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仔暴動5人無罪裁決發還原審處理 部分被告擬申請重開辯方案情 案件押後至9月4日再訊 辯方須呈遞陳述表明被告會否作供

分享文章

5人被指於2019年灣仔杜老誌道參與暴動,於2021年底被區院暫委法官高偉雄裁定暴動無罪、蒙面罪成,惟遭律政司以案件呈述方式提上訴。上訴庭今年6月頒下判詞,撤銷5人無罪裁決,將案件發還區院,由原審法官處理。

案件今(4日)在區院提訊,有辯方代表指,打算重開辯方案情、申請押後提訊,法官高勁修批將案件押後到9月4日,在原審法官席前再提訊,並下令辯方須呈遞陳述表示被告會否作供等。所有被告續准保釋。

根據上訴庭判詞,原審法官認為被告有備而來、「環境證據強」,但由於無法確定被告案發時的位置,無法推論其意圖為蓄意逗留、鼓勵其他示威者;然而,上訴庭認為被告位置為「無關宏旨」,如被告稱自己身處示威卻不知有暴動等,應出庭接受「盤問的測試」,並指原審法官認為被告可能循其他道路進入暴動範圍的說法為「純屬臆測」。

被告依次為林顯誠、李安翹、蘇雅賢、謝兆雄、陳樂燊,被控於2019年10月6日,在杜老誌道近軒尼詩道交界,以及史釗域道和堅拿道西之間參與暴動。5人於2021年12月22日被區域法院暫委法官高偉雄裁定暴動罪不成立,惟律政司指原審法官有關的無罪裁決有悖常情,以及在法律觀點上出錯,以案件呈述方式提出上訴。上訴庭於今年5月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將案件發還原審法官處理。

控方申請首被告保釋條件 每月報到增至2次

案件今(4日)在區院提訊,第二及第五被告的辯方代表指,打算向原審法官申請重開辯方案情,申請押後提訊,而其餘被告的辯方代表則指未有決定。控方不反對申請,但申請將首被告的保釋條件由每月報到一次,增加至兩次,其他被告則以原有條件保釋。法官高勁修批准上述申請,並下令辯方須就被告會否作供及傳召證人等向原審法官遞交書面陳述,將案件押後到9月4日、在原審法官席前再提訊。

案件的上訴庭主審法官為彭偉昌、潘敏琦和彭寶琴,潘敏琦在今年6月頒布判詞。判詞先引述5名被告在原審時沒有作供及傳證人,但爭議本案缺乏直接證據,證明他們參與暴動;而原審法官雖然接受本案的環境證據「相當強」,但由於他缺乏被告在暴動期間身處的實際位置,故無法作出以下唯一及無可抗拒的推論,即各被告知悉暴動正在發生、但蓄意選擇逗留在暴動現場鼓勵其他示威者,不能以「延伸的共同犯罪計劃」,或他們協助、教唆、促致或慫使其他示威者參與暴動作為基礎定罪,遂裁定5人無罪。法官另裁定5人「身處非法集結時使用蒙面物品罪」成立。

判詞續引述指,原審法官定基於環境證據,裁定各人「極有可能參與在軒尼詩道的暴動」,卻認為他們可能從其他支路進入軒尼詩道。而上訴庭在判詞反駁指,雖然當日有數條支路沒被封鎖是客觀事實,但原審法官亦已裁定5人並非無辜途人、而是有備而來,其衣着裝束與案發當日當地聚集及2019年社運示威者相若,加上他們全部是在暴動完結前、在暴動範圍內被捕,且該場暴動歷時逾30分鐘,現場有示威者擲汽油彈、警方施放催淚彈,更有「火燒人」。上訴庭認為原審法官所裁定的基本證據和其他不受爭議的證據為「大量匯集,環環相扣,互相印證,並以『幾何級數累積以摒棄其他可能性』」。

上述庭頒詞指 被告應出庭接受「盤問的測試」

判詞再指,上訴庭強調被告在暴動期間身處的位置並非不可或缺的證供,直言「原審法官考慮了無關宏旨的事項」,並指出如果被告的抗辯理由是他們身處示威人群,卻不知道當時發生暴動以及警方勸喻,那麼被告應出庭接受「盤問的測試」。

不過,被告的抗辯理由並非是他們參與了非法集結、但不預期會衍生額外罪行,而是被告沒有參與集結的意圖,亦沒有參與暴動。故上訴庭認為「延伸的共同犯罪計劃」不適用於本案。

判詞最後總結指,基於被告在原審時沒有作供,原審法官針對控罪所作的「事實裁斷的疊加效應,是壓倒性的」;而原審法官指被告可能從其他道路進入暴動核心範圍,或可能不知道當時有暴動發生,是「純屬臆測」。基於上述理由,上訴庭接受律政司案件呈述申請,裁定原審法官的無罪裁決有悖常理,撤銷5人無罪裁決,將案件發還區院,由原審法官處理。

法院:區域法院

被告:林顯誠、李安翹、蘇雅賢、謝兆雄、陳樂燊
法官:法官高勁修

控罪:暴動罪

案件編號:DCCC 1017/2020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