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裁決|何桂藍罪成 法官指她冀令香港徹底停擺 連根拔起現有政制 屬政見最激進參與者之一

分享文章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審訊去年12月4日審結,歷時118日。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及陳仲衡,上周四(5月30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頒下裁決。

案發時為「抗爭派」新界東候選人、《立場新聞》前記者何桂藍被裁定罪成,何受審時出庭作供,強調她案發時已認為「35+」不可能實現,但為展示香港人的政治意志,迫使政權回應民意,選舉仍要「打落去」。

法官不信納何的說法,指出她反覆指現存制度失效、無法服務港人,初選勝出後明言要透過立法會選舉引發憲政危機,可見她希望進入立法會抗爭「破局」,致使香港特區徹底停擺,冀連根拔起現有政治制度和架構、反對「一國兩制」原則,屬本案政見最激進參與者之一,「可能她就是那些形容戴耀廷不激進、不進取的人」。【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法官指出,何桂藍曾參與兩次新界東協調會議,而戴耀廷在第一次會議之前或期間,傳閱一份「35+計劃」文件,因此何必然知悉文件內容。戴耀廷其後在第二次會議後兩天,向與會者發送一段附有「35+新東final.docx」的訊息,何知悉文件內有關運用否決權的內容,也知道新東所選擇的字眼是「會(運用)」。

法官又指,何作供時不單承認區諾軒擁有其電話號碼多年,更承認她的名字及號碼在「35+計劃新東訊息發佈區」WhatsApp群組內;法官認為,何庭上否認收過文件,只是試圖掩飾自己對運用否決權內容知情。法官接納區諾軒證供指,鄒家成與戴耀廷在第二次協調會議期間,就「會(運用)」及「積極(運用)」字眼有激烈討論。

指何證供不可信 裁定她知悉協議與「謀劃」

根據何桂藍的證供,她不在乎運用否決權字眼區別,但期望簽署參與者所達成的協議,亦期望協議能向公眾披露,而因為她沒有收到來自任何初選組織者的文件,所以認為就運用否決權方面,候選人間沒有共識。

法官接納從來沒有已簽署的共識,但同時引述何稱她在首次會議提出了不少議題,包括會否有協議、誰人會簽署、簽署後要履行的責任等,她也在該次會議後認為應該要有「共同綱領」,有關文件必須被簽署並向公眾披露,並期望共識內容會在提名表格中夾附。

法官認為,若然組織者真的未曾提供任何協議文件,按何桂藍一貫態度,她不可能不向組織者跟進。法官又特別指出,何庭上作供時,每當聽見有人說出不符她理解或指示的內容,她就會即時提出反對。

法官指何桂藍證供不可信、不可靠,認為何案發時沒有投訴,只因她同意收到的初選協調協議內容。法官續指,何庭上說過她作為「單一議題候選人」,希望將反修例運動精神帶入立法會,而協調協議第2段內容正是有關此點,故裁定何知悉存在協議,亦知悉「謀劃」目標是取得立法會大多數議席及其後續行動。

初選記招後Fb發多則帖文 與庭上證詞不脗合

法官提到,2020年6月9日初選記者會後,何在Facebook發表多則帖文,內容包括〈墨落無悔〉聲明、選舉論壇發言指她會將立法會視為抗爭地而非議事堂、提倡在立法會肢體衝突、表示抗爭派應說服溫和選民為何需要利用立法會選舉引發憲政危機等。

法官否定何庭上對帖文的解釋,並指出帖文主題一律有關運用否決權、反抗政府及發起抗爭,「當立法會議事廳不再是討論政策的地方,可合理推論政府在立法會提出的任何文件、政策或動議,都會是徒勞無功」(When the LegCo chamber was no longer a place for policy discussion, the logical inference had to be that whatever government papers, polices or motions put before the LegCo would be futile)。

何桂藍供稱,她參與初選純粹希望鼓勵人們投票,造就一個外界不能忽視的選舉結果,但法官不接納這是唯一原因,並指出不論是在其選舉宣言、競選活動、論壇發言甚或訪問,她都未曾提及這個觀點,也未曾提及自己認為達致「35+」迫使政府回應是不現實或不可能,可見帖文內容與何庭上證詞並不脗合。

若目的只求選舉大勝 不大可能得票排名第一

法官認為,正如何桂藍庭上所言,她追求的是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雙普選」,她真正想要的是一個全新的政治制度及架構,因她反覆指現存的制度失效、無法服務香港人;為達到此點,何希望透過選舉結果讓她進入立法會抗爭打破「死局」,同時令國際社會關注;何於2020年7月7日的新界東公民論壇上,重申獲選議員需要探索在立法會抗爭的一切手段,並向政府施壓。法官指出,何透過提交提名表格及參與初選,成為參與本案「謀劃」的一員。

法官指出,何最終在初選得票排名第一,她於2020年7月14日明言首要任務是透過立法會選舉製造政治張力或觸發憲政危機,毫無疑問與戴耀廷提倡的危機相同。法官質疑,若然何只告訴選民其目的是追求立法會選舉大勝,她不大可能會得票最多,而單純大勝但未能過半,亦不會直接觸發憲政危機。何其後參與7月15日的抗爭派記者會,岑敖暉倡議運用否決權癱瘓立法會,又指在場候選人都會否決預算案,何當時沒有表達任何異議,也沒有反對王百羽指眾人共識是若不回應五大訴求,就會堅決反對預算案。法官認為,何沒反對的原因是兩人所言正是她心中所想。

法官引述何於2020年8月4日在《洛杉磯時報》發表文章,何明言若反對派佔大多數,會是北京政府的惡夢,因為反對派能夠否決政府提出的一切預算;法官認為,觀乎有關言論,何無疑不但希望破壞政府職能,更希望破壞其合法性。綜合所有涉案言論,法庭不信納何庭上稱她認為「35+」並不可能。

法官認為,何桂藍的言論及行為顯示,她屬於政治立場最激進的參與者之一,實際是希望「連根拔起」(uproot)現有政治制度和架構,以及反對「一國兩制」原則,「可能她就是那些形容戴耀廷不激進、不進取的人」(Perhaps she was one of those who describe D1 as non-radical and non-progressive)。法官又指,毫無疑問何參與「謀劃」的動機,就是帶着顛覆國家政權的想法,嚴重干擾、阻撓或破壞政府職能,致使香港特區徹底停擺,冀達致她所言的「破局」,遂裁定何罪名成立。【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案件編號:HCCC69/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