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因研訊|五旬婦胸背痛入院翌日凌晨死亡 夫質疑妻病床邊有心臟監察儀惟未接駁 醫生指事主不符使用條件

分享文章

五旬婦於2021年底因胸口及背部疼痛被送往瑪嘉烈醫院,翌日凌晨死亡,死因庭今(3日)就事件展開研訊。事主丈夫指,無法接受太太入院翌日便離世,他其後在醫院發現,病人床邊有心臟監察儀,向醫護詢問是否因儀器有異樣才開始搶救,怎料獲告知太太沒接駁相關儀器,質疑其妻的血壓及心跳都有問題,甚至獲處方脷底丸,「點解可以唔駁機嘅呢?假如你唔睇住佢,唔即時發現,嗰11支強心針有冇用呢?」

瑪嘉烈醫院內科時任駐院醫生就在庭上指,接駁心臟監察儀只適用於心律不正、急性心肌梗塞或神智不清的病人。死因裁判官林希維追問事主情況是否不符合條件,因此認為醫生毋須接駁儀器?獲醫生確認。【本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事主為潘玉玲,於2021年12月4日下午被送入瑪嘉烈醫院急症室,晚上被轉送內科病房,翌日早上7時許死亡,終年57歲。死因研訊不設陪審團,由死因裁判官林希維審理,醫管局被列為有利害關係方,由大律師馮國礎代表。事主丈夫及女兒列席家屬席,沒有律師代表。

事主致電夫求救 稱心口痛如「俾雷劈」

事主丈夫孫智聰今率先作供,確認太太於1964年在港出生,二人於2001年結婚,育有一女。孫表示,太太在2017年確診子宮內膜癌,同年接受手術,其後定期到瑪嘉烈醫院覆診;至2019年,其妻因被蜜蜂螫而入住天水圍醫院,該次照心電圖後發現有高血壓,獲處方高血壓藥,並指其妻血壓一向偏高,但並不穩定,有時上壓會升至180。

孫續憶述,在2021年12月4日當天下午4時半,在沙田上班其間接獲太太來電稱:「心口好痛,好似撕裂咁,好似俾雷劈咁」,孫於是召救護車後趕回家,見太太躺在地上無法郁動,欲扶起太太時對方則指十分疼痛「唔好掂我」,他最後連同兩名救護員一同將太太移至擔架床上,並於下午5時半抵達瑪嘉烈醫院急症室,太太獲安排抽血、照X光及心電圖,醫生向其妻問診後處方了「脷底丸」,惟太太數分鐘後吐出藥片。

孫表示,其妻在晚上約8時獲安排轉上病房,但因疫情關係他無法陪同,只能再三向醫護講述太太情況。而當時是他最後一次見到太太。

醫院稱注射11支強心針 搶救45分鐘無效

孫續指,離開醫院後一直與太太透過WhatsApp聯絡,其妻發訊息提到十分疲倦,感胸口痛及背痛,約於12月5日凌晨1時許,又在訊息中表示曾兩度嘔吐,而兩人最後一次通訊在凌晨2時許,其妻着他找教會姊妹幫忙祈禱。

直至翌日早上6時許,孫接獲院方來電,稱已為其妻注射11支強心針,但搶救45分鐘後仍無效,並在早上7時16分證實死亡。孫直言受很大打擊,無法接受太太「早一日入院,第二日就離開」,其後他在醫院有所發現,「好奇妙地,當醫生叫曬屋企人嚟,突然見到病人床側邊有量度心跳嘅機,就疑惑係咪前台收到訊息,量心跳見到有異樣,所以即刻搶救呢?但醫生就話其實太太冇駁到個機(心臟監察儀)」。

孫質疑,其妻血壓及心跳都有問題:「點解太太冇駁機呢可以?……畀咗脷底丸,點解可以唔駁機嘅呢?假如你唔睇住佢,唔即時發現,嗰11支強心針有冇用呢?」

官指出事主死因 主動脈剝離帶心包積血

瑪嘉烈醫院時任急症室駐院醫生陳宇泰就供稱,事主當時表示有「好強嘅心跳」,另心口及背部「嗱住」,加上事主心電圖與2019年的心電圖有分別,故懷疑事主是否有心臟病。死因裁判官林希維關注是哪一類心臟病,陳表示是冠心病,即血管收窄而引起心口痛。

林官又留意到,事主左右手臂的血壓上壓相差不多過20,關注若差距超過20是否不正常?陳同意,又指可能顯示血管硬化或栓塞,如病人同時有心口或背痛跡象,有機會是大動脈血管撕裂。林官又指,從事主的肺X光片所見,其縱膈腔寬為7.5厘米,關注是否屬正常,陳就指8厘米以內均屬正常範圍,若寬度大於8厘米,就會懷疑縱膈腔內是否有腫瘤。林官遂指出,事實上事主的死亡原因,為主動脈剝離帶心包積血,惟陳強調,事主縱膈腔寬度仍屬正常範圍。

質疑急症室只寫「心口痛」 沒寫懷疑冠心病

此外,事主丈夫孫智聰質疑,既然陳的診斷是冠心病,為何不將其妻轉介心臟專科跟進?陳解釋,心肌梗塞等病人才可轉介至心臟科,單是心口痛會由內科跟進。孫續質疑,陳沒有在報告上寫出心臟問題的診斷,但林官就指,庭上讀出的報告,是因應死因研訊而撰寫的報告,非當時醫生閱讀的資料,於是重組問題向證人提問,關注當時陳寫下了什麼診斷。

陳確認,當時其診斷為心口痛,林官就追問:「冇寫低當時懷疑冠心病?」陳回答指,若然是心臟病發,亦要視乎心電圖「轉變去到幾嚴重」。不過,林官就指「心口痛係一個symptom,如果係臨床診斷,應該係寫個病囉,唔係寫心口痛」,陳再重申,當時寫上的診斷為「心口痛」。

內科醫生指事主不符條件 毋須接駁心臟監察儀

瑪嘉烈醫院時任內科駐院醫生何皓琳於12月4日晚上11時50分為事主評估,認為事主是上腹痛,曾三度嘔吐,判斷可能是胃炎或消化不良;另因應其心悸跡象及心口痛,評估可能是慢性心臟病,建議巡房時在早上再聯絡心臟科醫生,以檢視是否須作進一步檢查。

林官關注事主在死亡前沒有接駁心臟監察儀器,「當然如果駁咗,可以一路睇佢嘅維生指數,包括心跳、血壓,其實你哋要考慮乜嘢,做一個決定係唔駁(心臟監察儀)」?何回應,心臟監察儀只適用於複雜的心律不正、急性心肌梗塞、神智不清無法自主表達的病人。林官追問是否事主的情況不符所指的條件,因此認為她毋須接駁儀器?何回答「係」。

林官另問何,是否知悉可為病人進行血管電腦掃描?何表示知道,亦指內科亦可指示進行此檢查,若病人心口至背部疼痛、雙臂血壓相差20以上等,便會為病人安排這項檢查。林官指,事主的縱膈腔寬7.5厘米,問林如何看待此數字,林表示根據臨床指引,7.5厘米尚算正常範圍。研訊明(4日)續。【本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法院:死因裁判法庭
法官:死因裁判官林希維
死者:潘玉玲
案件編號:CCDI-1063/2021(MC)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