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 第29天審訊|區諾軒指〈墨落無悔〉對初選組織者的「一個異議」 同意否決預算案後特首可選擇不解散立法會

分享文章

民主派初選47人案 第29天審訊 墨落無悔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因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今(22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踏入第29日審訊。區諾軒續以控方證人身分,接受代表何桂藍的大律師Trevor Beel盤問。區諾軒同意〈墨落無悔〉聲明中,沒有提及不予區別地否決財政預算案,但認為該聲明是其中一項增加參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風險的事情,亦對此聲明及部份參加者在初選論壇的言行感到「好煩惱」。法官李運騰問到,會否視〈墨落無悔〉聲明是在挑戰初選組織者,區表示,戴耀廷沒有要求參選人簽署初選文件,但〈墨落無悔〉聲明是要作出一個表態,因此認為是對初選組織者的「一個異議」。

Beel及後指,即使當時立法會換屆選舉按原定時間2020年9月舉行,但財政預算案一般會在翌年2月底至3月初才公布,即中間至少有5個月的時間,問區諾軒初選組織者曾否討論這5個月時間,民主派有何打算?區回應稱他們沒有討論。Beel就指,〈墨落無悔〉聲明指要政府對「五大訴求」作回應 (respond),法官李運騰則指聲明是用「force (迫使)」字眼,Beel稱也是要求回應,惟李官再指「respond to a threat, that will be forcing(受威脅下作回應也是強迫)」,指這事情留待陳詞時處理,其後又再稱是「strongly persuade (強力勸服)」,法官陳慶偉則稱「to cow(威嚇) somebody……cow, 牛呀」。

代表何桂藍的大律師Trevor Beel今續問到,初選參加者被取消參選資格,是否一個不能移除的障礙?區表示同意,亦同意在2020年6月時,已意識到這困難,而一個候選人被取消資格,就要找替補人選,如果參選期間候選人被政府提問問題,他們就應該預計有機會被取消資格。

【區指〈墨落無悔〉聲明內容帶來取消參選資格風險】

法官李運騰就加入提問,是否有候選人在初選論壇上說了一些話,或做了一些事,而令區關注他們有機會被取消參選資格;區回應稱,是他們說了一些「暫且稱為超越紅線嘅說話」,會增加他們無法參選的風險,並指以「風險」來描述,是因當刻無法知道相關言論,是否會被視為取消資格的證據。

法官李運騰續問,〈墨落無悔〉聲明是否其中一項區所指增加無法參選風險的事情?區同意是其中一項,又指當時輿論指出,若有候選人罔顧後果地否決預算案,會被視為不尊重《基本法》,但當時無先例可循,只能主觀估計。Beel則指,〈墨落無悔〉聲明沒有提及不予區別否決預算案。區回應,聲明的第1段整段內容都會帶來風險,因簽署這份聲明的候選人在「入閘(獲確認參選資格」時,政府可能會問候選人在聲明中表示「會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是基於甚麼目的去運用否決權。

法官爭議〈墨落無悔〉聲明內用字是否「迫使、威嚇」

不過,區同意〈墨落無悔〉聲明中,沒有提及不予區別地否決財政預算案。他又指,初選的文件包括各區的共同綱領是沒有公開,但〈墨落無悔〉是公開的聲明,政府可以接觸到,因而亦對參選人出聲明及部份參加者在初選論壇的言行感到「好煩惱」。法官李運騰就問,會否視〈墨落無悔〉聲明是在挑戰初選組織者?區表示,戴耀廷沒有要求參選人簽署初選文件,但〈墨落無悔〉聲明是要作出一個表態,因此認為是對初選組織者的「一個異議」。

Beel續提問,即使當時立法會換屆選舉按原定時間2020年9月舉行,但財政預算案一般會在翌年2月底至3月初才公布,即中間至少有5個月的時間,初選組織者曾否討論這5個月時間,民主派有何打算?區回應稱沒有討論;Beel然後指,〈墨落無悔〉聲明中要求政府對「五大訴求」回應(respond),但法官李運騰則開腔指,聲明是用「force(迫使)」字眼,Beel 則指也是要求回應;李官此時就稱:「respond to a threat, that will be forcing(受威脅下作回應也是強迫)」,又指這事會留待陳詞時處理,其後又再稱是「strongly persuade (強力勸服)」。法官陳慶偉則稱「to cow(威嚇) somebody……cow,牛呀」。

辯方引戴文章提「35+計劃」其一目的是要談判

Beel隨後就戴耀廷在2020年3月3日一篇文章〈反制警察政權就要立會奪半〉,當中提到「35+計劃」其中一個目的是要談判,指出若民主派未能在立法會取得過半議席,就不能談判。區諾軒指,文中有提及談判,亦有提及以立法會奪半作為政治籌碼,若民主派未能取得過半議席,缺少否決預算案這個籌碼,就更加無資格談判,但不同意會完全沒有談判地位,因為即使民主派一直在立法會佔少數,各黨派都可以與政府談判。法官李運騰隨即問,是否因可以有其他手段,例如製造麻煩,區表示同意。

Beel又問到,如果要令事情推進,需要雙方作出讓步,而要在談判較強勢,是否就不會向對方公開己方願意放棄的事情。區回應表示認同「開天殺價,落地還錢」的說法,同意「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口號是談判時的力量。Beel續問區,是否預期如果政府在某些事情上妥協,民主派也會在某些事情些妥協?區稱,如果大家願意一人走一步,即是他所說的談判。區又同意法官李運騰所指,2016年起民主派「碎片化」,即使是戴耀廷也不能指揮民主派。

區又指,解散立法會的權力在特首手上,同意如議員否決預算案,特首可選擇是否解散立法會,但如果決定繼續現行的立法會組成,特首就要該批議員「傾出一個過得到嘅預算案」,不然就會未能通過一個恆常撥款。Beel則指,如解散立法會後重選,立法會議席最終仍是由市民決定;區回應,所以政治人物是大家互相「縱橫捭闔」,補充稱是「博奕」, 對市民來說,若長期不通過撥款,對於日常生活會有很好大壓力,因此重選時始終要作出選擇。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列席被告:岑敖暉、袁嘉蔚、吳敏兒、黃之鋒、馮達浚、朱凱廸、梁晃維、譚凱邦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及萬德豪
案件編號:HCCC69/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