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裁決|民協何啟明、施德來罪成 官拒接納2人就初選沒一致取態 指對否決預算案各說各話會是「政治災難」

分享文章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及陳仲衡,上周四(5月30日)頒下裁決。

民協的何啟明及施德來被裁定罪成,法官拒絕接納何啟明與同屬民協的被告施德來就初選沒有一致的取態或溝通,認為2人分別是民協的副主席和主席,競選團隊完全獨立運作並採取不同競選策略是有違常理;2人若各說各話會是「政治災難」,認為2人必定有協調,確保他們就重要的議題的說法一致。

法官認為,何啟明供稱〈墨落無悔〉的內容是指參加者可以在基本法賦予的權力之中選擇行使哪一些權力,這個說法是荒謬的解讀,認為如果「35+計劃」下成功當選的人都可以自由決定運用基本法賦予的哪一項權力,就會令他們難以與政府討價還價,不能迫使政府答應「五大訴求」;又認為施德來視〈墨〉具約束力,才會透過簽署〈墨〉作承諾運用立法會權力。

法官又指,何啟明及施德來作為民協副主席/主席及區議員,是肯定知道「五大訴求」是政府不可能答應的條件。法官指出,何啟明的選舉工程以及他背書的〈墨〉,反映了他參與「謀劃」的意圖,是要為達目標而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施供稱無意否決預算案,以及他會跟從民協在考慮預算案的利弊後才決定立場,與其2020年6月的帖文承諾會運用否決權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是相違背。【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控方指控民協的何啟明及施德來知悉「35+計劃」是要在立法會取得過半議席後,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以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何啟明供稱,他的理解是「35+計劃」及〈墨落無悔〉聲明並非綑綁參加者,他相信否決預算案的權力是由《基本法》賦予,「35+計劃」的參加者若當選議員,是可以選擇運用《基本法》賦予的任何一種權力。

同屬民協的時任主席施德來是九龍東參選人,他則供稱,理解「35+計劃」及〈墨〉均沒有綑綁參加者要否決預算案,而他亦相信否決預算案的權力是基本法所賦予,亦一直相信初選及行使否決權是合法的。施稱,他無意否決預算案,又指為服務基層市民,與政府維持工作關係是重要的,若當選他會與政府談判和溝通,視否決預算案為「談判籌碼」及策略去令行政長官回應「五大訴求」。

法官在判詞表示,拒絕接納何啟明與同屬民協的被告施德來就初選沒有一致的取態或溝通,認為何啟明與施德來分別是民協的副主席和主席,是民協派出的唯二候選人,民協作為小政黨又逐漸被邊緣化的情況下,對當時民協而言,兩人之中必須有一人能取得立法會議席,即其中一人需在初選勝出,而初選對民協如此重要,何與施2人的競選團隊完全分別獨立運作並採取不同的競選策略,是有違常理。

何啟明證供指,民協就否決預算案沒有一致的立場,法官表明不接納其證供,認為民協主席和副主席沒有就否決預算案有一致立場、各說各話,則會對民協是「政治災難」。法官認為2人必定有就競選策略討論和協調,確保他們就重要的議題的說法一致,在遇到其他參選人攻擊時有一致的反駁,否則他們之中一人的說話會被用作攻擊另一人,亦會被發現民協2名參選人就重要議題立場不一致。

官指何啟明開脫證供不可信 是不誠實證人

法官又在判詞指出,何啟明在簽署〈墨落無悔〉聲明時所發布的帖文圖片,有包括施德來的名字,這能顯示何與施之間是有協調;民協的黨團會議記錄也顯示,他們曾討論2020年的預算案,以及立法會選舉的口號,建議包括「立會過半、光復香港」、「抗威權、拼未來」等。法官拒絕接納民協黨團從沒有討論否決預算案立場的說法,亦拒絕接納何啟明與施德來的競選團隊可以無須獲黨的同意,自行決定否決預算案的立場。法官指出,何啟明的開脫證供不可信亦不合理,認為何是不可靠及不誠實的證人。

何啟明出席了九龍西的2次協調會議,他同意戴耀廷曾在會議上提及「運用否決預算案的權力」以及在會上曾傳閱「35+計劃」文件,當中提及要認同「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而第2次會議上張崑陽亦有提及否決預算案的議題。法官指,何啟明在會議上沒有就否決預算案等議題提出關注或反對,而何啟明亦一定清楚張崑陽與戴耀廷所談論的是無差別否決預算案。

法官又指,區諾軒及趙家賢都有從戴耀廷的WhatsApp收到「35+立會過半計劃 民主派九西協調機制(初稿)」,並指是用作其後協議會議的討論基礎,法官認為唯一合理的是該文件有發送予所有出席首次會議的人,因此肯定何啟明曾收到該文件並知悉當中的內容。

法官續指,接納趙家賢的證供指在九龍西第2次會議後收到戴耀廷發送的「35+立會過半計劃 民主派九西協調機制協議」,並指是最終協調文件,而該份文件亦從同樣參選九龍西的黃碧雲的電腦中搜出。法官認為,何啟明與戴耀廷互相有對方的電話號碼,2人亦有就初選事宜發訊息溝通,因此肯定何啟明當時亦有從戴耀廷收到該最終協調文件,並指看不到有甚麼原因戴耀廷發送該文件予其他參選人而不發送予何啟明﹐亦肯定何有注意到文件第2項提及運用權力否決預算案。

裁定何啟明收到協調文件 知悉35+計劃目標

法官指,基於何啟明曾出席2次九龍西協調會議,及裁定他曾收到最終協調文件,因此可以肯定在2020年4月29日(第2次九龍西協調會議)時,何啟明已清楚「35+計劃」的目標,是要在立法會取得過半議席後,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以迫使行政長官回應「五大訴求」。

至於施德來方面,沒有爭議他出席了3次九龍東的協調會議。法官指,接納區諾軒的證供指,在九龍東的首次協調會議上曾討論「會積極運用基本法賦予的權力否決預算案」,施德來亦確認有收到九龍東的最終協調文件,而施亦有簽署九龍東的「共同綱領」,兩份文件均有提及「會積極運用基本法賦予的權力否決預算案」,因此肯定施德來是知悉「35+計劃」的其中一個目標,是要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迫使政府答應「五大訴求」。

法官又指,拒絕接納何啟明稱「35+計劃」是要做到議會有制衡,令「五大訴求」能透過與政府談判而達致,認為何啟明在政壇有經驗,肯定知道政府是不會接受「五大訴求」,因此何是知道「35+計劃」在成功取得過半議席後,當選議員的參加者是會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換句話說,何啟明是察覺到行政長官或政府拒絕或不回應「五大訴求」是預料之內,並且只是作為一個藉口去否決預算案。法官續指,何啟明的競選單張亦有提及為了達成「五大訴求」一定要取得過半議席並獲得否決權,不信納何啟明稱理解「五大訴求」並非「35+計劃」的目標。

李啟明對〈墨落無悔〉解讀 法官批評荒謬

何簽署〈墨落無悔〉聲明,是知悉該聲明是承諾若當選議員會否決預算案,如果聲明中的「在初選協調會議上已取得共識的共同綱領」的「共同綱領」只是區諾軒證供所指的4項共識,則沒有需要有〈墨落無悔〉聲明作為「抗爭派立場聲明書」。法官認為何啟明就〈墨〉第一點的意思是參加者可以在基本法賦予的權力之中選擇一些權力去行使,這個說法是荒謬的解讀,如果「35+計劃」下成功當選的人都可以自由決定運用基本法賦予的哪一項權力,就會令他們難以與政府討價還價,不能迫使政府答應「五大訴求」。

法官指,何啟明供稱他會用否決預算案以外的權力,去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是與〈墨〉的字面意思相違背;如果何啟明認為「共同綱領」只是區諾軒證供所指的4項共識,當在初選論壇上被劉偉聰問到為何簽署〈墨〉時,他便不會回答稱因為香港人希望見到民主派團結取得「35+」,所以所有參加者簽署〈墨〉是重要,也不會當被主持問到「攬炒」議題時,提及自己簽署了〈墨〉。

法官指,難以理解區諾軒證供所指的4項共識如何達致「攬炒」﹐認為何啟明所指的「攬炒」是指向在否決預算案後的嚴重後果。法官認為,簽署〈墨〉的目的就是要確認在各個協調會議上所達成的共識,令初選參加者受到公眾的監察。法官裁定何啟明簽署〈墨〉時,是知道第1點是要簽署人承諾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而何簽署是因為他完全認同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的想法。

至於施德來供稱〈墨〉完全沒有約束力,法官則指,施在他的Facebook帖文指,視民主派為共同體,要行動一致以應對政府。施又在Facebook指「我早前已簽署《落墨無悔,堅定抗爭》聲明書,我承諾運用立法會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的權力作抗爭,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法官認為,可見施視〈墨〉具約束力,才會透過簽署〈墨〉作承諾。

何啟明呼籲選民 不要投拒簽〈墨〉參選人

法官在判詞指,立法會議員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迫使行政長官答應任何政治訴求,都是濫用基本法賦予議員的權力。法官表示,何啟明及施德來作為民協副主席/主席及區議員,是肯定知道「五大訴求」是政府不可能答應的條件。法官指,從何啟明的選舉工程以及他背書的〈墨落無悔〉聲明,反映了何參與「謀劃」的意圖,是要為達目標而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施供稱無意否決預算案,以及他會跟從民協審議預算案的機制,而民協在決定支持或否決預算案前,都會考慮與民考成員一同討論預算案的利弊,但這些說法,與施2020年6月15日的Facebook帖文承諾會運用否決權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是相違背。

法官又拒接納施德來稱他所說的話只是選舉策略,亦拒接納施有準備與政府談判,認為從施的選舉工程可見,他是想藉承諾2次否決預算案,令其支持者相信塑造的進步派立場及民協的新形象;如果他收回此承諾,則會是「政治自殺」。

法官又指,何啟明在論壇上亦呼籲選民不要投票了拒絕簽署〈墨〉的參選人,又指面對極權打壓是沒有談判空間等;施德來在九龍東的初選論壇上,亦有提及與何啟明相類似的說話。法官認為,何與施2人在談及否決預算案時,肯定2人的意思是不顧預算案的利弊地否決,2人是有共同立場,一同同意「謀劃」,若當選後,會聯同其他人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或公共開支議案。

法官裁定,何啟明及施德來最遲於於2020年6月20日遞交初選提名表格時,成為「謀劃」的一份子,並一直維持至國安法生效之後。

就何啟明及施德來的顛覆意圖,法官指,2人不會單純是同意無差別否決預算案,而是因同意「謀劃」而懷着要迫使行政長官回應「五大訴求」的意圖。

法官指,何簽署〈墨〉反映他真正的意圖是要無差別否決預算案,亦預期行政長官拒絕回應「五大訴求」後,會按基本法解散立法會並辭職,並與「35+計劃」的組織者和參加者達成協議,要否決預算案意圖達到他們想要的後果;國安法生效之後,何簽署〈墨〉的帖文仍然留在Facebook頁面上,何在其後沒有撤回他同意〈墨〉的聲明,繼續指初選的主要目標是要團結民主派、對抗極權;何亦沒有撤回他在初選論壇的說話;在初選勝出後又聲明會站在議會戰線對抗極權。

施德來論壇及競選單張 承諾否決預算案

施德來在論壇及其選舉單張均承諾會否決預算案,亦提倡「全面攬炒」,在2020年7月12及13日的Facebook帖文亦促請勝選者遵守協調承諾,顯示他在國安法生效後仍然是「謀劃」的一分子。

法官指,肯定何完全知悉「35+計劃」是要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以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何參加初選並同意若當選議員會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法官指出,基本法從來沒有賦予立法會或議員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的權力(The BL never conferred a power on the LegCo or its member to veto a budget indiscriminately.),在基本法下,議員面要審議及考慮預算案,因此肯定何啟明知道無差別地否決預算案以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是不合法,並構成濫用議員權力,以及違反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的要求。

法官裁定何啟明及施德來在國安法生效之後仍然是「謀劃」的一份子,有意圖顛覆國家政權,並懷着此意圖參加初選,以促成「謀劃」,所有控罪元素確立,裁定2人罪成。

法官另在在判詞引述戴耀廷自2020年7月6日的記者會、2020年7月7日的文章〈民主派35+初選會否觸犯國安法?〉、2020年7月9日的Facebook帖文及同日的記者會上,均提及「35+計劃」是要取得過半議席否決預算案,當2020年7月13日中聯辦指初選違法後,戴耀廷又發訊息到多個初選群組,指「我公開的訊息說35+的目的,是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令特區政府問責。不提否決每一個議案,也不說癱瘓政府。供大家參考」。法官認為,戴明顯是要就「35+計劃」向參加者提供一個一致說法以應對中聯辦的指控,一直以來參選者都知道「35+計劃」是要否決預算案以癱瘓政府。【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案件編號:HCCC69/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