示當時「心好痛」、「內心震晒」,問及被告如何摸她時,女兒再次示範伸手進衣內和褲內,左右兩方胸部都有摸,並指是在廚房發生,X亦提及被告稱檢查廚房有否漏煤氣,以及說X「肥嘟嘟好可愛、好鍾意你」。

X母續引述,女兒當時亦曾指,「有一個粗粗硬硬嘅野,摸我痾尿個度,好唔舒服、好討厭」,X母稱當刻她非常激動,心想「係咪我個女被人強姦咗」,又立即檢查女兒的內褲等,「成個人都震、手又冒汗」,非常憤怒,亦不知應怎麼辦。她其後進房內,不停打電話予朋友、丈夫等,內心很混亂;另又再多次問女兒所說的是否真確,女兒均說是,最後她忍不住致電被告的妻子。

其後,X母指有一個她沒有儲存的電話號碼多次來電,她最終接聽了,對方是被告,當時被告不斷重複稱「唔係你諗咁㗎,係誤會嚟㗎」,又指「係我唔小心碰到吓X嗰度」。X母表示,她當時太憤怒,稱要報警,由警察還她公道。

X的母親未完成作供,審訊明續。

法院:粉嶺裁判法院
裁判官:裁判官水佳麗
被告:梁桂鋒
控罪:猥褻侵犯
案件編號:FLCC552/2024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