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虛報火警及企跳 消防隊目3罪成立 官指同一小時內重複致電虛報 若說全部巧合屬天方夜譚 被告須還柙 6月判刑

分享文章

45歲消防隊目與34歲女文員涉於去年5月同一日內,分別虛報火警警報,女文員早前認罪被判囚4周,消防隊目則否認虛報火警及浪費警力4項控罪,他被指涉虛報東區醫院火警警報被啟動、有人被困於筲箕灣某大廈升降機、有人將要從高處躍下,今(24日)在東區裁判法院被裁定3項「虛假火警警報」罪成,「導致警力的浪費」罪則不成立。

辯方早前爭議被告並非致電報案者,裁判官屈麗雯指,報案者電話由被告登記、登記地址也是被告的宿舍住所,加上報案者致電的是消防處內部聯絡號碼,而非公開求助熱線,雖然該內部電話曾於18年前公開,但一般人沒有理由選擇此號碼報案,因此裁定被告為致電者。屈官再指,消防處派員到場調查後,分別經觀察、搜索及查詢現場保安等,均沒有發現被告於報案時提及的事件。

裁判官表示,被告於一小時內重複致電虛報,犯案方式又類同,直言 「若說全部都只係巧合,呢個係天方夜譚」。辯方求情指基於被告將失去工作這個沉重的後果,法庭可考慮緩刑;屈官強調,被告的涉案行為浪費大量人力物力、影響市民生命財產,「不應該出現喺大眾市民期望專業嘅消防員身上」,直言「被告人嘅定罪係由被告自己嘅作為咎由自取」。被告聽取判決時一度眼眶變紅。判刑押後至6月7日,被告其間須還押。

被告劉浩殷(45歲,消防隊目),否認3項「虛假火警警報」及1項「導致警力的浪費」罪,全部控罪均發生在2023年5月17日。事件涉及被告向筲箕灣消防局作出的3宗虛報個案,發生時間如下:

時間事件
00:03虛報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的火警警報被啟動
00:38虛報有人被困於筲箕灣一幢住宅大廈的升降機內
00:53虛報有人要從筲箕灣一商場躍下

辯方由大律師佘漢標代表,他早前爭議控方最多只能證明三通電話來自同一男子,加上常人將登記在自己名下的電話號碼借給親友使用時有發生,不一定是被告撥號。

涉案屬內部電話 一般人應致電熱線

裁判官屈麗雯裁決時指,涉案電話號碼致電的消防處號碼,並非案發時消防處公開的求助熱線,而是消防處的內部聯絡號碼,除了消防員外,一般人不會有渠道接觸,雖然該消防處電話號碼曾於約18年前被公開,但一般人士沒有任何原因不選擇公開已久的熱線求助,而是選擇該18年前公開的內部電話號碼。

裁判官續指,被告的職級為消防隊目,最少任職消防處十年,不可能不知道涉案的內部聯絡電話。雖然辯方指不應披露被告職業,引致「投射」,但裁判官直言不清楚「投射」意指什麼,並指被告的工作明顯有助法庭推論涉案三通電話的致電者身分,故不應忽略被告工作與本案證供的關聯性。

此外,根據涉案致電者的電話號碼資訊,該電話號碼由被告登記,填寫的「實際使用者資訊」也是被告本人,登記地址更是被告居住的宿舍住所,被告於該住所被捕,故被告不可能對電話的使用者身分不知情。

裁判官認為,就算辯方提出同一人可以登記數個電話號碼,但這不代表致電者是或不是被告,儘管辯方可提出千百萬種可能性,但沒有證據顯示該電話號碼於案發時被盜用,法庭「不需要在冇證據嘅情況下幻想有可能嘅辯稱」,控方的證據強而有力,唯一的合理推斷為被告就是涉案的致電者。

消防調查沒發現 可否定事件真確性

就涉案通話是否虛報,裁判官指根據通話紀錄,被告當時聲稱「好似有啲火警聲」、「好似東區醫院嗰邊」;「好似有人」身處箕灣一商場上,以及有人困𨋢。裁判官認為無需消防知識,任何有生活常識的人已確定可能發生上述事件。

裁判官續指,消防處因應首次報案,調派高級消防隊長、見習消防隊長等29人到場處理,發現東區醫院平靜,沒火警警號或火光,火警鐘亦沒有誤鳴情況,調查10多分鐘後離場。至於第二宗報案,消防處又派出3人到場調查筲箕灣一幢住宅大廈,發現兩部升降機運作正常,在場保安員亦指沒有人被困。第三次報案,消防處再出動25人,地氈式搜索附近及觀察建築物外圍,沒有發現企圖跳樓事件。

裁判官又指,被告未能提供確實事故的地點,又拒絕留下聯絡方式,此舉並不尋常,因為一般舉報人士均會盡力提供資訊,讓消防員可到場救急扶危,反問被告如真誠希望協助消防員,為何不肯留下聯絡方式。

對於辯方稱致電者可能真誠認為事件真實發生過,裁判官指出,消防員到場調查後沒有發現相關事件,已清楚否定事件的真確性,被告根本沒有合理基礎提出三次舉報,唯一合理推論為被告明知事件屬虛假,但依然作出舉報。

根據證供,處理首兩次舉報的消防員,於調查完畢後向消防處匯報事件屬「善意虛報」,但在調查完第三次舉報後,意識到在短時間內發生類似事件並不尋常,遂匯報事件屬「惡意虛報」。裁判官表示,雖然到場消防員當時的判斷不影響法庭判決,但反映他們的表現客觀。

未能證如何浪費警力 該項控罪不成立

裁判官亦接納控方早前運用「類似事實證據」原則,證明三次舉報均由同一人提出,直言「極困難想像佢哋係巧合」,分析指被告有系統地觸犯罪行,犯案方式明顯類似,例如涉案通話均為同一日的一小時內發生、由一名男子致電內部熱線、男子拒絕留下聯絡方式、舉報地點同涉及東區一帶。裁判官指,「若說全部都只係巧合,呢個係天方夜譚」,故控方運用上述法律原則,只是進一步加強案情,遂裁定被告3項「虛假火警警報」罪名成立。

不過就涉及被告虛報有人從商場躍下的「導致警力的浪費」罪,裁判官認為控方未能證明虛報如何導致警力被浪費,故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所有控罪因素,故裁定罪名不成立。

將失去工作長俸 望法庭考慮緩刑

辯方求情指,被告每月收入四萬元,妻子為家庭主婦,兩人育有一子現於英國就讀大學一年級,被告亦需照顧年邁的父母,他為家庭經濟支柱,需要負責所有家庭支出及兒子留學費用,加上是次定罪將使被告失去消防隊目的工作,連帶失去長俸及退休金,「影響相當深遠」。

辯方又指,同案女被告早前因承認虛報火警等判囚四周,法庭可考慮有關判刑,另透露該女被告獲批保釋候上訴刑期。裁判官微笑回應稱「我諗可能比第一被告更嚴重」,指因被告涉更多罪行,又選擇不認罪受審,「甚至本身係一名消防員」。

辯方另提出本案並非涉及偷呃拐騙、傷人及打劫等,主要是令一些消防員疲於奔命,被告已頓失工作,提議法庭可考慮判處緩刑,並表示「你可能會考慮到佢失去工作嘅沉重、沉重嘅後果」,強調緩刑已有足夠阻嚇作用,而被告已升至消防隊目,反映他過往對社會作出貢獻。

犯案動機不良 定罪咎由自取

辯方續指出,案中並不清楚被告為何犯案。裁判官則回應指,雖然沒證據顯示被告的犯案動機,但被告於一小時內致電三次電話,「無論如何,不是良好動機出發」,他身為有經驗的消防隊目,必然知道涉案行為會浪費大量人力物力。

裁判官強調,案中甚至有消防員要跨區處理被告的虛報,被告身為消防隊目,應以身作則,其涉案行為已影響有需要的市民,「不應該出現喺大眾市民期望專業嘅消防員身上」,被告既影響消防員辛苦建立的聲譽,也影響消防處多年來發放不應虛報的宣傳信息。

裁判官直言「被告人嘅定罪係由被告自己嘅作為咎由自取」,他在非常短時間內重複犯案,影響消防員工作及市民的生命財產,須判處阻嚇性刑罰,以此向大眾發出重要訊息:「被告呢種作為必須制止⋯⋯不容許仿效⋯⋯否則受害係社會大眾」。

就辯方指被告過往對社會有貢獻,裁判官決定先為被告索取背景報告,但強調相當大可能判處監禁。押後至6月7日判刑,被告其間須還押。被告聽取判決時,眼眶一度變紅。

法院:東區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屈麗雯
被告:劉浩殷
控罪:虛假火警警報《消防條例》第28條、導致警力的浪費《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1(2)條
案件編號:ESCC2531/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