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卓廷爆廉署查警司游乃強「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因披露受查者身分罪成今上訴 律政司指明知游正就賄賂罪受查 「刻意」披露其身分即屬違法

分享文章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涉分別在3次記者會上,披露警司游乃強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受廉政公署調查,被控3項「披露受調查人身分的罪行」罪,2022年1月被裁定3罪罪成,判囚4個月。林卓廷就定罪提上訴,案件今(10日)在高等法院原訟庭聆訊。

代表林卓廷的大律師沈士文陳詞指,控罪範圍只禁止披露受賄賂相關罪行調查的人士身分,林卓廷披露游乃強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受查,該罪是普通法罪行,因此不屬控罪範圍。沈指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並非事必會令人聯想到賄賂罪,原審裁判官認為兩種罪行的案情及調查範圍有所重疊,就必然有關連屬錯誤。沈稱,7.21事件後,游乃強受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調查,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屬公共秩序或公眾安全的威脅,公眾理應有知情權,披露亦屬法例下的合理辯解。

律政司一方則指,控方只需要證明當時對受調查人有賄賂罪調查進行中,而被告明知有對受調查人的賄賂罪調查進行中,並向外披露該人士的身分,便已觸犯控罪;本案中沒有爭議林卓廷是知悉游乃強正受賄賂罪的調查,控方只需證明林是「刻意」披露受查人士身分,而非「意外」披露就足夠。暫委法官游德康問到,如果林卓廷只是在記者會上說「游乃強」3個字後便完結記者會,是否屬「披露」?律政司一方認為這樣「無頭無尾」的情況,不足以構成「披露」,但難以清楚界定何謂「披露」。

林卓廷被控於2019年12月30日、2020年1月21日及7月16日,明知或懷疑正有調查涉及《防止賄賂條例》的罪行正在進行,而向公眾披露受查人之身分,即游乃強,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30條。

條例只禁披露賄賂罪受查者身分 不包括其他罪行

代表林卓廷的大律師沈士文今陳詞指,控罪的《防止賄賂條例》第30條,曾因應人權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於1996年作修訂,將控罪的範圍收窄,至只是不得披露受《防止賄賂條例》第2部分、有關賄賂相關罪行調查的人士身分,沒有包括其他罪行,如盜竊罪、欺詐罪等。

沈士文指出,林卓廷當時只是提及廉署調查游乃強「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此罪屬普通法罪行,而非《防止賄賂條例》第2部分的罪行,認為原審裁判官錯誤理解罪行的範圍。沈指,如果一個人知道游乃強受第2部分的罪行調查,就不能提游乃強的名字,實屬不合理。

沈引述原審裁判官的裁斷書,指「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及賄賂罪行的案情及調查範圍有所重疊,兩種罪行必然有關連,沈指出此理解屬錯誤,即使事件根源相同,但控罪可能毫無關係,舉例指可能查賄賂罪行,但最後查出欺詐或盜竊罪行等,如果單憑本案之中的根源是7.21相關,就指必然關係到賄賂罪的調查,是「大錯」,強調「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並非事必會令人聯想到賄賂罪。

暫委法官游德康舉例問到,按沈的意思,控方須要有證據證明,林卓廷有披露游乃強受賄賂罪調查的意圖,才能將林入罪;而如果林卓廷只是在記者會上說「游乃強」3個字後便完結記者會,根據控方的說法,已屬披露受調查人身分。沈表示同意,認為控方的說法,會引致荒謬的情況出現,令林卓廷甚至不能提游乃強被委派到新界北刑事偵緝隊統籌7.21事件的調查,這樣會擴闊法例所涵蓋的範疇,亦不符立法原意。

辯方指游乃強「自己人查自己人」 屬嚴重公眾安全威脅

沈另指出,即使披露了受調查人身分,《防止賄賂條例》第30(3)(b)條亦列出「披露公開一項對香港的公共秩序或安全或公眾的健康或安全的嚴重威脅」,可被視為合理辯解。沈續指,原審裁判官錯誤就合理辯解加諸了額外的要求,引述裁斷書將標準定為「如果林卓廷不作披露,是否會影響公眾安全」,又指林卓廷已提出會在立法會跟進事件及去信警務處處長反映,「不需要」披露游乃強受廉署調查。

沈稱,法例並無要求被告要證明其披露是「唯一方法」制止涉事的安全嚴重威脅,游乃強有參與警方在7.21事件的行動,其後更受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調查,卻獲委派統籌7.21事件的調查,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屬嚴重公共秩序或公眾安全威脅,公眾理應有知情權,林卓廷當時提及游乃強受查,是指出「自己人查自己人」的指控是有基礎,而非胡亂指稱。

沈又強調,法例提供合理辯解予披露者,反映即使如果有人觸犯了項「披露受調查人身分的罪行」罪,甚至令該受調查人成功逃逸,但公眾利益仍然比令受調查人逃逸重要。

控方:只需證明「刻意」而非「意外」披露就足夠

律政司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陳淑文則陳詞指,《防止賄賂條例》第30條條文清晰,控方只需要證明當時對受調查人有《防止賄賂條例》第2部分的賄賂罪調查進行中,而被告明知有對受調查人的賄賂罪調查進行中,並向外披露該人士的身分,便已觸犯控罪。

陳指,結果有人明知有對受查人的賄賂罪調查進行中,而向受查人稱「你被廉署調查」而非「你被廉署就貪污罪調查」,同樣會令受查人警惕;若只是無提「貪污罪」便不屬觸犯法例,是荒謬,亦與立法原意背道而馳,令該法律的效力盪然無存。

陳淑文又指,法例1996年修訂後,除了收窄至只針對賄賂罪的調查,亦加入要求須證明被告需知悉該受查人士是受賄賂罪的調查,而本案沒有爭議林卓廷是知悉游乃強正受賄賂罪的調查。游官問及,被告有披露的行為,亦需要有披露的意圖,上訴方指出需證明被告有披露受查人士正受賄賂罪調查的意圖,問控方認為控罪所需要證明被告的意圖是甚麼。律政司回應指,只需證明被告是「刻意」披露受查人士身分,而非「意外」披露就足夠。

官問記者會上只說「游乃強」3字 是否構成「披露」

就游官所提出、如果林卓廷只是在記者會上說「游乃強」3個字後便完結記者會的情況,陳淑文認為這樣「無頭無尾」,沒有背景下提及受查人士,不足以構成「披露」,認為「披露」與「提及」和「稱呼」是有意義上的分別。游官再追問怎麼為之「披露」,以及是否有界線何謂「披露」?陳則指,「披露」可間接或隱喻,需視乎情況,難以清楚界定何謂「披露」。

陳淑文另指出,林卓廷在涉案的記者會多次批評「自己人查自己人」,已明確帶出他想帶出的信息;林繼而再披露游乃強受廉署調查,對其說法沒有增加額外效果,與公眾安全更無關係。

上訴方及律政司已完成陳詞,游官表示需時考慮,會在3個月內再開庭宣讀裁決。林卓廷在本案中獲保釋等候上訴結果,但現因民主派初選47人案而還柙中。

法院:高等法院原訟庭
法官:暫委法官游德康
上訴人:林卓廷
控罪:披露受調查人員罪
案件編號:HCMA34/2023

法律代表
上訴人:大律師沈士文
答辯人:律政司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陳淑文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