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麻地掟汽油彈、酒店藏彈及縱火案|20歲女被告上訴得直獲撤銷定罪 上訴庭指申請人未獲公平審訊 惟須還押待開庭處理是否重審

分享文章

6人被控於2020年2月在油麻地掟汽油彈、酒店藏汽油彈等物品及縱火等罪。5人開審前認罪;餘下案發時20歲女被告不認罪受審,被裁定縱火及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成、判囚34個月。她不服定罪提出上訴,上訴庭今(22日)頒下判詞,裁定她上訴得直,撤銷其定罪及判刑,惟下令須繼續還押,待開庭處理是否應頒令案件重審。

上訴庭判詞指,在原審的結案階段,辯方沒有基本的「最後發言權」,而原審法官練錦鴻對此視若無睹,「令人懷疑原審法官是否覺得不聽辯方也罷」。就上訴方指練官「進入格鬥場」(descend into the arena);判詞表示同意並指,練官於控方詢問證人時自行發言,更準備道具。

判詞又指,申請人於原審作供時,練官多次即時表達意見,還模仿申請人說「我以為⋯⋯」;「最極端的一次」是當申請人情緒不穩,辯方大律師要求法庭「畀少少時間佢」,但練官卻稱「畀埋紙巾佢,請繼續回答問題」。不過,就上訴方指練官錯評或忽略案中證據,上訴庭則全數駁回,指即使原審控方的證據強,惟申請人未能獲得公平審訊。

上訴方指本案有重大欠妥之處 申請人未獲公平審訊

上訴申請人為林天詠,於原審案件中,她被控縱火罪及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控罪分別指她於2020年2月4日,在油麻地彌敦道與甘肅街交界附近的一段車路上,投擲汽油彈;另於2020年2月3日至2月5日之間,在油麻地彌敦道Casa Deluxe Hotel 1104號房,保管或控制十枚汽油彈、兩罐汽油、一瓶腐蝕性液體、四條毛巾、一個漏斗、一把扳手、一把剪鉗、兩把鎚、兩罐罐裝石油氣和四罐噴漆。

上訴方指,本案存在重大欠妥之處(material irregularities),以致林天詠未能獲得公平審訊。

原審法官練錦鴻於林受審前及開審首日,先後處理了同案另4名被告的判刑;上訴方引案例指為免同案被告的刑期有差異,即使有被告先認罪,法官應待不認罪被告審結後,一次過處理同案所有罪成被告的刑期,而練官提早對其他被告判刑,造成對林天詠「表面偏頗」(apparent bias)。

原審法官「逆判例而行」 提早對其他認罪被告判刑

上訴庭在判詞指出,若案件涉及多名被告,而其中有被告認罪,一般做法是,認罪被告承認的案情內容會隱藏其他待審被告的名字,避免牽涉其他被告是否曾犯案,但本案原審時,控方「奇怪地沒有跟隨」;而經驗豐富的練官「不知何故」沒有要求控方跟隨一般做法。

對提前處理其他被告的判刑,上訴庭判詞引述練官於裁決時解釋,這樣做是為了簡化流程,以及罪成被告可盡快判刑、重新計劃人生,但上訴庭質疑,「經驗豐富應該知道哪個做法更好的他(練錦鴻),是不是因為什麼理由刻意逆判例而行」。

結案時辯方沒最後發言權 上訴庭批練官視若無睹

上訴方指,練官容許原審的控方,在涉及事實爭議的結案陳詞中,享有「最後發言權」(have the last word)。

判詞強調,辯方在結案階段時享最後發言權,「是極其基本的」,但當控方沒有守好界線,而原審法官又視若無睹,「完全不給辯方補救機會便直接把申請人定罪時,那就會令人懷疑原審法官是否覺得不聽辯方也罷」。

上訴方又指,練官在審訊期間的言語行為,構成判例所批評的「進入格鬥場」(descend into the arena)。

練官自行詢問控方證人 言行讓人有機會懷疑其動機

上訴庭同意,並於判詞中指出,當控方詢問案中2名警員證人,練官在控方問了不超過10條問題時,就開始自行發問,相關問題亦明顯並非為了澄清證人的答案,而這種情況貫穿了2名證人的控方「主問」環節,「控方只能在間中插進兩三句」。

判詞指,當中最為特別的例子是,練官自行準備了一個頭型公仔,讓一名警員證人說明他於案發時看到哪一種蒙面物品,而證人當時已供稱從被告身上搜出類似物品,「本庭實在看不出這個細節有多大的重要性」,更批練官「授人一個懷疑他動機的機會」。

申請人作供時練官多次表達意見 不是每次都批評有理

判詞再指,被告林天詠作供時,練官多次即時對她的證供表達意見,例如說「答問題!」、「你講乜嘢呀?我唔明呀!」、「你唔清楚呀?」,並模仿她說「我以為⋯⋯」,判詞指「不是每次都批評得很有道理」。

判詞續指「最極端的一次」是,當申請人情緒不穩,辯方大律師石書銘要求法庭「畀少少時間佢」,但練官卻以「畀埋紙巾佢,請繼續回答問題」和「我而家咪畀緊時間佢囉」,拒斥石書銘的要求。

上訴方指原審法官錯誤解讀警誡供詞 上訴庭不接納

對於上訴方提出,原審法官錯誤評核或忽略案中證據,上訴庭則於判詞中逐一反駁。

上訴方指,警員在警誡林天詠之前,已經先向她查問過案發房間內有懷疑汽油彈,故林在警誡下指知道房內有汽油彈,練官卻錯誤理解為林一早知道這些情況。

判詞則指,林天詠作供時沒有這般解釋;而且,如林真的對周邊事物一無所知,她不會在接受警員警誡時把矛頭指向其他人,例如警誡下稱男朋友有份扔汽油彈,以及在房內「買同整」汽油彈,故上訴方的解讀扭曲了林警誡供詞的表面字意。

上訴方又指,就林天詠與另外4名被告在一所中學外更換衣服及回到酒店,法官練錦鴻以此推斷她參與了本案,屬於邏輯上的跳躍;而且,兩名警員證人僅指看到有身穿與案中5名被告類似衣著的人縱火,其證據價值有限,練官卻予以接納。

上訴庭判詞強調,無論是買材料、製造,還是現場投放汽油彈,其他被告均沒有拒絕林天詠同行,反映他們起碼要肯定林知道、但不反對涉案計劃,以判斷她同行的話不會對其他被告構成威脅;另外,兩名警員證人未能細分這批蒙面黑衣人的動作,不會削弱其證供。

上訴庭批辯方 片面聚焦申請人「依賴性人格障礙」

上訴方指,林患有「依賴性人格障礙」,使她只是跟隨其男友(同案另一被告)行動,而實際上對行動沒興趣,惟法官練錦鴻指「感觀及智力皆正常的人而言不可能長期對身邊的實物不聞不問,亦不可能對身邊的事無知無覺」;加上原審中的專家證人亦肯定,林在呈堂片段中的行為符合「依賴性人格障礙」的臨床診斷。

判詞則批評,原審的辯方片面地聚焦「依賴性人格障礙」,續引述辯方於原審時辯稱,林這個病令她無法抗拒男友的影響,即使跟隨男友和其他被告出入差不多一日兩夜,卻對身邊事情如投擲汽油彈,完全不感興趣。

判詞強調,辯方上述辯護說法本身有問題,而練官裁決時指,林仍知對錯和「不會無意識地操作」,推論其有意犯案,相關進路沒有任何不對。

申請入須還押 待開庭聽取控辯陳詞應否頒令重審

判詞總結指,就上訴方提出的重大欠妥之處(material irregularities),如拆分出現,應不足以動搖林天詠的定罪,但如放在一起,便很難不懷疑,原審法庭是否認為林天詠的抗辯「純屬浪費時間」,故無需顧及她的觀感及辯護理據,因此,上訴庭經過反覆思量,以及考慮到原審控方的證據強,但仍裁定林天詠未能獲得公平審訊,其定罪上訴得直,將原審的兩罪和判刑一併撤銷。

上訴庭另下令,林天詠須繼續還押,以待開庭聽取控辯雙方就是否應頒令重審的陳詞。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法官彭偉昌、彭寶琴、潘敏琦
申請人:林天詠
法律團隊:大律師石書銘、大律師孫晧邦
答辯人:律政司署理高級檢控官黎靖頎
案件編號:CACC184/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