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法律年度開啟禮|律政司司長反駁對人大釋法批評 指屬無稽之談 大律師公會促特首和國安委克制行使權力

分享文章

法律界年度盛事、一年一度法律年度開啟禮今午舉行,由於受新冠疫情影響,過去兩年的典禮都改在終審法院 舉行,且主要作網上直播,但今年由於香港現時正踏上「全面復常」,故典禮終成功重返中環香港大會堂舉行,並在終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在愛丁堡廣場檢閱警察儀仗隊後,帶領一眾司法界人士包括各級法院的法官及法律界代表進入大會堂低座音樂廳,首席法官張舉能、律政司長林定國、大律師公會主席杜淦堃及律師會會長陳澤銘,先後致辭。

外界關注司法界巨頭是否會在致辭中回應人大釋法事件。律政司長林定國提及有人批評人大最近一次就國安法的釋法,損害司法機構獨立,他反駁指「這些完全是錯誤的無稽之談」,強調人大釋法只是釐清有關條文的原意和目的,而非賦予任何人新的權力,重申行政長官並不行使任何審判權。

林定國指人大解釋完全符合普通法原則

林定國續指,人大常委會就《香港國安法》14條及47條的解釋「完全符合既有的普通法原則,即涉及國家安全的事宜應由行政機關而非司法機構作出最終決定」,並列舉一宗107年前,在1916年的英國案例(The Zamora [1916] 2 AC 77)之判詞,指「那些負責國家安全的機構或人士應當作為決定何為國家安全的唯一裁判者。很明顯,這類問題不需要在法庭上提出證據證明或者以其他形式交由公眾討論」,林形容該判詞是「具權威性的表述」。他又引用另一宗1985年的上議院經典案件(Council of Civil Service Unions and others v Minister for Civil Services [1985] 1 AC 374),當中指出「國家安全是行政機關的職責;……司法程序完全不適宜處理它所涉及的種種問題」。

他又表示,希望藉此機會鄭重承諾,政府將會竭盡所能維護司法機構,令其得以獨立行使憲制權力、履行憲制責任,不受任何干涉。林定國指,香港普通法制度最獨特的優勢,在於其堅韌性,擁有超越百年的傳統,制度經歷了時間的考驗,同時表示「我們沒有驕傲自滿的餘地」,其中面對不時散布的虛假和具誤導性的資訊,需要教導公眾有關制度的基本和正確的知識。

3提習近平 引七一講話「提及普通法」

林定國在整篇致辭中,先後三度提及習近平主席,包括在致辭開首,即引述習近平去年七一的重要講話,當中稱「這樣的好制度,沒有任何理由改變,必須長期堅持」,而林定國指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習主席在講話中兩次提及普通法」,而另一值得留意,是習主席在「七一」講話中,亦認可「司法機構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

他最後在結語中就向外呼籲,提到「法治的維繫無法由法官和法律專業人士獨力承擔」,又稱「如果您確實關心和愛惜香港,希望您可以給予我們您的支持與理解」,而呼籲的對象,就包括「各位香港市民、各位同胞、各位國際友人」。

杜淦堃促關注刑事審訊「被告憲法保障權利」

另一個致辭時提及釋法的,為大律師公會主席杜淦堃。他在致辭中先回顧去年香港法律界的部分大事,包括海外法官辭任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但亦有澳洲退休法官答應加入終審法院出任海外非常任法官,認為是對香港最高法庭投下信心的一票;習近平主席在七一的重要講話,「最重要的是,習主席重申司法機關應該繼續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以及人大就國安法的釋法,並引述大律師公會近期的聲明,指行政長官和國安委行使國安法下的權力,對於司法制度的數個基石有著深遠的影響,包括被告獲得法律代表、得到公平審訊的權利及審訊公正的觀感,直言此乃是香港法治及司法公正的根本元素。

杜淦堃繼而指,促請和期望行政長官和國安委在行使相關權力時「務必謹慎和克制」,亦促請行政長官和國安委密切關注刑事審訊中「被告人獲憲法保障的權利」,並認為這樣做「可以增強公眾對香港法治、司法獨立和人權保障的信心,有利於特區政府有效和公正地處理公共行政事務。」

至於展望2023年,杜淦堃指公眾和法律界必然聚焦各宗備受關注、與公共秩序和國安法有關的審訊,故必須向各界證明被告在面對最嚴重的指控下,將受到公平和公正的對待,並希望藉此機會向公眾解釋在刑事審訊中各持份者需要履行的責任。

陳澤銘批把法院工作政治化 挑戰司法獨立觀感

律師會會長陳澤銘致辭時亦同隸提及釋法,亦同樣有提及習近平,引述習近平去年的七一講話,重申必須維持「香港的獨特地位和優勢」及「普通法制度」,並重申人大常委會有解釋法律的權力,而近期對《香港國安法》作出的釋法,是就《國安法》的現行條文「提供了程序指引」,又指相關案件的裁決,「將根據事實以及呈堂證據,完全保留予司法範疇之內。」

另一方面,陳澤銘就批評近年有人試圖把一些法院的工作政治化,形容是對作為法治核心價值的司法獨立的觀感,構成挑戰,而他感謝所有司法人員,「在艱難時期,努力維持一個強大、獨立和備受國際尊重的司法機構」,又以終審法院的海外非常任法官為例,指他們為終院帶來多元的國際司法經驗,「行動勝於雄辯,他們的支持,顯示他們尊重香港司法機構維持法治和司法獨立的承擔。」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