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 第31天審訊|新東第2次協調會議討論運用否決權 代表鄒家成大律師指鄒就「積極運用」字眼向戴耀廷指「一係投,一係唔投」 區稱與其記憶有出入 句子應為「點解用『積極』而唔係用『會』」

分享文章

民主派初選47人案 第31天審訊 鄒家成 區諾軒 戴耀廷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因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今(24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踏入第31日審訊。區諾軒以控方證人身分,接受代表鄒家成的大律師陳世傑盤問。陳世傑指,鄒家成認為否決權是《基本法》授予,故他在新界東第2次協調會議上,曾質疑戴耀廷「你一係投,一係唔投(you either vote, or you don’t vote)」。區表示與他憶述的有出入,指鄒當時質疑戴的句子是「點解用『積極』而唔係用『會』」。

陳世傑續問有關「否決權(veto power)」的事時,法官李運騰一度指,過往民主派即使對財政預算案投反對票,亦因為票數不足未能否決預算案;沒有大多數議席就沒有能力否決預算案,而「35+計劃」就是要製造一個情況,讓民主派可以投票否決預算案,遂指出對財政預算案投反對票與「否決」預算案是有分別。區表示,「如果有35名議員團結一致否決預算案,就係veto(否決)嘅意思」。

陳世傑又問到2020年5月5日新界東第2次協調會議,當時鄒家成在會上提出運用否決權的句子是,應該用「會運用」而不應用「積極運用」,而他如此說法是因為有關否決權是《基本法》授予,區一度稱無法憶述更多當時情況。陳續指出,當時鄒家成稱只會是「投票或不投票」,問為何要用「積極運用」這個「無說服力的」(lame)字眼,應該要用肯定一點的用詞。控方一度反對該問題,要區諾軒避席。陳世傑最後獲准向區指出案情,指當時鄒家成就「積極運用」的字眼,曾在會上向戴耀廷稱「你只會是投票或不投票」。區表示,那與其記憶中的句子有出入,指當時鄒質疑戴的句子是「點解用『積極』而唔係用『會』」。

法官指投反對票與否決有別 區謂若35名議員團結便能否決

陳世傑續問,「否決權(veto power)」過往一直被泛民主派使用,區同意。此時法官李運騰一度指,過往民主派即使對財政預算案投反對票,亦因為票數不足未能否決預算案;沒有大多數議席就沒有能力否決預算案,而「35+計劃」就是要製造一個情況,讓民主派可以投票否決預算案,從而指出對財政預算案投反對票,與「否決」預算案是有分別。法官陳仲衡接着指,要取得過半議席才可以否決預算案。區表示「如果有35名議員團結一致否決預算案,就係veto(否決)嘅意思」。

陳世傑另外問到區諾軒當立法會議員時的情況,區在接受盤問下提及立法會「鬧雙包」委員會事件,指自己曾在2019年《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放在法案委員會審議時,曾與民主派議員全力阻止時任立法會議員石禮謙進入會議室。在被告席的林卓廷隨即稱「 喂 ,我打緊官司喎」及「單案仲審緊」,其後一度上前隔着被告席的玻璃與其代表大律師交談。

被問是否從沒預期當選者不履行職責 區稱不關心任何人當選之後的計劃

區同意「投票或不投票」是立法會議員的職責,此時法官李運騰打斷問,是否有些議員會阻礙立法會會議召開,拖延開會。陳世傑亦問到,立法會議員是否有權去拖延法案會議。區稱,《基本法》沒有列明一個立法會議員可去阻延一個法案,但立法會議員都是向市民問責,「佢哋會用唔同手法去爭取選民所希望嘅,無論投贊成或反對,認真審議定拉布,都係佢哋向市民問責嘅方式,市民唔滿意,下一屆就選走佢哋」。

陳世傑接着問區,「35+計劃」從來都不是要不予區別地否決預算案。區回應指,要視乎參與者如何看,而他只能代表自己作答,就是揀選民主派立法會代表進入議會。陳再指出,「35+計劃」亦從來不是要特首下台及解散立法會,區表示不是他本人的目的。區繼而被問到,是否從沒預期當選的候選人會不履行職責,他回應稱「我唔關心任何人當選立法會之後嘅計劃」。

陳世傑今午完成盤問區諾軒。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列席被告:岑敖暉、袁嘉蔚、吳敏兒、黃之鋒、馮達浚、朱凱廸、梁晃維、譚凱邦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及萬德豪
案件編號:HCCC69/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