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因研訊│男子心口痛入院翌日緊急「通波仔」後不治   時任實習醫生未為意心臟檢測報告時間   臨床錯判非「急性心肌梗塞」

分享文章

新冠疫情期間,一名57歲男子2021年11月30日傍晚因心口痛入院,更曾全身抽筋,留院觀察期間心電圖有異常,惟當值實習醫生臨床判斷不是心肌梗塞,基於男子感暈而處方止暈止嘔藥。男子翌日早上表示胸口不適,主診醫生檢查後立即為男子進行通波仔手術,惟男子其後出現心臟驟停,搶救無效不治。死因庭今(16日)就男子的死亡展開死因研訊。

當日判斷事主不是心肌梗塞的實習醫生陳心期作供指,清晨4時半獲告知事主頭暈,她翻看事主的記錄,事主的電腦掃描正常,覺得事主頭暈可能與早前抽筋有關,故決定處方止暈止嘔藥予事主。至清晨6時,陳發現事主心電圖有異常,但兩次心酵素均屬正常水平。陳指,根據當時所學習的知識,懷疑病人有急性心肌梗塞需考慮3項因素,包括心電圖異常、心酵素有明顯上升及病人有表示心口痛,3項因素中需有最少兩項因素出現。她遂問事主心口是否有不適,當時事主回答稱有點頭暈,因此當時認為事主不像是心肌梗塞。

死因研訊主任指出,事主的心酵素報告與心電圖相距5小時,陳同意兩項檢查應同時間進行,否則難以解讀及判斷檢測結果;由於她在屯門醫院期間,未遇過兩項檢測不是一同進行,故當時假設兩個檢測是在相若時間進行,並表示「我都好遺憾當時無check到心酵素嘅時間」。

事主容國洪,終年57歲,為到校的兼職STEAM課外活動導師。是次死因研訊不設陪審團,由死因裁判官林希維主理;事主的妻子及兩名兒子今有到庭出席研訊。

院方事後曾跟事主遺孀會面 席上表示屬醫療事故

事主妻子陳美清供稱,丈夫在2021年11月30日傍晚入院,翌日上午11時曾與丈夫視像通話,見丈夫面容疲倦和憔悴;下午約1時則收到醫生來電,指早上11時醫生巡房時,發現其丈夫心臟有問題需要「通波仔」,其後心臟停頓,問她是否需搶救丈夫。陳指當時稱要搶救,她在下午1時47分到達屯門醫院,有一名男醫生表示其丈夫雖有微弱心跳,但瞳孔沒有反應,腦部可能因缺血受創,再問她是否需要搶救丈夫,她再表示要搶救,惟醫生之後通知,其丈夫於下午2時32分宣告不治。

陳翌日發電郵予醫管局,查詢丈夫入院期間的醫療情況,院方隔日、即在12月3日相約她在屯門醫院與多名醫生等共7人會面,會上透露她的丈夫在12月1日凌晨4時半所做的心電圖有異常,但當值人員沒有作出「急性心肌梗塞」的臨床判斷,而席上的心臟科醫生表示屬錯誤判斷,為醫療事故。

事主留院期間跟子視像通話 曾喊心痛需見醫生但沒獲醫護回應

事主的長子容天穎則作供指,於2021年11月30日下班時收到胞弟訊息,表示父親不適,其後相約下午7時在住所樓下見父親正被送上救護車,其後由胞弟陪同送院。胞弟當晚返家後指,父親煮飯時感暈及心口翳,在醫院等候期間曾抽筋。容續指,當晚約凌晨12時,曾與父親視像通話,其間父親曾表示心好痛,又喊叫「姑娘姑娘,我要見醫生」及發出痛苦的「呀」聲,但通話期間沒有護士回應父親。容又透露,父親曾接受「通波仔」手術,亦有血壓高問題。

事主當晚送往屯門醫院急症室後,為事主治療的急症室醫生溫曉薇供稱,事主於2021年11月30日下午7時半到達屯門醫院,獲告知事主曾於下午6時50分出現心口痛及左腳抽筋;至7時40分,事主抽筋加劇,曾出現全身痙攣及反白眼,她為事主打止抽筋針後,事主停止抽筋,急症室之後為事主測量的心電圖顯示心律正常,其後轉介事主到內科病房留醫,並安排事主抽血檢驗心臟酵素水平。

事主曾因要做電腦掃描押後做心電圖

內科醫生陳俊賢則作供指,他將事主收症後,除安排為事主驗心臟酵素及做心電圖外,亦安排事主做緊急電腦掃描(CT scan),因事主曾中風,再中風的機會較大,且曾抽筋,故需透過電腦掃描排除是否有新中風,才可處方薄血藥等心臟藥物予事主,否則有機會誘發腦出血。陳俊賢續表示,(醫院)晚間做抽血及心電圖的人手較少,可能1至3人負責10間內科病房,而每間病房約有50至70個病人,他事後得悉事主曾因要做電腦掃描而押後做心電圖,認為情況不理想,但兩個檢查均難以取捨。

陳俊賢又指,心電圖及心臟酵素報告完成後,病房護士會查看並判斷是否有異常,以決定是否需要通知醫生,而心臟酵素若出現過高情況,系統更會直接發出警示,讓護士直接通知醫生;惟電腦對心電圖異常的判斷準繩度低,需由醫生向病人作臨床判斷才知是否屬異常。

當值實習醫生稱考慮3項因素判斷急性心肌梗塞 事主當時不符條件

事主所屬病房當時由實習醫生陳心期負責,陳今出庭供稱,她於2021年醫科畢業後,同年10月在屯門醫院實習。在2021年11月30日晚上當值時,曾接到護士通知,要為事主預約做腦部電腦掃描,於是在晚上11時作預約,至12月1日凌晨12時半,收到通知已完成電腦掃描,她遂在電腦查看掃描結果,顯示沒有腦出血等的異常情況。

陳續指,至清晨4時半,她返回事主所屬病房,護士通知事主頭暈,她在電腦翻看事主的收症記錄,考慮到事主腦掃描正常、入院後沒有再抽筋,覺得事主頭暈可能與早前抽筋有關,所以決定處方止暈止嘔藥予事主。

至清晨6時,陳再到事主的病房,從護士站擺放文件的手推車上取得事主於凌晨4時28分所做的心電圖,比較事主先前在急症室做的心電圖後,發現有異常情況;她之後再翻查事主的驗血報告,則顯示兩次檢測心酵素均屬正常水平。陳指,根據當時所學習的知識,懷疑病人有急性心肌梗塞需要考慮3項因素,包括心電圖異常、心酵素有明顯上升及病人有表示心口痛,3項因素中需有最少2項因素出現,才會懷疑痛人可能有心肌梗塞。

對沒有留意心酵素報告時間表示遺憾

陳指她遂向事主問診,當時事主清醒,她問事主心口是否有不適,事主就回答稱有點頭暈,當時認為事主不像是有心肌梗塞,因事主兩次檢測心酵素均屬正常水平,以及沒有表示心口痛。

死因研訊主任就指出,相關心酵素檢測是在11月30日晚上11時28分進行,而心電圖則是12月1日凌晨4時28分的結果,兩者相距5小時。陳心期同意,心酵素及心電圖檢測應同時間進行,兩者屬一組的檢測,而她在屯門醫院期間,未遇過兩項檢測不是同一時間做,故當時假設兩個檢測是在相若時間進行。

陳又表示,當時沒有留意心酵素結果報告的時間,「我都好遺憾當時無check到心酵素嘅時間」,又指如果當時知悉兩項檢測相距5小時,認為最好的安排是把兩項檢測同時再做多一次。陳解釋,心酵素反映心臟肌肉缺氧情況,如果不是與心電圖同時間檢測,就難以解讀及判斷檢測結果。

病房抽血員負責抽血驗心酵素及心電圖故可隨時進行

收症醫生就記錄了事主需緊急作電腦掃描,亦需做心酵素及心電圖檢測,陳指「緊急」即24小時內進行,由於電腦掃描由放射科負責,一般如有進行電腦掃描的機會,會讓病人先做電腦掃描,抽血驗心酵素和做心電圖就由病房抽血員負責,可隨時進行。

就事主大兒子指,事主在凌晨12時至1時曾在視像電話中,不止一次向護士表示心口痛及想見醫生,問陳心期曾否從護士口中得悉有關情況,陳表示沒有收到相關通知。而就事主妻子指,事主在入院時曾稱心口痛,問陳作判斷時會否參考較早時間的問診記錄?陳表示會,但因當時檢查結果正常,因此臨床向事主再次問診。據了解,陳心期現已不在醫管局轄下工作。聆訊明續。

法庭:死因裁判庭
裁判官:死因裁判官林希維
死者:容國洪
案件編號:CCDI-1080/2021(SH)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