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詩雅涉虛報行蹤案|被告辯稱僅「暫時相信」對方是衛生署人員 出於履行「市民基本責任」提供資料

分享文章

港區人大代表洪為民於第5波疫情初期舉辦逾百人生日宴會,事後有多名賓客確診。當日曾赴會、其後證實確診的「榮源茶行」太子女王詩雅,涉嫌向衛生署人員虛報行蹤,面對共4項傳票控罪。王早前供稱她接到衛生署來電時,屢追問對方身分但不獲答覆,令她擔憂個人資料遭外洩。控方今(8日)盤問時質疑,王在電話上不單提供行蹤及個人資料,更提供了生日宴會主人公的資料,質疑她稱擔心資料外洩,但其行徑卻完全與此相違。王解釋,她當時「暫時相信」對方是衛生署人員,披露資料是因對方要求她協助阻止疫情擴散,控方追問:「公眾利益凌駕呢個(資料外洩)憂慮?」王更正是「公民責任」。

被告王詩雅(案發時37歲)早前在庭外跌傷,需留家休息,審訊因而多度押後,直至上周五重新出庭作供。王早前供稱,她在竹篙灣隔離期間,不斷接到「自稱衛生署職員」來電,當中包括自稱為「張竹君醫生」的人士,查詢她在2022年1月3日(即洪為民生日派對當日)的行蹤;她懷疑來電者身分,多度追問其姓名及職員編號,但不獲回應。王又解釋,當時曾有「媒體」假扮茶行客人致電,她亦發現其個人資料包括確診編號在網上被公開,令她難以相信來電者確為衛生署人員。

王詩雅:我只係暫時相信,唔代表我一定覺得佢係

王詩雅今早開始接受控方盤問。控方質疑,王懷疑來電者身分,追問對方姓名及編號但不獲回覆,卻應要求上載安心出行的資料,「你唔怕係嗰啲詐騙電話?」王解釋,因為對方「一步步」教她上載程序,又能提供記錄編號,「嗰吓我覺得應該係真,安心出行記錄詐騙唔到啲乜嘢啩,我個人認為」。

王又指,因為對方按程序辦事,令她「暫時相信」對方是衛生署人員。控方追問,這代表她當時經已接受對方是衛生署人員?王表示她不明白「接受」的意思,並強調「我只可以暫時相信佢係,因為我冇辦法可以核實」。

控方其後再指,來電者有否提供姓名及編號並不重要,因為王經已「暫時相信」對方是衛生署人員;王重申:「我只係暫時相信,唔代表我一定覺得佢係。」控方續質疑:「你覺唔覺得呢個答案好唔合理呀?」王聞言語氣變得激動,強調她當時突然確診,繼而同時間接到「好多個電話,一個電話接一個電話」,「我覺得我已經盡咗最大嘅責任」。王又強調,竹篙灣的電話訊號較市區差,「窒吓窒吓」令她根本聽不清楚對方說話,「每一通電話我都係好辛苦咁同佢哋完成」。

生日會其他出席者個人資料 王詩雅有提供

控方又問,既然王認不出張竹君的聲音,又顧慮個人資料被洩露,為何會向她披露資料?王解釋,因為對方要求她協助,阻止疫情進一步擴散,她出於履行「市民基本責任」便提供資料。王其後在追問下指,即使她接受來電者為衛生署職員,她同樣會擔憂資料被外洩。

控方指出,王詩雅當時不單提供行蹤資料,更提供其他出席者個人資料,包括生日派對的主人公,其後再提供銀行交易記錄等個人資料,質疑她稱擔心資料外洩,在電話上的行徑卻完全與此相違背。王重申是因對方要求她協助阻止疫情擴散;控方追問:「公眾利益凌駕呢個(資料外洩)憂慮?」王就更正:「公民責任」。

王詩雅作供完畢,押後至11月15日續審,預料將傳召辯方腦神經專家出庭作供。

法官:暫委裁判官葉青菁
法院:九龍城裁判法院
被告:王詩雅
控罪:明知而向獲授權人員或衞生主任提供任何在要項上屬虛假的資料

法律代表
辯方:大律師黃繼兒
案件編號:KCS17697-17699、17701/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