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 第30天審訊|區諾軒指「35+計劃」風險一開始已存在 至於是否從開始已知是不會實現的夢或註定失敗 則稱「好難一概而論」

分享文章

民主派初選47人案 何桂藍 李運騰 區諾軒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因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今(23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踏入第30日審訊。區諾軒以控方證人身分,接受代表何桂藍的大律師Trevor Beel盤問。區諾軒被問到何時開始疑惑「35+計劃」會否成功時,他稱「風險一開始已經存在」,即使沒有《墨落無悔》聲明,他都想到一些候選人會因其政治聯繫已無法參選。Beel在盤問完結前,問區諾軒對他而言「『35+計劃』到最後只是一個不會實現的夢」,法官李運騰接着補充,「大律師是在問,由一開始就註定失敗,而你是知道的」,法官陳慶偉再強調「是從一開始」,法官李運騰着區可以答「yes(是)」、「no(不是)」或「you don’t know(你(指區諾軒)不知道)」。區諾軒最後稱「好難一概而論」。

代表何桂藍的大律師Trevor Beel今早續盤問,展示區諾軒一篇文章〈思考後35+民主派的未來角色〉,那是區在初選後,約於2020年8月投稿到《蘋果日報》,當中提及「香港已經破局」,Bell問區該句子的意思。區回答稱,「當時我見到《國安法》已通過,立法會選舉已經延期,我嗰陣時講破局大概有呢個意思」。法官李運騰指,根據他的理解,破局是指預期有新的事或新的情況出現,Beel隨即再問區是「破了甚麼局」(what deadlock had been broken),區回答是指破了「定期選舉、高度自治」的局,李官又確認區的意思是否該兩項事情「已經不在」(no longer there)之意,區稱「至少受到影響」。

區於初選時為袁嘉蔚助選 只因答允公平分配時間予港島參選人

Beel另再次提及「抗爭派」,複述區早前指「抗爭派」較為「進步的(progressive)」,是否即較有主動性、肯定性及有新想法,亦較多元。區同意,但指他們的立場未必完全統一,可說是一班有不同想法的人,亦沒有聲稱隸屬任何政黨。Beel隨後提到區曾在初選時為袁嘉蔚助選,及袁曾出席7月15日抗爭派記者會,問區會否將袁歸類為「抗爭派」,區同意。法官陳慶偉接着問,是否代表區支持袁的抗爭理念。區回應稱,「我冇話特別支持邊個理念,點解呢?因為我當時做咗個決定,我曾經係香港島立法會議員,我曾經同所有參與香港島初選嘅候選人講,我會公平分配時間為你哋助選,所以我有為袁嘉蔚助選」。Beel繼而問,袁嘉蔚有簽署《墨落無悔》聲明,「你覺得沒有問題?(that was not an issue to you?)」區回應指,他沒有關心任何人有否簽署《墨落無悔》聲明,稱簽署是各人的自由,他亦沒有說過他反對人簽署。

區又引述其2020年6月19日的facebook貼文〈以正視聽-假如我有資格回應抗爭派立場聲明書發起人〉,指他當時沒有很明確反對聲明,但對有些看法則有保留。文中提到「就算所有人都聯署簽紙,只要有人到時反悔,除了譴責,根本無法阻止」,區稱這顯示其動機是尊重簽聲明的人運用否決權。文中又寫到「若35+攬炒,否決預算案重要,應該著力宣傳⋯⋯參與者間繼續夾到出血,效益很少」,法官李運騰問當中的意思是否有內鬥。區表示當時有這個含意,亦同意他會寧可不要有《墨落無悔》聲明。

Beel其後提起區諾軒於2019年在任立法會議員期間發生的兩個事件,令他要簽保守行為,被法官陳仲衡問是否要質疑證人的品格,Beel否認。法官李運騰則問Beel是否想問證人也屬於頗「進步的(progressive)」?Beel同意並問區會否將自己歸作此類。區諾軒稱,他擔任立法會議員期間,「都係相對喺一個進步嘅陣營裏面」。

曾於Fb貼文提票投黃成智感羞恥 區稱當時不認同黃政治立場卻要為大局而投

對於區提到寧可不要有《墨落無悔》聲明,法官李運騰問他是否因其籌辦「35+」的初衷,並指出區諾軒於2020年6月9日在Facebook發表的文章〈人與人最可貴的是建立制度-發起35+的初衷〉,當中有表達他發起「35+」的初衷。區表示同意,並讀出其中一段內容,指出不想浪費選票也是其初衷。法官陳仲衡隨後亦特別指出文中一句,「過了那麼多年,也為第一票是投給黃成智感到羞恥⋯⋯」。區回應稱,「我都唔係好想令佢(黃成智)尷尬」,解釋指他成年後第一次立法會選舉的投票是投給黃成智,覺得羞恥是因為他不認同黃的政治立場,投票予黃是因大局為重。

區又指,他沒有反對戴耀廷提出要否決財政預算案的說法,是因為當時覺得不是一件錯事,而他同意用「積極運用權力」否決預算案的字眼,是因察覺到不同參與者的政治立場有一個「範圍」,他相信那與戴耀廷將事情說得「好盡」有差距。區稱,當時「(35+)唔係賣一啲希望」,因為有《國安法》立法,以及如果真的發生取消議員資格,民主派很可能在新一屆議會不足35席,「35+計劃」就會失敗。

Beel問區,雖然區一直堅持「35+計劃」,但據區當時的評估,現實是計劃不太可能成功。區反問有關評估是否包括法律風險。法官陳慶偉則指,當時是有可能成功,不然為何要辦初選;又指區的腦海中有兩個情況,分別是有和沒有法律風險的情況。Beel 最後沒有再追問下去。

法庭音訊系統一度現問題 早上休庭個多小時處理

其間,法庭的音訊系統一度出現問題,不斷出現雜音而中斷,早上約10時45分起需要休庭處理,多名法院職員嘗試解決雜音問題,至下午12時10分才重新開庭。

午休後,Beel 問區諾軒何時開始疑惑「35+計劃」會否成功。區一度稱是《墨落無悔》聲明出現的時候,後修正指「風險一開始已經存在」,即使沒有《墨落無悔》聲明,他都會想到一些候選人會因其政治聯繫已無辦法參選,舉例指黃之鋒參選九龍東,他預期黃難以通過審查參選。區又指,令到計劃出現「執行唔到」的問題,他認為是2020年6月中旬後,從輿論有多大程度指出候選人有入閘風險開始。

另外,法官陳慶偉指,組織者撤回或暫緩(withdrawn or suspended)「35+計劃」後,是否代表初選參加者不再受任何共同綱領或公開聲明約束,亦因此楊雪盈當時(在初選落敗的情況下)仍報名參與立法會選舉。區稱「當大會唔再運作,大家跟住做嘅決定係自主嘅」,同意參加者可隨他們所想去做。

多名區議會主席出席初選記招 區指戴耀廷稱若遇異議他們可作公證人

法官陳慶偉又問區,「35+計劃」是否由戴耀廷帶領,庭上主要提出的文章大部份是由戴耀廷撰寫,而區在計劃中只是擔任協調人的角色,與趙家賢的角色相若。區同意,但指出他與趙負責的事情有不同。陳官又提到多名區議會主席有出席6月9日初選記者會,問區他們的角色是甚麼。區表示據戴耀廷稱,協調會議過程有區議會主席見證,當有一日不同與會者有異議時,他們就會作為公證人複述會議內容。

Beel在盤問尾聲時,問區是否在2020年之前已認識何桂藍,及認同何是一個「astute」(精明的、敏銳的)的政治記者,庭上眾人表示未能聽清楚「astute」,Beel遂以中文補充「醒目」,區表示同意,又指曾接受何的訪問。Beel最後指出,對區諾軒而言,「『35+計劃』到最後只是一個不會實現的夢(at the end, 35+ project was just a dream, it was not gonna happen)」,法官李運騰向Beel釐清他的問題是指甚麼時段之後,繼而補充向區指出,「大律師是在問,由一開始就註定失敗,而你是知道的」,法官陳慶偉接着再強調「是從一開始」,法官李運騰着區可以答「yes(是)」、「no(不是)」或「you don’t know(你(指區諾軒)不知道)」。區諾軒最後稱「好難一概而論」。Beel 完成對區諾軒的盤問。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列席被告:岑敖暉、袁嘉蔚、吳敏兒、黃之鋒、馮達浚、朱凱廸、梁晃維、譚凱邦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及萬德豪
案件編號:HCCC69/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