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涉「私了」的士司機認暴動罪男子 遭律政司申覆核刑期 上訴庭同意判刑過輕 被告原定今年7月刑滿被加刑13個月

分享文章

的士私了案覆核

示威者於2019年10月6日抗議《禁蒙面法》期間,一輛的士在深水埗被包圍,剷上行人路後撞傷兩名女途人,司機鄭國泉其後遭多人「私了」,一名男子承認暴動及使用蒙面物品罪,去年被判囚3年。律政司今(21日)向高等法院申請覆核刑期,強調暴動人士使用削尖鐵通等致命武器施襲,致受害司機血流披臉,屬「私了」案件中最嚴重,認為原審法官判刑明顯過輕,帶給社會極錯誤訊息。上訴庭聽畢雙方陳詞後批准申請,認為原審法官判刑明顯過輕或法律原則有錯,將量刑起點上調至6年半,經認罪及酌情扣減後為4年1個月,即加刑13個月。庭上透露,被告原定最早今年7月刑滿出獄。

答辯人張子龍(34歲)於去年5月承認暴動罪及使用蒙面物品罪,正式認罪時已還柙近一年,原審法官李慶年就暴動罪以4年半為量刑起點,除認罪以外沒有其他減刑因素,判他入獄3年。申請方律政司陳詞期間透露,張子龍現已服刑1年7個月,原定最早於今年7月20日釋放。

律政司指本案暴動定性屬「嚴重」 即使屬「中度」量刑亦明顯過輕

律政司代表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羅天瑋陳詞強調,本案包括多人使用致命武器向的士司機施襲,認為本案的暴動定性明顯屬「嚴重」,而非原審法官所指的「中度」,不然會帶給社會極錯誤訊息;即使本案屬「中度」,同類案例量刑起點亦為5至6年,原審以4年半為起點屬明顯過輕。

羅天瑋庭上播片指,受害司機鄭國泉案發時血流披臉,已失去保護自己的能力,但現場人士仍「喪失理智」使用槌、金屬指示牌、削尖鐵通等武器施襲,可見本案襲擊的兇殘程度;而本案被告則是上前用疑似縮骨傘傘柄抽打及用腳踢鄭國泉。

法官提律政司未着墨的士受襲致失控 指現場只一個火花即轉為暴動

上訴庭法官彭寶琴關注,承認事實提及的士受3名不知名人士襲擊,失控剷上行人路,導致兩名女途人被撞倒,但律政司陳詞卻未有着墨此點。羅天瑋在法官追問下確認,律政司會依賴此點為加刑因素。

答辯方資深大律師潘熙力陳,事前只有非法集結,本案暴動為時5分鐘,是在的士撞到兩名女途人後才發生,並沒有預謀或準備,只屬偶發性事件。上訴庭法官潘敏琦質疑,非法集結只需一個「spark(火花)」就可轉變為暴動,認為現場是一個「如箭在弦、一觸即發的局面」。

法官彭偉昌亦指,集結人士目的就是堵路,原意就是「唔畀你過」,強調被告明顯見到有堵路發生和有的士失控,笑言:「如果我喺中環見到有架巴士喺路中心停低咗,我點會衝埋去打個司機啫。」彭官又質疑,被告沒有救助兩名受傷女途人,反而接過他人的口罩戴上,然後拾起傘柄上前打人,難說是偶發事件中的正常反應。

法官彭寶琴同樣質疑,被告聲稱當日在回家路上,擔心母親安全,但卻在人群中擠身上前,沒有盡快取道回家,不可能是「誤打誤撞」的偶發事件。彭官其後又指,只要懷有意圖威脅使用武力已足以構成暴動,即使襲擊是突然發生,也不一定代表暴動沒有預謀。

答辯方力陳暴動為時5分鐘 律政司一方稱期間若殺了人亦很嚴重

潘熙回應指,原審法官的看法有合理性,案情的確包含偶發元素,原審有權作出相關裁定。潘又強調,從被告衣着及回家的時間可見,他並無意圖參與暴動前的非法集結;即使上訴庭認為量刑過輕,也可考慮「施以憐憫嘅心」,不對被告加刑。

律政司代表羅天瑋則回應指,短時間的暴動「如果殺咗人都可以好嚴重」,不一定需要有人投擲汽油彈或有警員受傷,並指原審法官未有充份考慮本案的「私了」元素屬同類案中最嚴重。

3名法官休庭考慮20分鐘後頒下裁決,批准律政司覆核申請,認為原審法官判刑明顯過輕或法律原則有錯,量刑起點最低應為6年半,認罪扣減三分之一後,再就覆核酌情扣減3個月,覆核後刑期為4年1個月。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彭寶琴、潘敏琦
被告:張子龍
控罪:暴動罪、使用蒙面物品罪

法律代表
答辯方:資深大律師潘熙
申請方:律政司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羅天瑋
案件編號:CAAR8/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