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裁決|時任公民黨成員鄭達鴻罪成 官指其公開發言顯示全心支持黨立場 有意跟從更激進路線 當選後將無差別投反對票

分享文章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審訊去年12月4日審結,歷時118日。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及陳仲衡,昨(30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頒下裁決。

兩名案發時同屬公民黨的被告,李予信獲裁定無罪,鄭達鴻則被裁定罪成。法官不信納鄭只是盲目跟從黨立場,認為他不可能冒險以政治前途,抱持與時任黨魁楊岳橋「莊嚴承諾」相違的觀點。法官認為,鄭的公開發言顯示他全心支持公民黨否決財政預算案,為協助黨在初選爭取支持,有意跟從更激進路線,一旦當選立法會議員,將無差別投下反對票。

法官又認為,即使國安法後公民黨選舉單張刪走否決所有議案的部分,否決財案迫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仍是首要內容,而用口號「以言入罪 無字政綱」取代政綱,只能被解讀為針對國安法的示威,修改只為減低候選人被取消資格的風險,不代表公民黨改變立場。【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法官在判詞中接納區諾軒證供指,於2020年2月,區、戴耀廷與包括梁家傑在內的多名公民黨成員見面,而梁家傑、譚文豪及楊岳橋於2020年3月25日記者會上的發言,提到要透過初選達致議會過半,若政府無法落實五大訴求就否決預算案,內容與戴同年3月發表的文章〈反制警察政權就要立會奪半〉及〈齊上齊落 目標35+〉脗合。法官指出,毫無疑問記者會上所指就是由戴耀廷發起的「35+計劃」,鄭達鴻有參與記者會及事前會議,知悉譚文豪提出公民黨領頭運用否決權作為籌碼爭取五大訴求。

參加多次協調會議 必知同意運用否決權

基於記者會內容及鄭達鴻的供詞,法官推斷鄭於2020年3月底必然已知悉梁家傑、譚文豪及楊岳橋同意公民黨加入戴的計劃,亦同意推動本案「謀劃」。鄭參加多次港島協調會議,也有參與公民黨內部有關〈墨落無悔〉的討論,他必然在2020年6月初已知悉不少候選人同意運用否決權。

根據鄭達鴻的說法,他在公民黨記者會籌備會議及討論是否簽署〈墨落無悔〉時,對「謀劃」表達過異議,但不獲接納,而譚文豪等3人的發言,不代表記者會上所有人的統一立場,例如郭榮鏗及郭家麒就表達不同看法,鄭當時同意二人觀點。

不過,法官引述郭榮鏗當日發言指公民黨倡議動用包括否決財案在內的立法會權力,泛民唯有取得過半議席,才能動用有關權力,所以這是公民黨的唯一目標。法官指出,楊岳橋當時緊接郭榮鏗發言,卻沒有對郭的說法表達任何異議。而郭家麒則發言指「我哋要將呢一個民意、市民授權、通常投票畀我哋嘅權力,要求政府去回應市民」,強調若政府胡亂撥款增加警察開支,議員有責任反映民意,直至政府交出合理的預算案。

沒統一立場開記者會 官認為有違常理

法官認為,郭家麒說法是判斷預算案是否合理,取決於政府會否回應五大訴求,內容僅與其他發言者強調之處不同,本質上毫無區別。法官也認為,沒統一立場卻召開記者會有違常理,不接納公民黨成員意見不一致,亦不接納鄭當時相信這點。

鄭達鴻審訊時供稱,他案發時計劃一旦當選為立法會議員,會運用公民黨豁免機制,不跟從黨立場投票,並會先審視預算案優劣,而非無差別投下反對票。

法官特別指出,鄭在公民黨記者會中,沒有任何發言和行為顯示他反對梁家傑等人的發言,相反他站在後方手持一張寫有「35+議會過半 實現五大訴求」的標語牌。

於2020年6月16日,鄭與楊岳橋參與D100電台節目,一名聽眾問到為何戴耀廷在6月9日記者會表示初選候選人毋須簽署共同綱領,鄭回應:「即係其實唔係話冇共同目標,共同目標就係撼動個政權去用35 plus⋯⋯」,解釋戴只希望在國安法下有「走棧位」,而想繼續有共同願望的人,包括公民黨就有簽聯署。法官不同意鄭這樣說只是盲目跟從黨立場,認為他知悉候選人有共同目標「撼動政權」,亦同意公民黨簽〈墨落無悔〉。

於6月19日公民黨誓師大會中,鄭達鴻強調民主派要團結力爭「35+」,在立法會否決財案及為港人爭取五大訴求;法官認為該段發言不單純是「選舉語言」,再指出鄭在初選提名表格夾附選舉單張,內容承諾運用關鍵否決權、罷免林鄭月娥等,即使單張內容只是沿用黨友範本,鄭如此承諾,也難以在當選後獲公民黨豁免。法官續指,鄭的FB專頁曾發表主張否決財案的帖文,鄭自己也在選舉論壇上再次重申有關觀點。

選舉單張新口號 可解讀為向國安法示威

法官不接納鄭達鴻是在別無他選下拍攝公民黨的初選宣傳片段,也不接納鄭會危及自己的政治前途,主張與時任黨魁楊岳橋「莊嚴承諾」相違的觀點。法官認為,鄭的公開發言顯示他全心支持公民黨否決財案,故不接納其開脫性供詞,裁定鄭為協助公民黨在初選獲持續支持,同意及有意跟從更激進的路線,一旦當選立法會議員,將會無差別否決財政預算案。至於區諾軒還押時致信鄭達鴻指鄭是被公民黨「連累」,法官則認為區不能替鄭的想法說話,故不予任何比重。

法官認為,國安法生效之後,公民黨沒有改變其「莊嚴承諾」,選舉單張修訂版本有字句「35+反制政府 實現五大訴求」,該部分與國安法實施前的版本並無區別,即使已刪去否決所有議案的部分,否決財案迫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仍是單張首要內容。法官又指,公民黨候選人用新口號「以言入罪 無字政綱」取代原有政綱,只能被解讀為針對國安法的示威,不代表公民黨改變立場。法官認為,公民黨作上述修改,單純只為減低候選人被取消資格的風險。

法官不接納鄭指他認為「35+」不可能,認為他被選舉主任取消資格後選擇退黨,只因他對公民黨不滿以及議員夢碎;以鄭的政治經驗及法律背景,他必然知悉政府不可能回應五大訴求,推動「謀劃」意味着兩度解散立法會令特首下台,觀乎他在國安法後持續參與初選,唯一合理推論是他有意圖顛覆國家政權。【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案件編號:HCCC69/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