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拍攝對面大廈住宅內赤裸女子 入境事務主任否認窺淫等3罪 自辯稱肉眼已能見 非隱藏自己「暗中」觀察

分享文章

37歲入境事務主任涉於2021年在住所內,拍攝在對面住宅內赤裸的女子,又涉嫌將女子的相片分別在Telegram及社交平台VKontakte發布,他被控1項窺淫及2項發布源自窺淫的影像罪,否認全部控罪,今(9日)於東區裁判法院續審。被告出庭自辯,稱拍攝事主「完全出自我好奇同八卦」,強調坐在書枱前用肉眼已能清楚看到事主赤裸,否認是以偷窺的心態拍攝。他又指自己當時只是坐在自己家中的櫈上拍攝,是因「貪玩、無聊」,認為自己不是「暗中」拍攝事主,又指自己沒有用物品隱藏自己,亦非關上窗簾後將鏡頭伸出去拍攝。

辯方結案陳詞指,香港很多大廈都與對面大廈距離很近,如果在家中望向對面大廈,看到有人在單位內沒有穿衣服,是否可構成刑事罪行?辯方續指,被告的行為是無禮貌,並認為被告非「暗中」觀察,事主作供時亦承認如有留意的話,會預期有機會被觀察到。辯方指,在香港的背景下,被告的行為不屬於窺淫,亦因此其所拍下的相片不屬源自窺淫的影像。

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3月8日裁決。

報稱任職入境事務主任的被告唐嘉麒(37 歲),被控窺淫及發布源自窺淫的影像罪。根據昨日控辯雙方承認事實,被告唐嘉麒居住於半山區輝煌臺某室,分別有VKontakte及Telegram帳戶。被告為Telegram群組「中西區瘋狂群」擁有人,群組成員共7人,群組描述為「有特殊愛好,平日唔方便講,就係到啦」;警方在被告家中檢獲一支望遠鏡。

被告今選擇出庭自辯,他指案發時為入境處(港口管制組)主任,自2023年4月起被停職停薪。他作供指,因有打War Game的嗜好,會收集瞄準鏡等物品,搭配氣槍來玩活動。

超過十次見赤裸工作 影給俄羅斯朋友看真偽

被告供稱,他的房間窗台為其書枱,自他2017至18年搬進該住所,便超過十多次從房間的窗看到對面大廈單位,有一名女子在單位內長期赤裸地工作,「基本上我喺嗰度(書枱)做嘢都見到」。被告指,在房間中能以肉眼看到事主X赤裸的情況,距離與站在普通馬路對面的人相若。

對於將拍攝到事主赤裸上身的相片上傳至VKontakte一事,被告指,他在VKontakte與俄羅斯的朋友聊天,其間見到事主赤裸上身,遂即時告知朋友,惟朋友質疑真偽,他便拍攝事主,並發送予朋友。被告稱,當時沒有為意在對話框發送相片予朋友同時,相片會同步公開發布,「呢個係一個錯誤嚟」。

就將涉案相片發送到Telegram群組「中西區瘋狂群」,被告則指,他在該群組主要是分享一些社會時事和新聞,也會分享日常生活的事。

控方盤問被告,問如見到有女子赤裸上身,正常是否不應多看?被告表示要視乎情況,稱除了「男人會有好奇心」,是沒有必要長期凝視對方。被告亦同意,事主當時身處私人地方,是會預期有私隱。

用望遠鏡觀看 完全出於自我好八卦

控方又問到,被告為何要用望遠鏡去看事主?被告回答稱「完全出自我好奇同八卦」,強調坐在書枱前用肉眼已能清楚看到事主赤裸,當時沒有使用望遠鏡的放大功能,否認用望遠鏡是想拍攝更多細節。

被告又稱,當時在把玩涉案的望遠鏡,就像有些人會把玩相機鏡頭一樣,不否認自己當時「做緊無聊嘢」,只是「so happens,當時come across咁嘅情況」,難以解釋自己數年前為何要這樣做。他又指,他後來已刪除了該些相片,警方是在電話中的一些暫存地方找到涉案相片,他不排除有殘餘的檔案。

被告續指,2022年被捕時,有警員曾向一名警長稱「搵唔到啲相喎,阿總」,可見當時警方是指已找不到涉案相片。控方質疑被告怎知道警方所指的是甚麼相片,被告則透露警方是以煽動罪名拘捕他,而煽動罪涉及言論,本案才是涉及相片,因此認為是指本案的涉案相片。

就上載涉案相片到Telegram群組,被告再指,該群組絕大部分內容,都是與他被以煽動罪拘捕有關,包括一些揶揄社會時事的圖片。至於群組描述提到「有特殊愛好」,被告指不排除是以往的群組管理員所修改,絕對不是因「特殊愛好」而將涉案相片上傳。

被告另否認是以偷窺的心態拍攝,指自己當時只是坐在自己家中的櫈上拍攝,是因「貪玩、無聊」,同意事主可能會因此感到有些不安,但認為自己不是「暗中」拍攝事主。被告指,他沒有用被單或war game裝束隱藏自己,亦無關上窗簾後將鏡頭伸出去拍攝,「我係冇暗中做呢件事」;從其中一張涉案相片可見,相中窗戶的反光,可見他的房燈是開着。

被告的前妻亦出庭作供,指案發時她與被告和兩名女兒同住,她當時為家庭主婦,經常留在家中,也曾十多次目睹對面單位有女子赤裸及更衣等,肉眼已能十分清晰看見。

辯方結案陳詞 身處私人地方不一定有絕對私隱

辯方結案陳詞指,本案爭議被告是否「暗中」觀察事主,以及事主是否身處於令人對保存私隱有合理期望的情況。辯方指,身處私人地方不一定有絕對的私隱期望,要視乎整體情況而定,舉例指有人在家中邀十多人舉辦派對,並在各人面前更衣,即使是在家中,會預期他人看見而未必有私隱期望。

辯方強調,私隱期望不是「有」或「無」,而是會因情況有不同程度,希望法庭可考慮被告觀察的方式和觀察的內容、觀察時是否身在合理情況下出現的地方、有否刻意隱藏自己等因素作考慮。

辯方指,香港很多大廈都與對面大廈距離很近,如果在家中望向對面大廈,看到有人在單位內沒有穿衣服,問是否可構成刑事罪行?辯方續指,社會文化應非禮勿視,被告的行為是無禮貌,但被告非「暗中」觀察,事主作供時亦承認如有留意的話,會預期有機會被觀察到,因此認為在香港的背景下,被告的行為不屬於窺淫;若不屬窺淫,則所拍下的相片亦不屬源自窺淫的影像。

辯方陳詞完畢,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3月8日裁決。

控罪指,被告於2021年10月22日,在香港半山區西摩道一住宅某室暗中為了觀察或拍攝個人的私密部位或私密作為,而拍攝X的私密部位,而X處身於令人對保存私隱有合理期待的情況,而不理會X是否同意被他拍攝;及指被告於2021年10月14及22日,在香港發布X的影像,而該影像源自於干犯《刑事罪行條例》第159AAB(1)條所訂罪行,以及他知道該影像源自干犯指明罪行,或罔顧該影像是否源自干犯指明罪行,及不理會X是否同意該項發布。

法院:東區裁判法院
裁判官:裁判官何慧嫻
被告:唐嘉麒
控罪:窺淫、發布源自窺淫的影像

法律代表
控方:律政司外判大律師葉志康
辯方:大律師魏俊
案件編號:ESCC1125/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