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 求情|梁晃維親撰求情信 生於九七「被詛咒的孩子」 人生階段總遇香港重大事件、命運相連 建設更美好香港為畢生抱負

分享文章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當中14人罪成,僅劉偉聰及李予信罪名不成立。6名港島初選參與者今(2日)在西九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求情,包括有份發起〈墨落無悔〉的梁晃維。辯方指,梁只是積極參與者,而非首要份子,他只望循合法途徑帶來改變,選出一名更好的特首回應市民訴求,不為私利。

辯方又引述梁親撰的求情信指,他稱生於九七的一代,每個人生新階段都會遇上香港的重大事件,包括畢業遇沙士、豬流感、傘運、反修例運動及疫情,他自覺與香港同悲同喜、命運相連。梁說即使很多人感到迷失,但他從不對香港失去信心,相信憑着對這片土地的熱愛,香港定能迎風而上,「只要我還活着,建設更美好的香港,將會是我畢生的抱負」。【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有份發起〈墨落無悔〉 官指國安法後沒撤回

代表梁晃維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陳詞指,梁在國安法生效之前發起〈墨落無悔〉,而內容亦只是重申當時的協調共識,法庭量刑時不考慮國安法之前的行為,即遭法官陳慶偉質疑〈墨落無悔〉可能在國安法前形成,然而從來沒有撤回。彭表示,梁被DQ後沒有提出「Plan B」的替補人選,法官李運騰關注,辯方是否意指梁被DQ等同停止參與涉案謀劃?彭確認這點。

法官陳仲衡遂指出,梁曾指因難覓持相同政治主張、且不觸及紅線的人選,可見梁並非沒有找,只是難找人選。彭重申,梁沒有進行「Plan B」是事實。

彭續指,辯方不否認梁沒有退出涉案謀劃,亦不否認他是積極參與者(active participant),但並非「首要份子」,而其角色在國安法生效之後亦相當有限,僅參與街站、抗爭派記者會,其後已被DQ。陳慶偉質疑包括梁在內的3名〈墨落無悔〉發起人在國安法之後曾接受訪問。彭解釋,有關訪問在國安法前進行,但在國安法之後發布。

認對法律無知但非不尊重 認罪望獲刑期扣減

彭在陳詞中又力陳,梁並非不尊重法律,只是對法律無知(ignorance of the law),錯誤地相信行為合法。李運騰聞言指出可能有兩類人,包括不清楚法律的參與者,但相信首被告戴耀廷所指初選是合法,亦可能是激進份子不理國安法生效與否,仍執意繼續進行初選,彭稱絕對同意這點。

陳慶偉遂追問,辯方有何證據證明梁是前者,而非後者?彭遂引述梁的公開發言,指梁提到否決政府提案及財政預算案「係我哋作為代議士嘅合法權利,唔代表佢係一個非法嘅初選」。彭希望法庭可將上述所指反映在量刑起點上,另請法庭就梁及早認罪,給予全數3分1認罪扣減。

望循合法途徑帶來改變 選出好特首回應訴求

個人背景方面,彭稱從多封求情信可見,梁晃維關愛他人及流浪動物,他曾任職區議員,致力服務社區。本案而言,梁只望循合法途徑帶來改變,包括選出一名更好的特首回應市民訴求,從來不為一己私利,亦無作出任何破壞。

彭又在庭上讀出梁親撰的求情信,指他還柙3年多已深切反思,他為其行為向大眾致歉;梁現正嘗試調整人生,但偶爾仍感孤獨,並感到迷惘。

彭指,梁特別提到,生於九七的一代常被稱為「被詛咒的孩子」,每逢踏入人生新階段,香港都會遭遇重大事件,幼稚園畢業遇上沙士、小學畢業遇豬流感、高中時期遇雨傘運動、大學畢業則遇反修例運動及疫情,「在這個與香港同悲同喜的過程中,我深深感到我的命運與香港緊緊相連」( In this process of sharing Hong Kong’s joy and grief, I deeply feel that my fate is tightly linked with Hong Kong’s.)梁認為香港是他的成長之地,他將繼續與其同甘共苦,為香港的成功喝彩,為香港的衰落悲傷。

彭續指,梁認為香港自2019年起面臨困境,他相信很多人對未來感到迷失,但他本人則從未對香港失去信心,梁相信憑着對這片土地的熱愛及承傳下來的精神,香港定能迎風而上、克服重重難關,「只要我還活着,建設更美好的香港,將會是我畢生的抱負」(As long as I am alive, building a better Hong Kong will always be my lifelong aspiration.)。【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袁嘉蔚、梁晃維、鄭達鴻、徐子見、楊雪盈、彭卓棋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萬德豪、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羅天瑋、高級檢控官陳穎琛
案件編號:HCCC69/2022、HCCC70/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