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涉游說青年馬家健認販毒罪 女大狀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罪脫

分享文章

25歲青年馬家健2019年被控企圖販毒罪成、被判囚23年,他服刑5年後上訴得直獲撤罪,代表其律師行的「師爺」陳強利被揭發涉嫌游說馬認罪,與女大律師同被控一項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罪。陳強利早前認罪,被判囚3年。女大律師則不認罪受審,今(1日)在區域法院被裁定罪名不成立,有旁聽人士隨即拍掌,休庭期間,張曉惠與親友相擁而泣,另與法律團隊逐一擁抱。

法官張潔宜頒下判詞指,若然法庭全盤接納馬家健所言,便有足夠證據顯示被告為串謀協議的一份子,然而馬的證供不盡不實,拒絕接納;張官又對於被告的說法有所保留,同樣不能穩妥地接納,但由於不能肯定案發時的會面情況、被告是否串謀協議的一員,遂裁定控方未能舉證至毫無合理疑點,被告因而罪脫。

被告張曉惠(33歲,大律師)否認一項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罪,即就香港海關一販毒案中,虛假表示洪智謙沒有要求馬家健接收涉案包裹,及稱洪智謙並不涉案。

控方主要依賴馬的證供舉證,辯方質疑其證供不可信,就算法庭全盤接納其證供,亦無證據證明張曉惠參與了串謀協議。此外,就算張曉惠確曾誘導馬家健就針對洪智謙的事說謊,亦不構成妨礙司法公正。

張曉惠在本審訊中沒有自辯,但曾在馬撤回認罪的聆訊之中作供,並接受馬的法律代表的盤問,辯方倚賴當時張曉惠所作之供詞及非宗教式誓詞(下稱混合供詞)。

馬家健證供不盡不實 非誠實可靠證人

張官在判詞先分析馬家健的證供,就辯方指馬家健自2016年被捕一刻起多次說謊,直至去年10月作供,仍聲稱代洪智謙收包裹沒有報酬。辯方在盤問時引述馬在2019年錄取的書面證供,當中兩度提及報酬為1000元,馬此時才確認。馬解釋,告知海關有收報酬便等同販毒,而在2019年的審訊中若向陪審團承認此事,他或會被定罪,他更指只要對自己有好處,他會對執法人員甚至法庭說謊。

張官認為,即使馬當時年僅20歲,但正如辯方所指,他顯然不是絕對無知的青年,他自被捕起已意識到有否收報酬,對其定罪有重大影響,但他一直堅持這個謊言;既然他知悉此為關鍵事項,一直銘記於心,不可能如他庭上所指,是忽然忘記或混淆了此事項。

張官續指,馬聲稱在2017年1月27日、即首次與法律團隊會面前,根本不知有人替他請律師,而他知道其法律代表由洪智謙胞弟洪智勤所延聘,認為律師沒有以其利益為先,才會推翻認罪答辯。張官指,根據馬所指,他經洪智謙介紹下,到其胞弟洪智勤經營的拉麵店工作,馬與洪智勤只是賓主關係,加上洪智謙因為馬的陳述才會遭海關拘捕,洪智勤沒有理由要替他請律師,質疑馬的說法有違常理。

張官亦指,就馬被要求代收包裹有否感到奇怪,其證供出現前後矛盾,基於上述原因,張官裁定馬證供不盡不實,並非誠實可靠的證人,拒絕接納其證供。

曾作不符馬指示陳述 有違專業守則

至於張曉惠的混合供詞,張在該撤回認罪聆訊中首次講述,馬家健曾提及實情是另一位拉麵店職員要求用其地址收包裹,並答應給予5000元報酬,不過其說法不符馬的手寫指示即「沒有任何人指示」。張官在判詞中指,張曉惠不單沒有向馬澄清指示,還打算在求情時向法庭講述不符馬指示的陳述,「她這做法似乎違反了大律師的專業守則」。

判詞續提到,本案涉及國際跨境販毒,除非馬承認他是主腦,否則必然有他人指示,因此馬提出「一招一放」並不會減輕其刑責,張曉惠撰寫的答辯商討信對馬減刑亦無實質幫助,直指「本席對第二被告(張曉惠)堅稱有向馬家健提供正確的專業法律意見的說法有保留」。

對被告說法有保留 惟未能證毫無合理疑點

張官又質疑,馬不可能向張曉惠作出指示,提及認罪的條件是控方不起訴洪智謙所有控罪。判詞解釋,張曉惠在庭上承認,馬從無提及「洪智謙是無辜的」字眼,更無針對洪智謙在家中被搜出毒品一事,強調對方是無辜。馬若想尋求減刑,理應只關注涉及包裹的販毒案,洪智謙所涉的其他控罪,其實與馬的判刑無關,張曉惠沒有向馬解釋這點是「異乎尋常」。

張官指,馬並非年少無知,但考慮他的學歴及背景、手寫指示涉及的用詞,同意控方所指馬未必有能力自行撰寫手寫指示的內容,故對張曉惠的說法有保留。

張官提到,肯定陳強利與洪智勤必然達成協議使洪智謙不被檢控,若然馬的證供獲全盤接納,便有足夠證據證明張曉惠為串謀協議的一份子,並構成妨礙司法公正。不過,法庭不能接納馬的說法,亦不能穩妥地接納張曉惠說法,不能肯定案發時的會面情況、張曉惠是否串謀協議的一員,基於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證明張曉惠犯案,遂裁定她罪名不成立。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張潔宜
被告:張曉惠
控罪: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罪

法律代表
辯方:資深大律師陳政龍、大律師高東利、大律師陳曉妍
控方: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黎劍華、高級檢控官陳曦媛
案件編號:DCCC37/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