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 求情|彭卓棋求情指案發後獲基本法基金會聘用 協助維護國安應獲減刑 官質疑是「偽裝愛國者的機會主義者」

分享文章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當中14人罪成,僅劉偉聰及李予信罪名不成立。6名港島區初選參與者今(3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踏入第二天求情。彭卓棋一方力陳,彭一直有愛國背景,致力服務國家,案發後受聘於香港基本法基金會,協助維護國家安全,應獲減刑。惟3名法官多番質疑求情內容與彭案發時的激進言論南轅北轍,愛國或只為利用機會博取減刑,難以信服他言行一致、一時誤入歧途,更質疑他是「偽裝成愛國者的機會主義者」。

港島區初選參與者今早求情完畢,周五(7月5日)將進行第3批、6名九龍東初選參與者黃之鋒、譚文豪、李嘉達、譚得志、胡志偉、施德來的求情,料需時2日。【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代表彭卓棋的大律師盧敏儀求情指,彭案發時對法律無知,因為國安法是沒有經過公眾諮詢的新法例,公眾沒有充足時間理解和適應,彭當時真誠地誤信他在國安法後已做足措施,以示意他已退出計劃,包括通知民主動力及票站移除原有政綱。不過,法官李運騰質疑,彭最後用撕掉政綱的照片取代政綱,相中彭做出握拳手勢似有示威意味。

官指撕政綱握拳意味反抗 辯方稱為攝影師要求

法官陳慶偉質疑彭大可直接退出初選,辯方同意這會更理想,但彭參與初選是為參選立法會服務公眾「試水溫」。陳慶偉續指,證據反映由彭一開始已對初選計劃感興趣,即使他在國安法後發布自己撕掉政綱的照片,其意味也是反抗多於服從。辯方指,彭是被攝影師要求做出手勢,陳慶偉聞言直言彭才是「老細」,有責任指導攝影師拍照,呈現自己希望向選民呈現的形象,又認為彭的舉措只是為迎合當時「鬥黃」的主題。

辯方求情時強調,彭作為「機會主義者」,是把握每一個機會服務國家,一直以來都有愛國背景,致力用其能力和熱情服務中港,包括創立「香港青年創業聯盟」,提倡在大灣區拓展商業機會,彭案發後獲「基本法基金會」聘用,協助維護國家安全、推廣「一國兩制」及《基本法》,而基金會秘書長侯叔祺今有到庭支持彭卓棋。辯方力陳彭維護國安的行動應屬求情因素。

不過,法官李運騰質疑,上述都是案發後的行為,如何能夠說服法庭就此減刑;法官陳慶偉亦質疑,辯方將彭形容為機會主義者,該些愛國行動可能只是他利用的另一些機會;法官陳仲衡補充一句總結:「An opportunist masquerading as a patriot」(一個偽裝成愛國者的機會主義者)。

串謀時間不短 法庭難信服一時誤入歧途

辯方解釋,彭卓棋一直以來都愛國,只是在加入基本法基金會後變得更堅定,並非案發後突然改變,而基金會也不會隨意聘用任何人,必然經過審核確定其真實想法。法官李運騰質疑,辯方求情與裁決結論南轅北轍,事實上彭由倡議大灣區發展的人,變成在選舉論壇發表激進言論的人,言論更針對中港政府,犯法後卻又加入維護國安的機構,法庭除了確定他是機會主義者外,如何能相信他言行一致?李運騰又指,即使辯方指彭一時誤入歧途,犯案與其本性相違,鑑於串謀時間不短,法庭同樣難以信服。

辯方一度解釋,彭有服務的抱負,李運騰聞言謂「服務誰?服務他自己?」辯方重申是國家,李運騰明言難以接受此點,辯方就指彭的本性無法被扭曲,李運騰問辯方是否暗指法庭扭曲證供,辯方澄清不是,重提彭所做的公益事務,並指彭獲老師及親友撰信求情,內容反映彭的本性,辯方無法扭曲或強迫他們寫出信件內容。【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袁嘉蔚、梁晃維、鄭達鴻、徐子見、楊雪盈、彭卓棋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萬德豪、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羅天瑋、高級檢控官陳穎琛
案件編號:HCCC69/2022、HCCC70/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