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業漢涉訛稱中聯辦有爆炸品 患躁鬱症逾30年案發時或病發 主診醫生指被告報案通話「有啲九唔搭八」 評估或因自行停藥及中咳水毒

分享文章

無業漢涉訛稱中聯辦有爆炸品

五旬無業漢涉於去年向警方訛稱有人在中聯辦放置爆炸品,他否認一項炸彈嚇詐行為罪,案件今(20日)在東區裁判法院開審。被告母親供稱,被告患躁鬱症逾30年,病發時會作出不停致電他人及向她要錢等行為,而在案發早上,被告曾兩度致電她。

裁判官鄧少雄裁定案件表證成立,被告選擇不自辯,辯方傳召為他主診約30年的精神科醫生出庭,醫生在裁判官指示下聆聽涉案的報案通話錄音,憑當中來電者的語調,認出為被告,同時形容被告當時說話「有啲九唔搭八」,惟因錄音僅得20多秒,無法判斷被告是惡作劇,抑或真誠相信有人放置爆炸,惟相信被告當時行為,可能是因自行停藥及咳水中毒所引致。案件押後至明天作結案陳詞。

本案被告為報稱無業的麥廣生(53歲),被控於2022年6月18日,在香港將明知或相信是虛假的消息向警方傳達,意圖誘使警方相信中聯辦放有炸彈或會爆炸或着火的物品、物體或物件。

雙方承認事實指,案發當日下午3時38分,警方接獲一個號碼為5字開首的報案電話,該號碼登記在被告母親名下,通話中談及有人將炸彈放置在中聯辦。警方接報後,派出港島區一隊衝鋒隊到中聯辦及附近一帶調查,沒有發現任何爆炸品,被告同日晚上9時許在東區醫院被捕。

被告患躁鬱常病發 案發日早上曾致電母親「語無倫次」

被告母親潘麗英今出庭作供,確認涉案提及的電話號碼由她登記,並指被告已使用該號碼「好多年」。被告母親又提及,被告患有躁鬱症逾30年,經常病發,每次都會「不停打電話」、「成日攞錢」、「成日話『我係上帝』」。而在案發當日早上6時許,被告曾先後兩次致電她,由於被告語無倫次、「精神都好亂」,她相信被告在當日數天前已病發。

潘在辯方盤問下,進一步形容被告病發時的情況,包括會「馬不停蹄咁通街走,唔返屋企,由朝去到晚,完全唔瞓覺」、又指被告「一個禮拜都能夠唔見三部電話」等。

報案稱中聯辦門口有「兩watt特種炸藥」

控方就傳召負責接聽電話、案發時駐守港島總區控制中心的警察通訊員尹智煒作供,確認涉案的來電者為一名男子。控方然後在庭上,播出涉案一條長約23秒的通話錄音,當中來電者稱:「中聯辦有人擺咗炸彈喺門口,有兩watt(瓦特)特種炸藥,我姓麥嘅,我個friend話畀我聽,唔好意思我盡晒人事喇,拜拜。」尹又指出,他在對方掛斷電話後,曾嘗試聯絡對方但不果。

另外,控方應辯方要求,傳召當日負責拘捕被告的偵緝警員蕭浩然出庭,辯方關注警方是否無法尋回被告的手機。蕭指出,當時從護士口中,得知被告並沒有手機。裁判官鄧少雄就追問蕭,有否親自確認?蕭回應指,他沒有在醫院為被告進行搜身,而事後曾到被告及其母住所搜證,但至今仍未尋得手機。辯方追問,能否推斷被告的手機於案發當日已遺失?惟提問即遭控方反對。

辯方之後問及,手機在未解鎖情況下能否致電「999」或「112」等緊急電話?蕭坦言不肯定。控方於是傳召通訊公司職員曾達元(音譯)出庭以回應上述情況,曾本回答指「應該就唔得」,辯方隨即着他取出手機試驗,證人在辯方引導下,發現並確認在毋須解鎖手機下,亦能撥出緊急電話。
蕭作供完畢後,同時結束控方案情,在法庭就表證裁決前,辯方陳詞指,基於上述的試驗,以及警方未能在被告身上及搜屋發現該手機,控方不能推論於案發時,被告曾使用該手機。

主診醫生指被告有嚴重咳水成癮問題或影響記憶

裁判官鄧少雄聽畢陳詞後,裁定案件表證成立,被告選舉不自辯,但傳召東區醫院精神科前顧問醫生黃志強以專家證人身分出庭。

黃志強表示,自己擔任被告主診醫生約30年,透露被告因服用咳水成癮及躁鬱症而求診,並解釋一般而言,躁鬱症可分為兩類病徵,其中「狂躁」會令病人情緒高漲、狂妄自大,極端情況會自稱為「神」,病發時較平日活躍,包括毋須睡覺、充滿精力、胡亂揮霍等;而在「抑鬱」方面,程度則由感到悲哀至貶低個人價值、萌生自殺念頭,甚至作出自殺行為,兩類病徵一般維持數星期至數個月不等。

黃續指,躁鬱症病人在病發時,會知悉曾經作出的行為,但或受情緒影響而無法判斷事情的對錯,因此病發時所作決定往往「唔理性」。就被告情況而言,因被告同時有嚴重咳水成癮問題,不排除因而影響其記憶,但需視乎所服用的咳水數量,少量會令被告情緒高漲,大量就會引致中毒及出現幻覺。

憑錄音認出被告惟未能判斷他當時狀態

控方在盤問時關注,被告於2022年6月18至7月中旬的留院紀錄,並沒有提及他曾中毒或有幻覺。黃回應指,被告入院首天時,他本人沒有親自為被告診斷,而其紀錄主要針對被告的暴躁行為。

鄧官接着在庭上播出涉案的報案通話錄音,着黃志強判斷來電者的精神狀況,包括會否受躁鬱症影響。黃在聽畢後,根據被告平日的語氣、音調,認出來電者為被告人,並指被告當時語氣急速、發音不清楚,在講出姓氏後,突然指「我個friend話畀我聽」,之後便斷線,形容有關情況,俗語可稱為「有啲九唔搭八」,又指被告當時的句子略為天馬行空。

不過黃指出,因為錄音時間過短,他無法判斷被告正在惡作劇,抑或真誠相信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做好心想警方處理」,而憑他過往對被告之觀察,評估其言語行為可能因被告自行停用抗躁鬱藥,以及「中咳水毒」所致。

黃志強醫生今天已作供完畢,裁判官把案件押後至明天作結案陳詞。

法院:東區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鄧少雄
被告:麥廣生
控罪:炸彈嚇詐行為罪(《公安條例》第28(2)條)
案件編號:ESCC112/2023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