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卓廷等涉721暴動|控方指林卓廷沒向白衣人喊「兄弟唔好打」 由始至終持對立心態 林反問被打仍呼「兄弟」會否太荒謬

分享文章

2019年7月21日港鐵元朗站發生襲擊事件,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被指與另外6名男子參與暴動,7人否認暴動罪,今(14日)在區域法院踏入第29天審訊。就林卓廷叫喊「各位兄弟唔好埋去」,控方盤問指林稱付費區內人士為「兄弟」,卻沒有叫白衣人「兄弟唔好打」,質疑他由始至終都持對立心態;法官陳廣池另一度提出現場亦有女士,「性別要平等」。林答指:「我叫佢『兄弟』,你咪告多我一條?我點會叫佢『兄弟』呀,打緊我,會唔會太過荒謬呀?」

控方又質疑林在場挑釁白衣人,另問他曾否想過上月台離開,並向白衣人稱「我哋走,大家唔好爭執」以緩和事件,林表示當時白衣人隨時想攻擊,而非稱「嗱,你哋而家走,如果唔係打你呀」。控方最後指,林當晚不曾做「和事佬」,一直只站在其中一方,聲稱「保護市民」是開脫藉口,到場亦非為調停及監察警方,他選擇留守現場鼓勵及壯大閘內人士聲勢,林一概否認。控方完成歷時3天的盤問,審訊明續。【林卓廷等涉721暴動案報道結集】

高級檢控官程慧明續盤問林卓廷,指林的Facebook直播片聽到他在叫「香港人加油」。林回答指,「香港人加油」是民主黨經常叫喊的口號,在案發前2至3個月已「嗌咗上千次」,當時聽到有人叫喊這句,他本能反應「接住嗌」,不過他叫喊一至兩次後發覺「唔係好適合」,其後沒有再叫喊。

怕被做文章 停叫「香港人加油」

控方指,在該階段,付費區內集結人士的對抗情緒已升溫。林不認為有情緒升溫,因據他理解,當時付費區內人士想為自己打氣及自我保護,「要頂住嗰啲白衣人嘅襲擊」。控方質疑既然是打氣,為何林要停止叫喊?林直指,當時擔心「會唔會有啲人因為我嗌口號而做文章呢?」

法官陳廣池聞言稱:「你又話兼顧好多件事,有人同你講投訴,又要等警察,又要聚精會神,你咁多嘢做,反而諗到人哋做文章?你好嘢喎。」林解釋自己有兩套思維,他面對危機時會着自己冷靜,不會因惶恐而呆若木雞,但同時亦會想辦法應對。

稱呼「元朗飛」「黑社會」 控方指屬挑釁

控方指稱,林叫喊「你班X街惡晒呀?元朗飛」、「你哋班X街,你夠膽唔好走,警察而家嚟緊」都是挑釁白衣人的行為。就林早前解釋「你夠膽唔好走」屬「反話」,控方今指白衣人有可能「領略唔到反話嘅意思」,質疑:「點解唔直接啲,喺呢個場面仲喺度搞咩嘢反話?」林稱:「叫『黑社會快啲走』好似提醒佢『警察嚟緊,你快啲走喇,唔係拉到你』,好似佢同黨咁喎⋯⋯」

控方續質疑「你成日話冇心神諗呢啲諗嗰啲,你又可以將說話講到咁複雜」,林即反駁:「我唔覺得講一句反話有幾咁複雜。」控方再稱「咁叫你打999都唔複雜㗎,你話你冇心神」,林回應:「法官閣下,我答過喇。」

林又不同意他叫喊「你班X街惡晒呀?元朗飛」屬挑釁,明言若要挑釁,他不會一直叫人「唔好企前」及拉後站前的人士,「你要整體睇睇我做咗啲乜,講咗啲乜,唔係抽片言隻語」。

不過,林指他無份叫「黑社會唔好走」,僅留意在場人有叫喊這句。控方遂問林「呢一句你覺得有冇問題呀?」林指市民的出發點是阻嚇黑社會,不覺有問題。陳官追問為何他們叫「黑社會」而非「白衣人」或「鄉頭」?林稱不知道,但「我自己有話過嗰啲人係黑社會囉⋯⋯現場觀察,好多人都相信嗰啲係黑社會」。

陳官再問:「如果你不是黑社會,俾人鬧你黑社會,你咩感覺呢?」林指「我覺得係笑話囉」,陳官遂問林:「即係你會笑?」林解釋「我唔會笑,係人都知我唔係黑社會啦,鬧我黑社會,即係搞笑啦」。控方續問:「會唔會在場人士就係模仿你呢個講法,叫『黑社會唔好走』?」林稱不知他們是否模仿他。

控方另質疑林在場發號司令叫人「唔好退」。林解釋此屬呼籲,加上他後半句為「一退(白衣人)就衝入嚟」,強調「你唔可以斷章取義,淨係執住一句去講」。

對閘內人稱兄道弟 即分自己人與對抗的人

就林曾叫喊「各位兄弟唔好埋去」,控方關注為何林稱他們為「兄弟」,並指白衣人同為市民,質疑林不稱他們為「兄弟」,是否由始至終都持對立心態。

法官陳廣池() 控方() 林卓廷(

:點解你會稱呼佢哋做「兄弟」?

:一般呀,我哋喺街見到市民都係叫「阿哥,攞份單張」,見到閣下你都會叫「阿姐,睇睇吖」,年紀大嘅咪叫「阿叔」,(案發時)唔通話「前面咁多位先生」?

:咁小姐呢?「兄弟」男仔嚟㗎嘛,前面有女仔㗎,點解唔叫「兄弟姊妹」呢,咁唔公平㗎嘛,性別要平等。

:法官閣下,你觀點係啱嘅,卿姐(劉慧卿)成日都話性別觀點主流化。

:現場白衣人技術上都係市民,有冇叫「兄弟唔好打」?

:吓,白衣人?我叫佢「兄弟」,你咪告多我一條?我點會叫佢「兄弟」呀,打緊我,會唔會太過荒謬呀?

:用你嘅詮釋吖嘛,市民要稱兄道弟。

:都要睇吓咩環境㗎。

:即係有分自己人,定係對抗嘅人?

:我唔係咁分囉。

控:點解白衣人係市民,閘內人又係市民,點解有啲叫「兄弟」,有啲叫唔到呀?係咪從頭到尾都係對抗心態,雙方對壘?

:冇得對壘。出面咁多精壯男子揸晒棍,入面咁多女士、咁多阿姐⋯⋯

控方續問,現場人士會否是專誠到場支持林卓廷。林表示不解,問:「支持乜嘢?」控方稱「集結囉」。林指從未發消息呼籲他人到元朗集結,「啲人無啦啦點樣心靈感應就去支持林卓廷集結?」。陳官遂指,林入元朗前曾發Facebook帖文表明正前往元朗,控方亦指,他人可透過Facebook直播得知林的位置,林同意控方說法,但指起初沒有激烈場面,大家均聚焦在中西區發生的事。

指控到場非當「和事佬」 留守壯大聲勢

盤問尾聲,控方逐點指出控方案情,並問林是否同意。控方稱,林當晚不曾緩和氣氛,不見他有「和事佬」行為,一直只站在其中一方。林不同意,強調「我做唔到,唔代表我冇嘗試」,並稱他曾大叫「唔好郁手」後,但白衣人仍沒停手,自問無法調停,質疑自己「咁係咪與虎謀皮呢?」

控方指,林從無勸喻任何一方冷靜,「不論白衣人定閘內兄弟」,林不同意,並重申「兄弟」只是當刻的稱呼,「我唔係話喺付費區入面全部係我兄弟,你成日用呢個稱呼,講到全部人同我都好熟咁樣,我覺得有誤導性囉」。

控方再指,白衣人初期人數不算太多,「有冇諗過白衣人只係想你哋走,離開個站」,即遭陳官打斷,稱問題涉及白衣人的想法,着控方修訂問題。控方於是問:「白衣人啱啱到,唔係好多人嗰陣,有冇諗過如果你哋當時離開個站,譬如上返月台離開,(話)『我哋走,大家唔好爭執』,你覺得呢個會唔會緩和到件事?」林認為,當時白衣人隨時想攻擊,並非「嗱,你哋而家走,如果唔係打你呀」,質疑控方所指方法不可行。

控方最後指,林「有好多嘢可以做,只係全部都冇做」,他大叫「影住佢」無法阻嚇白衣人,反挑動白衣人的情緒,令事件升溫;還有林叫喊的「唔好打」亦只針對白衣人一方,從無勸喻閘內人士保持冷靜。此外,林明知有風險仍選擇前往現場,聲稱「保護市民」只屬開脫藉口,到場目的亦非為調停或監察警方,而是參與非法集結,破壞社會安寧,並指林即使目睹閘內者的挑釁行為,既無阻止亦無退出,他選擇留守鼓勵及壯大閘內人士聲勢,連同其餘6名被告一同參與暴動,林一概否認。

審訊明續,辯方續複問林卓廷。【林卓廷等涉721暴動案報道結集】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陳廣池
被告:林卓廷、庾家豪、陳永晞、葉鑫昇、鄺浩林、尹仲明、楊朗
控罪:暴動罪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檢控官程慧明
辯方:大律師黃錦娟(林卓廷)、大律師李百秋(庾家豪)、資深大律師潘熙(陳永晞)、大律師鄭凱霖(葉鑫昇)、大律師周慶澎(鄺浩林)、大律師黎建華(尹仲明)、大律師曾敏怡(楊朗)
案件編號:DCCC1106/2020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