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爆廉署查警司游乃強 披露受查者身分罪成 高院裁林卓廷上訴得直 撤銷定罪

分享文章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被指涉分別在3次記者會上,披露警司游乃強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受廉政公署調查,被控3項「披露受調查人身分的罪行」罪,觸犯《防止賄賂條例》第30(1)(b)條。林於2022年1月被裁定3罪罪成,判囚4個月,其後他就定罪提上訴。高等法院今(8日)頒下判詞,裁定林卓廷上訴得直,撤銷定罪,兼獲訟費。

暫委法官游德康在判詞指,現時的第30(1)(b)條是自1996年條文修定後的版本,參考草案審議委員會於當年拒絕廉署在條文中加入覆蓋「一般調查」的修訂要求,以及在1996年之前的所有修訂,均在收窄條文覆蓋範圍的方向等因素,認為條文中「向公眾披露受查人之身分」的意思,必須被解讀為,披露該人為受《防止賄賂條例》第II部所訂罪行下受調查人的身分。

游官指出,林卓廷沒有直接或間接或隱含地,對公眾披露游乃強當時是第II部下所訂罪行下受調查人的身分;林披露游乃強正接受廉署調查「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並不受第30(1)(b)覆蓋規管,因此林沒有觸犯有關法例。

林卓廷被控於2019年12月30日、2020年1月21日及7月16日,明知或懷疑正有調查涉及《防止賄賂條例》的罪行正在進行,而向公眾披露受查人之身分,即游乃強,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30(1)(b)條。

高院暫委法官游德康今在判詞中指,原審裁判官裁決時,認為只要林卓廷知悉游乃強正接受《防止賄賂條例》(下稱《條例》)第II部所訂罪行下的調查,林卓廷便不應向公眾透露游乃強是「受調查人身分」;而當中原審裁判官對「受調查人身分」的理解,按控方當時立場,就是《條例》第II部所訂罪行的受調查人。游官認為,若基於該立場,原審裁判官必定要裁定林卓廷罪名不成立,因為林没有披露游乃強是《條例》第II部所訂罪行下受調查的人。

條文不可廣義解讀 從歷史紀錄可見

律政司一方在上訴聆訊時陳詞指,條文應廣義地解讀,只要上訴人在披露的一刻,是知悉游乃強正接受《條例》第II部所訂罪行下的調查,那麼即使林卓廷沒有提及游乃強受第II部所訂罪行的調查,只披露游乃強是受廉署調查的人,而能構成「披露」並觸犯罪行。

游官今在判詞中指,不同意條文可以被如此廣義地解讀,並在判詞中引述《條例》第30條的立法和修訂歷史,包括昔日立法局的會議記錄、草案審議委員會會議紀錄和報告等,認為内容明顯地反映立法者在1996年《條例》的修訂中,沒有將第30條中所述的情況,擴闊至覆蓋「一般調查」的意向;1996年前的所有對第30條或第30(1)條的修訂,亦均一直在收窄條文的覆蓋範圍,包括加入了第30(2)條可導致第30(1)條不適用的各種情況。

游官指,現時的第30(1)(b)條,是自1996年條文修定後的版本,以立法原意解讀條文,最可以窺探到立法者對第30(1)(b)條覆蓋範圍的原意,是草案審議委員會於1996年時,拒絕廉政公署加入覆蓋「一般調查」的修訂要求,意向貫徹1996年之前所有修訂均在收窄條文覆蓋範圍的方向,因此游官認為,第30(1)條不可以被如此廣義解讀是昭然若揭。

游官又指,縱觀立法過程中討論、上訴法庭及樞密院對第30(1)條的解讀、草案審議委員會報告内容,認為唯一合理推論是第30(1)條「向公眾披露受查人之身分」的意思,必須被解讀為披露該人為受《條例》第II部所訂罪行下受調查人的身分,而不可以如律政司一方所建議般被廣義地解讀。

游官指出,不論是林卓廷的主觀意圖,抑或客觀事實上,林均沒有直接或間接或隱含地,對公眾披露游乃強當時是第II部下所訂罪行下受調查人的身分;林披露游乃強正接受廉署調查「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並不受第30(1)(b)覆蓋規管,因此林沒有觸犯有關法例,裁定林上訴得直,撤銷定罪。

游乃強「查自己人」若嚴重威脅公安 林應更支持廉署調查

另外,林卓廷一方指,即使認為林披露了受調查人身分,林受《條例》中列明「公開一項對香港的公共秩序或安全的嚴重威脅」屬合理辯解的保護,因游乃強涉「自己人查自己人」,屬嚴重公共秩序或公眾安全威脅,公眾理應有知情權。游官在判詞中認為,該項理據並不成立。

游官解釋,雖然他接受林卓廷當時真誠相信社會需要知道2019年7月21日,當日所發生的事情的真相、誰人在事件中扮演了甚麼角色、游乃強在事件中發出過甚麼命令等,林的信念是游乃強在事件中犯了缺失並需要負責;然而,林披露游乃強正被廉署調查「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這事實,絕對不是「公開一項對香港的公共秩序或安全的嚴重威脅」。

游官指,林卓廷若認為游乃強被調派至統領新界北重案組是警隊「自己人查自己人」,並因而構成對香港公共秩序或安全的嚴重威脅,就更應該支持廉政公署對游乃強調查,因為廉署不受警務處處長管轄。游官認為,廉署調查游乃強不但没有對香港造成任何威脅,反之,「透過這個在國際上也聲名顯赫的獨立監察機關的調查,公眾對調查結果將更有信心,香港的公共秩序或安全也因而得到保護」。

游官續指,林卓廷的披露,導致游乃強及其他人知道游正被調查「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必定會增加廉署調查和蒐證的難度,加大證據被毁滅或埋没的風險,「百害而無一利」、適得其反。因此,游官指出,若林卓廷的披露足以構成第30(1)(b)條下的披露,他會裁定,林没有提出足夠證據證明他有合理辯解作出披露;即使再假設他提出的說法是足夠證據,他也會裁定林的信念並不合理,沒有合理辯解作出披露。

法院:高等法院原訟庭
法官:暫委法官游德康
上訴人:林卓廷
控罪:披露受調查人員罪

法律代表
上訴人:大律師沈士文
答辯人:律政司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陳淑文
案件編號:HCMA34/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