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 第46天審訊|趙家賢在盤問下形容與戴耀廷關係 承認退出初選工作後對戴有所怨恨但非怪責 並指因初選致今日處境

分享文章

民主派初選47人案 第46天審訊|趙家賢承認對戴耀廷有所怨恨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因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今(19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踏入第46日審訊,代表何桂藍的大律師Trevor Beel開始盤問,其間趙家賢承認他退出初選工作後,對戴耀廷有所怨恨,但強調自己並非怪責,只欲協助法庭處理案件;他又認同若非有初選計劃,就不會有今日處境。Beel又向趙指出,民主動力早於2020年2月已同意承辦初選,趙稱民動5月才答應承辦的說法屬「虛構」;趙聞言語氣突變強硬,反問:「辯方大狀,你係咪想喺我個腦入面植入一啲唔屬於我嘅認知?」遭法官提醒只需答「同意」或「不同意」。

代表何桂藍的大律師Trevor Beel今早開始盤問,其間趙表示自己支持五大訴求,包括由「大法官」成立整體調查反修例運動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撤銷檢控示威等,但反對運用否決權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及實現雙普選。

形容與戴在2016至2019年之間關係 趙稱好複雜且絕非密友

趙家賢被問到如何形容他與戴耀廷在2016年至2019年之間的關係時,他回答「好複雜」。Beel此時提醒,他留意到趙的答案有時頗為冗長,着他只答重點,法官陳慶偉則建議直接引導趙作答。Beel遂追問,趙會否形容戴是他的「密友」(close friend)?趙即答「絕對唔會」,被告欄傳出零星笑聲。Beel再問,戴作為一個「政治思想家」,趙是否尊重他?趙回答「佢諗好多嘢出嚟,令到我當時嘅工作好困擾」。法官李運騰追問,趙會否視戴為一個「生事者」(trouble-maker),趙表示「有呢個感覺」。

趙其後在法官追問下又澄清,他不是指戴是「生事者」,而是從工作角度而言,即使戴所倡議及推動的事是良好,卻為他帶來很大工作量,「好多麻煩嘅事要處理」。

趙同意若非初選計劃不會有今日處境

趙又同意,他退出初選工作後,對戴懷有「怨恨」(resentment),但強調自己沒有「怪責嘅情況」,上庭作證只為讓法庭更理解案情,其角色是說出他所知,協助法庭處理案件。法官李運騰指出,若不是2020年的事情,趙今日就不會如此處境,趙回答「呢個都係一個發生咗嘅事實嚟」,但強調自己判斷錯誤,要承擔未有盡職審查的謹慎責任。

李官續指他是在問趙的感受,趙回答「當然我係一個人,我係會有情緒嘅,之前陳法官閣下問我五大訴求係乜嘢嘅時候⋯⋯我係停頓咗一段令人疑問嘅時間,因為我一諗起衝突嘅場面,我腦海即刻閃過我2019年11月3日因為喺太古城調解糾紛保護市民,被咬去左耳嗰個片段⋯⋯」。趙隨後再花大篇幅回答他對2019年民主運動的解讀,Beel打斷着他直接答問題,趙笑言「我其實就係去到呢個位開始答」,被告欄再傳出笑聲。李官直接指,趙早前不斷強調戴是「大思想家」、「大學者」的原因,正是因為他對戴懷有怨恨;趙始同意。

Beel其後詢問,既然他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時,已覺得與戴合作有困難、意見有分歧,為何仍同意承辦2020年的初選?趙重申,當時整個社會氣氛都要求初選,不希望民主派「自己打自己人」浪費選票,所以即使與戴合作並不理想,他作為民主陣營一分子,希望能夠為初選付出。

即使民動已有代表在場趙為「隆重其事」出席協調會議

趙早前供稱,民主動力自2020年3月起獲邀列席協調會議,他本人沒有出席所有會議,曾經在部份會議遲到或早走,但有委託總幹事黎敬輝及其他兼職同事出席,為他記錄重點。Beel追問,既然民動已有代表在場,為何趙需要出席?趙表示協調會議剛開始,為「隆重其事」,他作為組織召集人「點樣都要到一到」。

Beel指出,趙出席協調會議的原因,就是因為民動當時已答應承辦初選;趙重申民動是在5月中下旬才確認承辦初選。Beel續指,該說法純屬虛構(fiction),民動早於2020年2月已答應承辦初選,這才是他在場的原因。趙聞言語氣變得強硬,反問:「辯方大狀,你係咪想喺我個腦入面植入一啲唔屬於我嘅認知?」法官陳慶偉提醒趙只需答「同意」或「不同意」,趙回應「絕對不同意」。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 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 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列席被告:岑敖暉、袁嘉蔚、吳敏兒、黃之鋒、馮達浚、朱凱廸、梁晃維、譚凱邦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及萬德豪
案件編號:HCCC69/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