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電筒照警防線16歲男生非法集結罪成 高院申上訴後脫罪 律政司不服提終極上訴 終院擇日頒裁決

分享文章

2019年反修例運動期間,因應10月初實施《禁蒙面法》,多區曾爆發示威,其中在黃大仙區一帶,曾有大批市民聚集,一名案發時16歲男生,被指以電筒照向行人天橋上的警員,經審訊後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判入勞教中心。男生其後向高院提出上訴被裁定得直,獲撤銷定罪及判刑。不過,律政司不服高院裁決,申請上訴至終審法院,終院今(23日)開庭處理。律政司一方力陳,答辯人身旁一對男女一直以雷射筆照向警方,答辯人從他人手中接過電筒後,亦照向同一方向,故三人是夥同行事;惟答辯方質疑,律政司一方武斷地將非法集結局限在答辯人1至2分鐘的行為,強調答辯人其餘時間均在獨立行事,沒有夥同他人犯案。終院5名法官聽畢雙方陳詞後,將擇日頒下判詞。

今次申請終極上訴的上訴方為律政司,答辯人為麥姓男生(案發時16歲),他原被控於2019年10月7日,在黃大仙龍翔道近沙田坳道新光中心外附近,連同杜澤邦及其他不知名人士參與非法集結。

根據審訊時控方提出的案情,指警方片段拍到麥於案發當晚近10時半身在該處,其附近的一男一女分別以雷射筆照向新光橋上的警員,另一男子杜澤邦則以白光手電筒照向同一方向,其後麥向杜伸手並接過電筒再照向警員。片段又拍到,該名女子與麥坐在同一樓梯上,而她一直以雷射筆照向警員。經審訊後,裁判官莫子聰於2021年8月12日裁定麥罪成,判入勞教中心。麥不服定罪上訴至高院,法官張慧玲在2022年8月23日裁定麥上訴得直,撤銷定罪及判刑。

律政司指答辯人身旁有人使用雷射筆 必然知悉對方所為

代表律政司的高級檢控官吳加悅今首先陳詞,就答辯方指稱,答辯人當時不知悉身旁的一男一女向新光橋上的警員照射雷射光,吳反駁指從片段所見,答辯人位處兩人身旁,甚至與上述女子坐在同一道樓梯,更從在場一男子杜澤邦接過電筒,3度照向上述同一方向,反映答辯人必然知悉該對男女所為,並指三人亦是夥同行事。

至於高院法官張慧玲在裁決時曾指,不排除答辯人使用電筒是出於「貪玩」,其行徑與該對男女無關,反之有可能是「獨斷獨行」。吳加悅再反駁,指答辯人並無出庭作供,法庭不應揣測其意圖。

答辯方指律政司武斷把非法集結局限在1至2分鐘的行為

答辯方由大律師王熙曜代表陳詞,則指高院法官張慧玲已考慮答辯人的行為、年紀及所有證據,才認為可合理推論答辯人是「獨斷獨行」。不過,非常任法官祈顯義指出,答辯人從杜姓男子手中接過電筒,並用以照向警方,與其他人行為無異,質疑難以推論他是獨自行事。

王熙曜遂指出,律政司一方武斷地將非法集結局限在答辯人在1至2分鐘內的行為,但事實上答辯人在其餘時間均是獨自行事,例如吃東西等,可見他並無夥同他人。

法官關注高院判詞無提及將電筒交予答辯人的男子角色

首席法官張舉能就提出關注,表示留意到法官張慧玲在判詞中,只著眼於使用雷射筆的一男一女,似乎沒有考慮杜姓男子的角色。王熙曜回應時重申,法官張慧玲已充分考慮所有情況。

律政司一方就回應,法官張慧玲確實沒有提及杜姓男子的行為,而除使用雷射筆的一男一女,杜將電筒交予答辯人之前,自己亦曾用以照向警方,即使不是同時照射,但他們均照向同一方向,認為法庭應考慮他們的整體作為。

5名法官聽畢陳詞後,將擇日頒下判詞。

法院:終審法院
法官:首席法官張舉能、常任法官李義、霍兆剛、林文瀚、非常任法官祈顯義
上訴方:律政司
法律代表:高級檢控官吳加悅、署理高級檢控官黃恩寧
答辯人:麥姓男生(案發時16歲)
法律代表:大律師王熙曜
控罪:非法集結罪《公安條例》第18條
案件編號:FACC6/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