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卓廷披露廉署查警司游乃強上訴得直獲撤定罪 律政司不服申上訴 終院即日批出上訴許可

分享文章

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被指分別在3次記者會上,披露警司游乃強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及受廉政公署調查,被控3項「披露受調查人身分的罪行」罪,他在原審時被裁定罪成,高院其後裁定他上訴得直,撤銷定罪,律政司不服裁決,今(8日)向終審法院申上訴許可。律政司一方力陳廉署調查期間接觸大量人士,有可能是共犯或證人,披露某人受查有機會令他們通風報信,有損廉署的調查。林卓廷一方則指,考慮條文語法和1996年的修訂,清晰可見「受調查人身分」指向《防止賄賂條例》第II部罪行下的調查人身分,即貪污等罪行,而非林卓廷所披露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律政司所提的法律議題並無可爭辯之處。

3名常任法官李義、霍兆剛、林文瀚聽畢陳詞後,即日批出上訴許可,並排期於明年2月12日處理申請。林卓廷聞結果後,低頭看手中筆記,微微點頭,未幾抬頭向親友展示笑容,揮手道別。

答辯人林卓廷由大律師沈士文代表,林今身穿西裝、手執筆記出庭應訊,身旁有4名懲教人員押解看守。

林卓廷被控於2019年12月30日、2020年1月21日及7月16日,明知或懷疑正有調查涉及《防止賄賂條例》的罪行正在進行,而向公眾披露受查人之身分,即游乃強,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30(1)(b)條。

律政司向終院提出的法律議題為:

根據對香港法例第201章《防止賄賂條例》第 30(1)(b)  條,尤其當中「該受調查人的身份」一詞的正確詮釋,一名被告人知悉有人被指稱或懷疑已犯該條例第 II 部所訂罪行,以及該部以外的其他罪行而正受廉政公署調查的事實,仍公開該受調查人正受廉署就第 II 部以外被指稱或懷疑已犯的其他罪行調查,從而披露該受調查人的身分,是否干犯有關罪行?

林披露游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遭廉署調查

副刑事檢控專員譚耀豪表示會採納書面陳詞,簡短補充指《條例》第30(1)(b)條立法目的為保護廉署的調查,因廉署在調查期間須接觸大量人士,包括共犯及其相關人士,甚或有機會成為證人的人士,如果單是提及某人被廉署調查,而沒有提及該人是第 II 部所訂罪行下的受調查人,他們有機會向受調查人通風報信(tip off),因此披露受調查人身分會損害廉署調查的有效性,強調法律議題具爭辯之處,終院應批出上訴許可。

代表林卓廷的大律師沈士文則力陳沒有可爭辯之處,指條文相當清晰,就《條例》第30(1)(b)中所指「該受調查人的身分」,必然是指向「第 II 部所訂罪行下受調查人的身分」,而林披露游乃強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而遭廉署調查,有關罪行屬普通法罪行,不是《條例》第II部罪行。法官李義指出,公道而言,似乎是否指向第II部罪行下的受調查人身分仍存有疑問,沈表示法庭應閱讀條文語法,以得出「該受調查人身分」的定義。

條例1996年修訂 收窄「披露受調查人」範圍

就立法目的方面,沈指出《條例》第30條在修訂之前,「披露該受調查人的身分」涵蓋《條例》下所有控罪,但基於《基本法》和《人權法案》保障的言論自由,立法局在在1996年修訂條文,將「披露該受調查人的身分」範圍收窄至正在接受《條例》第II部所訂罪行調查的人。

李義關注,是否意指法庭應將舊有條文及相關修訂考慮在內?沈強調,現時沒有任何一字指向範圍已擴大至《條例》下的所有罪行,基於《條例》第II部下的罪行難以調查,包括貪污等,才會有第30(1)條的存在。

3名法官李義、霍兆剛、林文瀚短暫休庭後宣讀結果,批出律政司的上訴許可。

法院:終審法院
法官:常任法官李義、霍兆剛、林文瀚
上訴方:律政司
答辯人:林卓廷
控罪:披露受調查人員罪

法律代表
上訴方:副刑事檢控專員譚耀豪
答辯人:大律師沈士文
案件編號:FAMC 9/2024(HCMA34/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