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卓廷等涉721暴動|次被告庾家豪供稱 相信打人的白衣人是黑社會 同行女友曾成功報警  他深信「警察都好快到⋯⋯捱多一陣就有人救我哋」

分享文章

2019年7月21日港鐵元朗站發生襲擊事件,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被指與另外6名男子參與暴動,7人否認暴動罪,今(19日)在區域法院續審,審訊踏入第32天。次被告庾家豪開始作供,指當日與女友前往元朗食糖水,他在元朗站付費區聽到林卓廷指站外有黑社會,並叫人不要出站,未幾一群持武器者到場,庾相信他們是黑社會,「光明正大,睇戲先見到黑社會咁做啫」。庾指,白衣人揚言「打你哋,夠膽出嚟吖」,他曾叫喊「過嚟吖,come on」;當白衣人打開傷殘人士出入口招手時,他亦反向白衣人招手,他強調不能示弱,「唔可以畀佢知我驚,要扮唔驚」,這樣白衣人才不敢衝入閘。

庾憶起,女友曾成功致電999,當告知元朗有人打人,「接線生話『知道㗎喇』,之後cut佢線」,直至救護員到場,他深信「警察都好快到,甚至到咗」、「頂多一陣,捱多一陣就有人救我哋」。

其後,付費區內有人持消防喉射向「打人嘅白衣人」,庾認為能有效地阻止白衣人打人,惟持喉者一度沒有目標地射上天花,他便「捉一捉住佢,射一射返(打人)嗰邊」,其間有救護員欲出閘救人,卻遭白衣人襲擊,庾直指:「嗰班白衣人真係痴晒線,佢係咁打救護員,真係完全離晒譜,連救護員都打⋯⋯佢唔關事,根本無差別咁打」。審訊明續。【林卓廷等涉721暴動案報道結集】

庾時任「1823」客服主管 被捕後遭停職

次被告庾家豪(案發34歲,現39歲),案發時任「1823政府一線通」客戶服務主管,被捕後遭停職。他稱,其職責為管理中心運作,遇上複雜個案時需與政府部門商討,但並不會與紀律部隊合作,如有人報失,亦會着對方致電999,但若來電者不願意,中心會代為報警。

庾指,案發當日下午參與港島區合法遊行,同行的包括當時的女友及一對夫婦,由於灣仔人數眾多,加上無人宣布散去,故順人流前行,直至抵達中上環一帶才離開。陳官關注,超出不反對通知書所規限的遊行範圍或會變成非法會。代表庾的大律師李百秋認為遊行人士或在「搵路」離開,陳官指「如果法官唔信你嘅呢,就變咗非法集會喇喎」。

陳官續質疑,若按辯方的邏輯,不反對通知書是形同虛設:「你用咁嘅謬誤邏輯,起點都冇意思,我可以話由元朗開始,去緊銅鑼灣維園,我都係行緊去㗎!」陳官考慮被告的答案或會引致他入罪,有損其權益,最終向被告施行警誡。

庾時任「1823」客服主管 被捕後遭停職

庾在遊行完結後前往尖沙咀晚膳,在回屯門兆康住所的路上,決定與女友入元朗食糖水。陳官遂問:「邊間?」庾稱,該處有多間糖水舖,包括B仔、松記、糖森林。辯方關注為何入元朗食糖水,庾稱「兆康嗰度接近冇嘢食咁滯」,他不時到元朗食糖水宵夜,最頻繁是每周一次。辯方續問庾前往元朗途中有否看手機,庾垣言沒有,「同女朋友一齊咁樣撳電話真係唔得㗎」,因此他不知元朗區有衝突,亦無Fllow林卓廷的Facebook,沒有看見林所發的3則帖文。

庾指,在元朗站下車後見月台長椅上放置了淺色衫,他聽到有人稱「下面有人打人,會打黑衫嘅人,叫人換衫」。陳官關注,該些人是否鼓吹他人換衫,庾稱不會以「鼓吹」來形容,而是「建議」他人換衫。

官關注問 見林卓廷在場「咁你有咩感覺呀?」

辯方問庾覺得月台氣氛如何,與平時有沒有分別,庾認為「一定有分別」,因有人在長椅附近聚集,亦有人大聲說話,但周日的人流一向多。陳官即指:「但今次唔止聚集咁簡單⋯⋯有免費衫送喎,我相信元朗冇咁好福利啦。」庾同意氣氛有別於平日。

庾其後偕同女友落扶手電梯到付費區,見地上有兩灘血跡及斷棍,聽到圍觀者稱「啱啱有個女人俾一班人打,打穿咗頭,流晒血」。庾當時純粹想了解情況及「八卦」,但「唔會特別驚」,甚至覺得現場很安全。陳官追問原因,庾解釋當時理解施襲者已離開,他相信站內有打鬥,港鐵及市民都會報警,「嗰班人冇理由返轉頭,如果唔係咪畀人拉」。辯方追問,庾留在場了解事件是否與其工作性質相關,陳官聞言稱:「佢話自己八卦喎!」

庾稱,他當時根本不知道雞地一帶有白衣人,直至聽到林卓廷叫人不要出站,站外有黑社會,他才知悉林在場。陳官再問:「咁你有咩感覺呀?」庾指,他當時一片空白,仍在消化事件,思考到底是黑社會尋仇,抑或「好誇張幾百人打人」。陳官續指「但你見到林卓廷嚟到喎」,庾遂指「咁佢都會搭地鐵㗎嘛」。

見白衣人持木棍籐條 「睇戲先見到黑社會咁做」

庾憶述,其後見到一群人兇神惡煞,手持木棍及籐條、國旗及區旗,他相信是剛才所聽到的黑社會,「呢度港鐵站嚟㗎,一個公家地方,呢班人揸住晒武器,又好似有制服咁,嗰個都白色衫,絕大部分人連口罩都冇帶,光明正大,睇戲先見到黑社會咁做啫」。

庾指,付費區外的人揚言「打你哋,夠膽出嚟吖」,庾感覺「好似喺付費區內嘅人都需要俾佢打咁樣。陳官問庾「有冇諗佢哋入嚟打你」,庾直言當刻不認為白衣人會衝入閘,起初他們只是在欄杆旁伸手打閘內的人,「好似有無形嘅牆隔住佢哋咁」,而他本人亦不敢步出付費區。辯方問庾有否感到害怕,庾稱「驚一定驚,但我唔會表現到好驚囉」,若然逃走對方「容乜易」追上,陳官質疑道:「你話畀法庭聽,白衣人當時唔會衝入嚟打你,你好安全㗎嘛,咁使乜驚呢?」庾答指「好難唔驚喎,法官大人,咁多人揸住棍」。

庾稱當時無打算離開,因出閘會遇襲,亦又不知月台或其他出口有沒有白衣人聚集,反之他知道付費區的人不會襲擊大家,所以他認為人群愈多才可「互相保護」,白衣人亦不會得寸進尺「亂咁衝入嚟」。

感白衣人恐嚇 「唔可以畀佢知我驚⋯⋯大番佢」

庭上播放片段,顯示庾曾喊「過嚟吖,come on」,他解釋因感到白衣人恐嚇他,「唔可以畀佢知我驚,啫係要扮唔驚,大番佢你夠膽咪過嚟囉」,他重申只要「表現到唔驚,可能會反抗,佢哋未必敢衝入嚟」。

庾稱,其後白衣人行向走廊包圍一名黑衣男子,他於是拾起水樽,大力擲向「我面前嘅地下」,希望吸引白衣人注意力。當庾行近時,已見該男子被打,他連同幾人「夾硬」將男子扯回閘內。陳官一度質疑庾「(水樽)好似掟出咗去(閘外)」,庾隨即表示「唔係呀,連玻璃圍欄都掂唔到」,陳官稱「咁睇多次,可能我睇錯呢」,庭上重播片段後,陳官沒有再跟進問題。

庾稱,傷殘人士出入閘口其後被打開,有白衣人步入付費區向他招手,他於是從人群中踏出一兩步,反向白衣人招手,「唔可以向佢示弱,唔好以為可亂咁衝入嚟打人」,他相信此舉能阻嚇白衣人。

女友報警 「接線生話『知道㗎喇』」即收線

陳官留意到,庾的女友在畫面中有所動作,庾稱當時女友正在致電999,一度打不通,其後成功接通一次,「(女友)話元朗呢度好多人打人,接線生話『知道㗎喇』,之後cut佢線」。庾稱,其後有救護員到場,他認知一般警方及救護員都是差不多時間到場,故此他深信「警察都好快到,甚至到咗⋯⋯頂多一陣、捱多一陣就有人救我哋㗎喇」。未幾,庾聽到近閘機方向有慘叫聲,見到一名女子、後知是時任立場記者何桂藍被打,有4至5人跳出付費區救人同樣遇襲,他遂嘗試拉他們回付費區。

直至晚上約11時,片段見到有水射出。庾稱,首先見到付費區內地下有消防喉,他擔心他人會被絆倒,於是將喉拋向牆邊。他目睹閘外白衣人四處打人,持喉者「不斷射緊打人嘅白衣人」,其後有白衣人跣倒,故認為這個方法能有效地阻止白衣人施襲。

辯方問庾有否協助持喉射水,庾指,當白衣人揮棍打持喉者,他隨即把持喉者往後拉,以免他被擊中,其後持喉者無目標地射上天花板,「我就捉一捉住佢,射一射番(打人)嗰邊」,其後便鬆手。

庾指,當時有救護員欲出閘救人,付費區內有人保護救護員、擔遮抵擋,「嗰班白衣人真係痴晒線,佢係咁打救護員,真係完全離晒譜,連救護員都打⋯⋯佢唔關事,根本無差別咁打」。陳官追問庾所指的「係咩救護員」,庾稱相信是隸屬政府的救護員,但不肯定消防處抑或St.John。

官問:是否白衣人擋車門 庾:「有機會係」

庾稱,由於白衣人不斷向付費區擲物,付費區內人士「愈縮愈後」,直至白衣人衝入閘,正正印證他所想的「唔應該縮」是正確。庾指,本身處最前的他隨「逃難嘅市民」一同上月台,其間被人以棍從後扑頭,他跑入開往屯門的列車後,見有人於月台欄杆旁向下望,他亦上前了解,見到一名黑衣女子張開雙手擋着一群白衣人,他於是「落半條樓梯」,再扶該名女子上月台。

庾表示,由於車廂不斷有人大叫「有細路,有女人,唔好打」,他遂行到最前「幫手頂」。辯方問庾有否留意車門被人「頂住」,庾指,一名白衣人背向車廂人士,並擋住車門。

陳官再指「佢成功地擋住啲人唔入嚟㗎嘛」,並問及他是付費區內或外的人,庾稱不會認得對方,但身處月台時「一直都喺出面同佢哋(白衣人)一齊,突然間入嚟擋住囉」。陳官遂指,可否推論擋門者為白衣人一方的人?庾認為「有機會係」。審訊明續。【林卓廷等涉721暴動案報道結集】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陳廣池
被告:林卓廷、庾家豪、陳永晞、葉鑫昇、鄺浩林、尹仲明、楊朗
控罪:暴動罪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檢控官程慧明
辯方:大律師黃錦娟(林卓廷)、大律師李百秋(庾家豪)、資深大律師潘熙(陳永晞)、大律師鄭凱霖(葉鑫昇)、大律師周慶澎(鄺浩林)、大律師黎建華(尹仲明)、大律師曾敏怡(楊朗)
案件編號:DCCC1106/2020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