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 求情|譚文豪認屬「積極參加者」 望法庭接納當時不知「紅線」在哪裏 對言行深感悔疚 對社會各界及中央政府道歉

分享文章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當中14人罪成,僅劉偉聰及李予信罪名不成立。6名九龍東區初選參與者包括黃之鋒、譚文豪、李嘉達、譚得志、胡志偉、施德來,今(5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求情。資深大律師何沛謙代表譚文豪求情,指譚關懷社區,一直回饋社會,譚認罪並已離開政壇,至今已被還柙逾3年,準備好建立新生活。

何沛謙強調法庭只能就被告在國安法實施後的「行為」處刑,又指譚應屬「積極參加者」級別,法庭應只根據承認的案情撮要所提及,譚在國安法實施後所作的3個行為,包括在初選論壇的發言、 參加初選及遞交提名表格參加正式選舉作判刑。

何又提到,譚文豪曾在2021年9月自願與警方錄取口供,當中一句提到「當然如果你問番我轉頭,我絕對唔會參加呢個初選,如果知道係犯法嘅話」,反映譚在參與謀劃時真實心態,強調當時選舉有很多疑惑及不確定,希望法庭接納當時譚不知道「紅線」在哪裏,他嘗試站在「紅線」之後,又指當時譚根本無從得知他是站在「紅線」的正確還是錯誤的一端,譚沒有原因在明知是錯誤、有機會要入獄數年的情況下,仍然一頭衝去做一些錯事。

何最後為譚文豪讀出以下一句:「在此我希望向法庭表達,我對過去的言行深感悔疚,希望公開向香港社會各界及中央政府真誠道歉。」【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黃之鋒由大律師李國威代表;譚文豪由資深大律師何沛謙代表;李嘉達由大律師陳德昌代表;譚得志由大律師梁寶琳代表;胡志偉由大律師郭子丰代表;施德來由大律師黃廷光代表。

出身草根家庭 成長環境驅使關心社會

資深大律師何沛謙代表譚文豪求情,指譚以中文親撰求情信,其妻子及母親亦有為譚撰求情信。譚出身自草根、低下階層家庭,小時居住環境不理想,父親是的士司機賺錢養家,譚其後有機會到澳洲修讀機械及太空工程學士學位,譚憑自己努力其後成為一名飛機師。何沛謙續指,譚自2016年開始從政,放棄了他的全職工作,但譚從來無意成為激進(radical)的政客,只是希望香港變得更好。譚關懷社區,一直回饋社會,更曾出書希望啟發年輕人成為飛機師,可見他關心社會,這一切並非為了名利,而是他的成長背景所驅使。

何沛謙又引述,譚文豪在2020年6至7月期間在立法會上,曾投票支持一些政府撥款議案,並基於該屆任期即將完結,盡力在會議上通過多一些撥款議案,否則該些議案很大機會要押後至下一屆立法會處理,甚或要在新一屆議會重頭審議,浪費了很多工夫。何沛謙強調,即使在該段期間,本案的事件愈演愈烈時,譚依然在議會盡力通過撥款開支,甚至有政府官員向譚發訊息表示感謝合作,即使在2020年7月11日的一次撥款投票之中,譚亦投贊成票,沒有為配合其政治議程對政府施加阻礙,有盡責地履行他的議員職責,審議所有關乎市民日常生活的議案。

何沛謙指,由於下一屆立法會選舉因疫情延後一年,當屆議員延任一年,部份議員被取消議席,不過譚沒有被取消,而是於2020年11月自行辭任議員。法官陳仲衡一度問譚曾否提及辭任原因,何回應指譚當時感到再留在立法會沒有前景,也視為他的從政生涯完結。

認罪並已離開政壇 準備建立新生活

何沛謙稱,譚認罪並已離開政壇,至今已被還柙逾3年,準備好建立新生活,希望可以彌補失去與其龍鳳胎子女、妻子及母親相處的時間。何又指,譚所投資開設的餐廳已關閉,其妻子要獨力照顧整個家庭,但又不能找全職工作。此外,譚在還柙期間修讀會計及工商管理課程,其中3個科目獲第一名,準備可在服刑後尋找工作。何續指,譚早於收到控方的案情撮要前已打算認罪,希望法庭接納譚有真誠的悔意,給予3分之1的認罪減刑。

何沛謙陳詞指,就串謀控罪,法庭應考慮串謀當中的一些確定性及不確定性因素,包括有些參選人可能因被DQ而未能入閘,以譚的性格不可能被標籤為是次串謀計劃的「死忠」成員,法庭應以現實情況評估串謀計劃是否可實現。

何沛謙另指,不應將譚文豪標籤是「激進(radical)」,法官陳慶偉則指,譚所屬的政黨非常激進,何回應只是當其時予人的觀感。法官李運騰指,證據上也有指譚在黨內提出要「搶韁」。

何指出,《國安法》第39條列明「本法施行以後的行為,適用本法定罪處刑」,何強調條文是用國安法實施「以後的行為」作處刑,法庭只能就被告在2020年7月1日後的「行為」處刑,而不能就被告在國安法實施前被指所作的言行而處刑。3名法官均對該說法提出質疑,法官李運騰問到在評估某一特定被告的參與程度時,假設沒有證據顯示被告的角色有轉變,法庭是否可以參考被告在國安法實施前的活動?何沛謙則指,法庭只可就斷定謀劃是否存在,以及被告是否有參與謀劃這兩件事上,參考國安法實施前的活動,而不能在判刑時考慮被告在國安法實施前的所言所行。

就着譚文豪應被歸類為量刑分級中的哪一級,何沛謙指應屬「積極參加者」級別(即應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法官陳慶偉聞言問到,如果按何所言只考慮譚在2020年7月1日後的行為,哪麼譚的行為如何構成「積極參加者」?何沛謙回應指,根據被告承認的案情撮要,在國安法實施後,譚共作了3個行為,包括在初選論壇的發言、 參加初選及遞交提名表格參加正式立法會選舉;如果法庭認同判刑不應追溯國安法實施前的言行,則只應基於該3項行為判刑。

法官陳慶偉續質疑,該3項行為如何顯示被告有顛覆意圖?何指,案中的謀劃本身有顛覆意圖,而被告參與其中,並解釋指謀劃在2020年7月1日前已建立,譚在7月1日前參與,惟當時一切皆合法,當7月1日後就考慮被告在當日之後的行為,而就該些行為作判刑。法官陳慶偉指,何的說法與代表戴耀廷的資深大律師黃繼明的觀點相同,法官陳仲衡再提同一質疑,指同一原則若套用在戴耀廷身上,戴耀廷在7月1日後的行為並非屬謀劃組織者,何表示此問題應由黃繼明解答,他只能認為此原則適用於譚文豪的情況。

錄口供反映心態 不會因明知錯仍衝去做錯事

何又提到,譚文豪曾在2021年9月自願與警方錄取口供,當中一句提到「如果知道⋯⋯當然如果你問番我轉頭,我絕對唔會參加呢個初選,如果知道係犯法嘅話」,反映譚在參與謀劃時真實心態(state of mind),強調當時選舉有很多疑惑(confusion)及不確定,希望法庭能採開放態度,接納當時譚不知道「紅線」在哪裡,他嘗試站在「紅線」之後,將方向導離「紅線」,當時根本無從得知他是站在「紅線」的正確還是錯誤的一端,當然事後知道他是錯誤,但那並非譚當時的心態,譚沒有原因在明知是錯誤、有機會要入獄數年的情況下,仍然一頭衝去做一些錯事。

何續指,公民黨在2020年6月30日晚就國安法即將實施而開會,目的是要看如何修改選舉材料以能遵從國安法,希望能站在正確的一端,而非要觸犯國安法,希望法庭接納譚當時相信參加初選是合法。

何沛謙最後為譚文豪讀出以下一句:「在此我希望向法庭表達,我對過去的言行深感悔疚,希望公開向香港社會各界及中央政府真誠道歉。」【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黃之鋒、譚文豪、李嘉達、譚得志、胡志偉、施德來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萬德豪、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羅天瑋、高級檢控官陳穎琛
案件編號:HCCC69/2022、HCCC70/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