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初選47人案第39天審訊|本土抗爭派記者會導致退出初選原因 趙家賢供稱認為內容已牴觸國安法 指戴耀廷事前打算力挽狂瀾「由踩到界拉返出嚟」 抗爭派卻講明「我哋係喺條紅線裏面」

分享文章

20230406 民主派初選47人案第39天審訊 趙家賢指戴耀廷事前打算力挽狂瀾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因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今(6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踏入第39日審訊,控方第二名證人趙家賢續作供。趙家賢觀看本土抗爭派記者會的片段後,再花大篇幅解釋宣布他退出「35+計劃」的原因,強調抗爭派當時表明計劃運用否決權,迫使特首解散立法會,引起國際社會關注,繼而「圍堵中國」。趙又自言,他與戴耀廷事前打算「力挽狂瀾」,將眾人言行統一,但抗爭派卻舉行記者會,「就係戴耀廷本身想將大家由踩到紅線拉返出嚟嘅時候,佢哋仲清楚講明『我哋係喺條紅線裏面』咁款」,故他便即時決定退出。

副刑事檢控專員萬德豪今午繼續主問,播放2020年7月15日本土派記者會的完整片段。播放完畢後,控方再問記者會與趙退出初選計劃的關係;趙家賢補充指,他觀看記者會直播後,便希望即時退出計劃,又指「個聲明15號晚已經準備好」,但與團隊成員商討後認為Facebook帖文「朝早11點出係最好」,故翌日早上才宣布退出。法官陳慶偉提醒趙,控方的問題是記者會如何轉變他的想法,着他午休後再答。

趙自稱作為「慣常思維人士」認為記者會內容牴觸國安法

趙家賢午休後解釋,記者會上有發言者表示抗爭派已成為主流,要將抗爭意志帶入議會進行「攬炒」,包括進行肢體衝突、運用否決權;若政府取消抗爭派候選人資格,議員就會運用立法會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迫使特首根據《基本法》解散立法會,「咁進而就係國際社會睇到呢個事態發展,就會圍堵中國⋯⋯而就美國有簽署一啲法案去制裁中國同香港一啲官員」。

趙續指,他當時聽到記者會內容,便知道抗爭派候選人「並唔係能夠捍衛擁護《基本法》同效忠香港特區政府嘅心意」;他自言不是法律學者或專家,但作為一個「慣常思維人士」(reasonable man),他認為記者會中所說的流程牴觸《國安法》,故為對民主動力及身邊人負責,他決定即時退出計劃。

趙又指,他於記者會前一天,得悉初選計劃是戴耀廷〈真攬炒十步〉的其中一步,他與戴正打算「力挽狂瀾」,將眾人言行統一,但抗爭派又舉行記者會,「就係戴耀廷本身想將大家由踩到紅線拉返出嚟嘅時候,佢哋仲清楚講明『我哋係喺條紅線裏面』咁款」,所以他便決定發表聲明宣布退出計劃。

趙在法官追問下稱,他在抗爭派記者會之前,曾與戴耀廷有電話聯絡,戴言語間透露他認為有些候選人「過咗界」。趙續指,戴最初認為普通法沒有回溯力,便認為他的文章沒有問題,但當時《國安法》已經生效,對初選計劃有不同程度影響,戴便發訊息予候選人希望「統一口徑」,「我都意識到佢(戴)想將件事由踩到界拉返出嚟」。

趙指民調屬「35+計劃」計劃一部分 作用如「指示」分配選票

控方其後展示戴耀廷2020年7月16日在Facebook宣布休息的帖文,問趙事前是否知悉戴的決定。趙表示「完全冇收到任何訊息」,並透露在上述帖文發布約一周後,戴曾發訊息問民主動力會否繼續資助香港民研針對民主派參與官方選舉的民意調查,他回應民主動力經已退出,不會作出資助;戴當時透露,香港民研將會另覓資源做民調。

法官李運騰追問,若民主動力沒有退出,香港民研的民意調查是否「35+計劃」的一部分?趙同意,並透露民調原訂在立法會選舉前一星期公佈,用意是給予「指示」,讓候選團隊知道如何在各個選區中分配選票,繼而向選民作出相應呼籲。趙又透露,立法會選舉延期之後,戴預期民主派日後進入立法會後,傳統民主派會對否決財政預算案有顧慮,便希望將眾籌所得資金給予香港民研,研發一個全新的民間投票系統。

聆訊下周二(11日)續。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 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 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列席被告:岑敖暉、袁嘉蔚、吳敏兒、黃之鋒、馮達浚、朱凱廸、梁晃維、譚凱邦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及萬德豪
案件編號:HCCC69/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