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瑜伽球洩一氧化碳謀殺妻女 中大醫學院前副教授許金山終極上訴得直 案件發還重審

分享文章

中大醫學院麻醉及深切治療學系前副教授許金山,2015年被指將注滿一氧化碳的瑜伽球放在車上放氣,謀殺使用該車的妻女,2018年被陪審團一致裁定謀殺罪成,判囚終身。許金山上訴至終審法院,終院今(21日)頒下判詞,裁定許上訴得直,撤銷定罪,並頒令案件須發還重審。

判詞指,警方於案發後約半年,才在涉案車輛的車尾箱檢取瑜伽球,當時車上沒有找到瑜伽球的氣塞。終院認為,沒有證據基礎顯示,氣塞在案發日已不知所終,原審法官張慧玲引導陪審團時,令陪審團忽視涉案瑜伽球的氣塞,可能在該半年間被移走或錯誤取走的可能,並排除了許金山的次女、即死者許儷玲,自行釋放瑜伽球的一氧化碳殺昆蟲的可能。

上訴人許金山被控兩項謀殺罪,被指於2015年5月22日謀殺妻子黃秀芬及次女許儷玲。控方案情指他於上述日期,明知妻子會在當日使用家中的車輛,而將注滿一氧化碳的瑜伽球放到車上﹐並拔走瑜伽球的氣塞,令瑜伽球在車內釋放一氧化碳﹐謀殺妻子黃秀芬,而次女許儷玲則在許金山沒有預料下當日上了車而同樣被殺。控方提出,許金山因與情婦李泳怡有婚外情,想與妻子離婚而動殺機;事實上當時許金山與妻子有兩個聯名物業及聯名戶口,許在妻子死後可全權擁有該些資產。

原審引導陪審團 排除次女殺昆蟲可能

終院判詞由常任法官霍兆剛及林文瀚撰寫,首席法官張舉能、常任法官李義及非常任法官麥嘉琳贊同。判詞指,原審法官張慧玲引導陪審團時,雖然已給予案件一個非常全面的總結,但張官有關涉案瑜伽球氣塞的引導,令陪審團排除了死者許儷玲,自行釋放瑜伽球的一氧化碳殺昆蟲的可能。

在該案審訊時,證物警員作供指,於2015年11月25日、案發後約半年,在涉案車輛的車尾箱檢取瑜伽球,而當時車上沒有找到瑜伽球的氣塞或有相類似功能的東西。原審法官當時引導陪審團,如果肯定證物警員所說的是正確,即車上找不到瑜伽球的氣塞,則許儷玲不可能是將瑜伽球放到車尾箱殺蟲的人。

案發半年檢瑜伽球 車上沒找到氣塞

終院法官指出,此引導令陪審團忽視有關氣塞可能在2015年11月25日前,被移走或錯誤取走的可能,認為原審法官至少應將此可能性,交予陪審團作裁定。另一方面,判詞續指,控方沒有就案發後保管車尾箱內所有物品事宜方面舉證,證物警員事隔半年後沒有在車上找到瑜伽球的氣塞,並不能證明案發當日車上已沒有氣塞。

判詞又指,由於兩個日期相隔一段時間,其間警員曾處理過車尾箱內的物品,再加上警方一開始並非聚焦調查瑜伽球及氣塞,故此不認為可予陪審團在此情況下,推論兩個日期的期間車尾箱內情況是一樣;基於沒有證據基礎顯示案發日氣塞已不知所終,因此認為原審法官的引導屬錯誤。

沒證據基礎 案發時氣塞不知所終

判詞亦進一步指出,警方於2016年5月13日(即案發後接近一年)在許金山房間的抽屜內找到一個氣塞,但是與案無關,由於沒有證據基礎顯示案發日氣塞已不知所終,而且許金山的家中有多個瑜伽球,單是在抽屜找到一個多出的氣塞,對於證明許金山是將瑜伽球放到車上的人,並非一個有力的證據。判詞指,原審法官應至少着陪審團注意,沒有證據顯示抽屜內的氣塞與車尾箱的涉案瑜伽球有關連,否則陪審團有機會錯誤推論該氣塞是屬於涉案瑜伽球。

終院法官基於陪審團有機會採用了上述不被允許的推論而達至裁決,因此裁定許金山上訴得直,撤銷定罪,並頒令案件須發還重審。

法院:終審法院
法官:首席法官張舉能、常任法官李義、霍兆剛及林文瀚、非常任法官麥嘉琳
上訴人:許金山
控罪:謀殺

法律代表
上訴人代表:大律師Christopher Grounds
律政司代表:助理刑事檢控專員陳淑儀
案件編號:FACC8/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