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 求情|余慧明親撰求情信:投票改變秩序沒有錯 也許唯一犯錯是太愛香港 官:政治宣言、不見悔意

分享文章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4人經審訊後被定罪,另有31人認罪。6名九龍西區初選參與者包括毛孟靜、何啟明、馮達浚、黃碧雲、岑子杰及劉澤鋒;超區初選參與者包括岑敖暉、王百羽,以及衛生服務界初選參與者余慧明,今(11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求情。辯方讀出余慧明的自撰求情信,余明言因為政府對民意充耳不聞,眼見街頭示威不絕、示威者犧牲和被捕,她決意參選立法會,增加談判力量扭轉僵局,卻被指控為「顛覆國家政權」,情況在其他民主國家聞所未聞。

余慧明在信中直抒胸臆:「若政府認為實施23條是憲制責任,難道實施雙普選就不是嗎?即使事至如今,我仍然認為,透過在立法會投票改變既定秩序根本沒有錯,也許我唯一犯的錯,就是我太愛香港了。」

未待辯方讀畢信件,法官陳慶偉打斷謂:「這根本不是求情信,這是政治宣言⋯⋯法庭之外,隨便你,你喜歡可以走到街上說,但不要在我的法庭裏說。」辯方強調求情信反映余想法轉變,陳慶偉就明言:「恰恰相反,我們看不見任何悔意……無問題,這是她的選擇……你大可以不求情,你不一定要求情。」【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毛孟靜由大律師黃雅斌代表;何啟明由大律師阮偉明代表;馮達浚由資深大律師祁志代表;黃碧雲由大律師沈士文代表;劉澤鋒由大律師黃錦娟代表;岑敖暉由大律師黃雅斌代表、王百羽由大律師黃俊嘉代表;余慧明由大律師石書銘代表;岑子杰由大律師郭憬憲代表。

辯方指政府漠視所有訴求 令余慧明執意參選立法會冀獲更大話語權

大律師石書銘今求情指,余慧明現年37歲,自大學開始立志投身衛生服務行業,其後成為註冊護士,在醫院深切治療部工作,於2017年退下前線,在醫管局總部任職醫療訊息管理助理主任,希望為更多病人作出貢獻,其歷年工作全與公共服務相關。

辯方力陳,余最初對政治不感興趣,後來因2019年社會運動覺醒,在新冠疫情期間,成立工會爭取香港政府封關,獲大量醫管局員工支持,其訴求毫不政治,只希望面對未知病毒能拯救更多生命,即使如今回看或屬立場激進,但「一隻手掌拍不響」,政府漠視所有訴求,令余慧明執意參選立法會,冀取得更大話語權。

辯方強調,一個貢獻社會的工會領袖,在其他國家或許會獲稱頌甚至授勳,但在國安法之下,她對公共服務的付出卻成為定罪基礎。法官陳仲衡質疑,余被定罪非因公共服務,而是她案發時段的作為;辯方就解釋,余的作為正是她公共服務的一部分,而與本案不少被告一樣,她最初深信計劃是合法,強調余並非知法犯法的激進分子,過往用罷工等和平合法手段爭取訴求,從不鼓吹使用暴力,只因她對《基本法》框架的理解、戴耀廷指初選不違法的意見,誤信無差別否決預算案屬合法。

辯方力陳法庭有空間視余為「其他參加者」  可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

有關余的參與程度,辯方力陳衛生服務界別初選有別於其他地區,本質和目標上「最純粹」,只為集中票源增加勝算,沒有舉行協調會議,候選人之間也沒有討論過「35+」後的作為,可見余單獨行事,僅從媒體及坊間討論得知否決預算案的議題,自己希望立法會能更反映民意。辯方指出,余是一名有理想、富同理心的年青人,對她而言「五大訴求」中最重要的訴求,是爭取普選,不幸地因時局發展、新法律實施,她最終誤墮法網。

辯方又指,雖然余簽署〈墨落無悔〉聲明書,但她作供解釋當時認為聲明內容不適用於衛生服務界;即使在抗爭派記者會上,她個人也沒有倡議無差別否決,可證其角色較輕。辯方又指,余沒有「Plan B」替代參選人,政府有權取消候選人資格,觀乎余當時的立場,她即使參選也大有可能被DQ,無法實現謀劃,此點應屬減刑因素。辯方力陳,即使從表面看來,余是「積極參加者」,但鑑於衞生服務界別特殊性等因素,法庭仍有空間視她為「其他參加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

辯方強調,余作為註冊護士,被定罪後預期會面對紀律聆訊,鑑於本案控罪嚴重,她大有可能不會再被容許做護士,她將生命獻給公共服務,餘生要繼續肩負犯案代價,希望法庭量刑時考慮此點。

辯方庭上讀親撰求情信被官打斷  指內容不見任何減刑因素

辯方庭上讀出余手寫的英文求情信,中文翻譯內容如下:

如我供詞所述,對我而言,一切源於2019年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當時,逾一百萬香港市民走上街頭,和平表達反對意見。遺憾地,他們的聲音未被聽見,最終引發激烈街頭示威。如今,這場民主運動過去5年多以後,政府視參與運動的市民為「暴徒」、將整場運動標籤為「黑暴」。

在2020年,我相信即使街頭示威持續發生,政府仍會對公眾的不滿充耳不聞。我不欲看見更多犧牲、更多示威者被捕。此外,由於政府未能及時採取措施防止社區爆發COVID-19,我希望進入我們的政治體制——參選立法會,增加談判力量,扭轉僵局,但卻被指控為「顛覆國家政權」,這在其他民主國家是聞所未聞的。

判詞說,「五大訴求」都是空中樓閣,但當中卻包括實施基本法承諾的雙普選,若政府認為實施23條是憲制責任,難道實施雙普選就不是嗎?即使事至如今,我仍然認為,透過在立法會投票改變既定秩序根本沒有錯,也許我唯一犯的錯,就是我太愛香港了。

辯方讀至「也許我唯一犯的錯,就是我太愛香港了」時,法官陳慶偉打斷謂:「這根本不是求情信,這是政治宣言……法庭之外,隨便你,你喜歡可以走到街上說,但不要在我的法庭裏說」。辯方解釋,求情信內容反映被告想法轉變過程,法官李運騰就指信件內容不見任何減刑因素,法官陳慶偉表示「恰恰相反,我們看不見任何悔意……無問題,這是她的選擇……你大可以不求情,你不一定要求情」。【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毛孟靜、何啟明、馮達浚、黃碧雲、岑子杰、劉澤鋒、岑敖暉、王百羽、余慧明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羅天瑋、高級檢控官陳穎琛
案件編號:HCCC69/2022、HCCC70/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