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 第29天審訊|區諾軒解讀戴耀廷「攬炒」 並指不支持達至「浴火重生」局面 借中共元老紫砂茶壺喻香港論 「無必要打爛佢」

分享文章

民主派初選47人案 第29天審訊 真攬炒十步 浴火重生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因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今(22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踏入第29日審訊,區諾軒繼續以控方證人身分接受盤問。代表何桂藍的大律師Trevor Beel盤問時指出,區受《蘋果日報》訪問時提過兩派想法,一是以議會過半爭取「五大訴求」,二是「不惜攬炒」,區諾軒庭上解讀,「不惜攬炒」一派希望透過否決財政預算案向北京施壓,就算無法爭取訴求,也要北京「做得最赤裸」,令香港不再存有任何幻想。區又認為,戴耀廷的「攬炒」意指透過令各方陷入死局,催生新局面達至「浴火重生」。區解釋為何他不支持「浴火重生」時,提到香港曾被比喻為「一隻金絲雀」,法官李運騰表示從未聽過這個比喻,區續謂:「我用個好啲嘅比喻,有位中共元老話香港係個紫砂茶壺,你冇必要打爛佢。」

Beel展示區諾軒2020年4月30日轉載到Facebook、區接受《蘋果日報》的訪問報道〈民主派或五區齊初選定出線權 區諾軒以「35+」否定中共極權〉,當中提及有兩個情況,一是以議會過半爭取「五大訴求」,但沒有人決定如何實踐「五大訴求」;二是「不惜攬炒」,否決財政預算案向北京施壓,區在庭上解讀指,「寧願你(北京)做得最赤裸, 咁你唔好再令香港存有任何幻想」。區被問「不惜攬炒」是甚麼意思時,他指抱這個說法的人會覺得,「就算我無辦法爭取到我想要嘅嘢,我都要你做得最赤裸,意思就係你就算唔畀我實踐訴求,你都要用一啲好核突嘅方法應對」。

法官李運騰問到「唔好再令香港存有任何幻想」中的「幻想」是指甚麼,是否指真誠地相信一國兩制?區回答指,抱這個說法的人沒有具體指涉及政治制度,他的解讀是他們在表達一種絕望,「佢哋覺得咁長嘅時間都冇辦法實現到佢哋心目中理想嘅香港,所以要用盡抗爭手段,去爭取一個破局 ,有一個意思係置諸死地而後生」。

代表何桂藍大狀問只涉政府一方如何「攬炒」 區解釋是各方無得益下形成壓力

區另在盤問下同意,「攬炒」一詞並非由戴耀廷所創,早在2019年反修例運動期間,已在連登等網上討論區出現,「唔係佢(戴耀廷)創出嚟,但佢演釋咗一個版本」。Beel指出,否決財政預算案本身並不會造成「攬炒」,區則稱可分開去看,否決預算案是單獨行為,而戴耀廷所指的「攬炒」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這個元素。區亦重申,戴在4月撰寫有關「攬炒」的文章時,已脫離初選參與者當時的看法。

區形容,否決權是一種與政府談判的籌碼或能力。Beel質疑戴的想法不可實現,指出即使否決財政預算案、解散立法會,也不代表政府會因而停擺,區同意並指「最多令財政無得到適切撥款,唔會令到政府完全唔能夠運作」。區亦同意,根據《基本法》,即使財政預算案遭到否決,政府亦可向立法會申請臨時撥款。

Beel追問,「攬炒」是牽涉雙方的破壞,如只牽涉政府一方,又如何造成「攬炒」?區指政府未能取得撥款無法運作,市民同樣會受害。法官陳慶偉關注,庭上從未探討有關「攬炒」的另一方,追問是指民主制度崩潰,抑或是區所指的市民生活受害。

區回答:「我綜合一下,喺2020年因為社會上面都係有好大矛盾,民主嘅路亦好難寸進,就我理解『攬炒』喺呢度嘅意思就係,政府無辦法得益,市民都無辦法得益,民主派作為市民代表都無辦法爭取到佢哋為市民可以爭取到嘅嘢,呢種狀態係一種壓力。點解要有呢種壓力?因為有一個更大嘅目標要去爭取,希望任何一方都通過各種方法去離開呢種壓力嘅狀態,最終就有浴火重生嗰個結果。」

法官指「攬炒」是死局 區形容是「雙輸」

法官李運騰指出,「攬炒」是一個「死局」(deadlock),死局中所有人都不會得益;區同意並形容這是「雙輸局面」(lose-lose situation)。李官續指,「攬炒」就是期望透過死局催生新局面,區同意。

Beel再就「攬炒」定義提問時,以1960年代美蘇冷戰為例,指雙方均持有核武,但不會使用,因為一旦使用所有人都會死,從而達致雙方制衡。法官陳慶偉聞言打斷提問,指冷戰不是「攬炒」,而是「互相威嚇」(mutual deterrence),又強調冷戰是有關「預防手段」(prevention);法官陳仲衡亦指雙方按發射掣後才是「攬炒」。Beel最終未就此再作追問。

當被問到為何會認為戴耀廷〈真攬炒十步〉的文章「瘋狂」時,區解釋,雖然否決權是《基本法》所寫的權力,但認為戴不需要將事件推至「要攬住中共跳出懸崖」,他又強調在香港爭取民主,不應該「講到出晒界」。

區指香港曾被喻為「金絲雀」 官稱只聽過香港是「金蛋」

法官陳仲衡追問:「鳳凰不需要浴火?(no need to burn the phoenix?)」區回答:「既然我哋之前都話香港係一隻金絲雀⋯⋯」被告欄傳出竊笑聲。李官表示從沒聽過這個比喻,只聽過香港是「金蛋」(golden egg),Beel指出應是「會生金蛋的鵝」(a goose that laid golden eggs)。區續謂:「我用個好啲嘅比喻,有位中共元老話香港係個紫砂茶壺,你冇必要打爛佢。」吳政亨聞言掩面搖頭,何桂藍亦不禁失笑。

Beel指出,〈真攬炒十步〉文章有錯誤前設,根本不可能被實現,區同意該文章有「好多假設」,他亦曾向戴本人提及,但他已忘記當時對方確實如何回應,只記得他沒說自己出錯。Beel續指,戴提出「攬炒」或只是希望激起大眾議論,區指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列席被告:岑敖暉、袁嘉蔚、吳敏兒、黃之鋒、馮達浚、朱凱廸、梁晃維、譚凱邦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及萬德豪
案件編號:HCCC69/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