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 第35天審訊|趙家賢提民主動力辦初選初心 協助民主陣營集中票源爭取最多議席 立會過半以主導推行利民政策 另指蔡澤鴻非會議組織者 是好心幫手「大義工」

分享文章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因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今(30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踏入第35日審訊,控方第二名證人趙家賢續作供。其間,當提及在眾多協調會議討論財政預算案否決權時,趙表示,「我哋(民主動力)不嬲個初心係做一個初選去協助民主陣營,喺官方選舉裏面能夠集中票源爭取最多議席」,在取得立法會過半議席是等同取得主導權時,民主派就可以推行一些利民政策。提到前觀塘區議會主席蔡澤鴻是當時「35+ 九東立選座談會」WhatsApp群組的管理人,又負責借地方開會,法官李運騰問趙,會否視蔡澤鴻為會議的組織者。趙家賢稱,「佢(蔡澤鴻)係一個好心去幫手嘅大義工」,主動幫忙管理群組,但不認為蔡是會議的組織者。

趙家賢另指,他沒有出席所有協調會議,只出席了九龍東第1及第2次會議、2020年5月5日新界東的會議;亦確認他有出席3月24日的九龍西首次協調會議及3月26日港島區首次協調會議,但該兩次會議他均遲到。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萬德豪繼續向趙家賢作主問,展示一則趙家賢與民主動力總幹事黎敬輝之間的WhatsApp對話,顯示黎曾發過一則信息予趙,內容是有關邀請譚文豪參與九龍東協調會議。趙家賢回應指,會議並非由民主動力召開,而是時任觀塘區議會主席蔡澤鴻或戴耀廷表示,想邀請一些政黨人士,因而民主動力幫手聯絡傳統民主派。

就蔡澤鴻的角色,法官李運騰問趙,會否視蔡為會議的組織者,因蔡是「35+ 九東立選座談會」WhatsApp群組的管理人,又提供會議地方。趙家賢稱「佢(蔡澤鴻)係一個好心去幫手嘅大義工」,主動幫忙管理群組,但不認為蔡是會議的組織者;其後在控方提問下澄清蔡是負責借地方開會。

蔡澤鴻代戴耀廷在群組發送文件 戴曾稱倚靠蔡助傳遞訊息

控方隨後問到,為何蔡澤鴻在群組中代戴耀廷發送文件,並稱「戴教授做咗會議摘要畀大家傳閱」。趙表示戴耀廷曾跟他說,由於蔡澤鴻是很資深的區議員,所以一些信息傳遞的事宜,起初會倚靠蔡的協助,因而出現蔡將戴耀廷準備的會議摘要,轉發到「35+ 九東立選座談會」群組。惟趙稱,他未能確認自己有否看過該份文件。

趙其後又提到,在眾多協調會議中,聽到戴耀廷及其他與會者很着重地說要用《基本法》賦予的權力,過半議席就可以否決財政預算案,是一個很好的籌碼與政府談判。趙又稱,「我哋(民主動力)不嬲個初心係做一個初選去協助民主陣營,喺官方選舉裏面能夠集中票源爭取最多議席」,在取得立法會過半議席是等同取得主導權時,民主派就可以推行一些利民政策。

趙曾缺席或遲到協調會議 指九西首次會議因其他討論令否決權「好似冇咗蹤影」

惟趙家賢指,他並非所有協調會議均有出席,他只出席了九龍東第1及第2次會議,最後有出席的是2020年5月5日新界東的會議;亦確認他有參與同年3月24日的九龍西首次協調會議,不過當日他因有區議會會議而遲到,其助手「作為一個好好嘅僱員」,將與會者的名稱透過WhatsApp發送給他,包括民主黨黃碧雲的代表、劉偉聰及其助手、民協何啟明、「David Chu」、公民黨的賴仁彪、余德寶及李傲然。

趙稱,他到場時與會者正在重點討論初選機制如何鞏固票源爭取勝算;而有關否決權的討論,他只記得李傲然(前油尖旺區議員)「有比較上進取去講覺得要用盡議會上一啲權力」,但由於會上有其他討論,關於否決權的討論「好似冇咗蹤影」。趙確認,直至他在兩天後收到戴耀廷的協調文件初稿,文件便加入了有關「積極運用」否決權的內容。

至於2020年3月26日港島區首次協調會議,趙稱他同樣遲到,只在席約一個半小時,而他也不肯定會議後是否有從戴耀廷手上收到任何初稿文件。他只確認,至同年6月8日,戴耀廷才應他的要求,將所有選區的協調文件最後版本發送出來。

法院:高等法院( 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列席被告:岑敖暉、袁嘉蔚、吳敏兒、黃之鋒、馮達浚、朱凱廸、梁晃維、譚凱邦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及萬德豪
案件編號:HCCC69/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